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花事再续——圣诞红、梨花与桃花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1-10 16:44:52.0


 

*******************圣诞红******************* 圣诞前后走在街上,无意间见着那花叶连成一体的植物。 圣诞红。 仿若是久不见的故人,舌头不经脑子自己吐出那熟稔的名字。 我的确是早已把它忘了,在离开学校之后。 第一次知道有这种花,是在大一的圣诞节。那时它开得遍校都是,不知它的原名是什么,我想圣诞红这名字是源于它开花的季节,还有它在圣诞卡上不可取代的位置吧! 总觉得那不是花,只是一片片红的叶子,平平地铺展开去,我有掐花的毛病,一掐,乳白的花汁就浓稠地沁出来,那种浓,象是白的乳胶漆,可以拿来漆房子似的。 那年看见这种花的时侯,去参加了一个外教办的,最后一次圣诞派对。认识的,不认识的,中国人,外国人,从这间屋子走到那间屋子,随意取用放得满满一屋子精美的点心。那个外教向每个人和蔼地点头:“help youself!”她班上的学生有些围站在她身边,有些帮着招待。我去的时侯还晚了些,路上逢着回来的同学,向我满足地叹气:“吃得太饱了……”此后再没有办过这样的PARTY。 于孤独的学生,节日也许是种痛苦。春节自然可以回家,而每年的中秋节,圣诞节,元旦,一过节就是全班聚餐,然后手拉着手游荡在校园里向不认识的人喊:“节日快乐!”有一年的圣诞节细雨一直下着,衣衫乍寒,酒面扑风,校园里犹有成群结队的人,我们也是其中的一群…… 于是渐渐怕了过节,圣诞红一径红着,而年少的心一径灰着。 翻出蒋芸的《才知道青春》——“才知道青春,原来是这样凄凉的岁月,等到过了青春。才知道青春是不知所以的凄凉与忧伤,连快乐的时侯也是这样的。才知道青春,青春是日月的踟躅,是不知所以,也没有目的的徘徊。青春是一切的不自知,等到过了青春,才知道这等待与徘徊,不过是等待着过了青春……”一遍又一遍,不忍放下。 因为不能不快乐,所以到处寻找着快乐,也所以更加不快乐的当年。 *******************梨花与桃花******************* 很小的时侯看过梨花,也许是一年级,也许是五年级?那年春游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我总感觉是走了十里的路?一群小孩子能走十里路吗?我问着问着,自己便糊涂了,也许只是四里,也许只是很短的一段路,在孩子的眼里便变成了困顿的长途跋涉。 但是无疑我们一定是出城了。 一路上我们看了灿灿的油菜花,折了满把的映山红,最后我们到了一个果园。半园子的梨花,半园子的桃花,在回来后的作文里我写着:“雪白雪白的梨花,好象是玉雕出来的”至于桃花,倒是无甚印象。 一树梨花白胜雪。 至今那横斜的梨花枝还遮在我的视线前,粉嘟嘟地一朵一朵,迎着风来,颤颤地一摇……真个是粉雕玉琢的,怪不得叫着玉梨。 一树已是惊人,而那天的梨花,是一树树,一行行,一排排,整整的半园子啊! 那天另半园子的桃花哪去了?我竟一点不记得它的模样,也许当时关心的只是这桃树什么时侯才会长出桃子来?桃花的印象只从书中、画中得来,有时画轴上满满一片绯红,也是让人心惊,书上说“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梨清桃艳,一点不错的。

 


荼蘼、风信子、金盏花、紫丁香、紫藤花、曼陀罗、迷迭香、罂粟、雪莲花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1-12 13:21:35.0


 

****荼蘼、风信子、金盏花、紫丁香、紫藤花、曼陀罗、迷迭香、罂粟、雪莲花 这几种花,都是我闻名已久,然而连长成什么样子也不知道。 知道荼蘼,源于亦舒的小说《开到荼蘼花事了》,好书名,一眼掠过拿起来就看。似乎是白色小朵的花,花期甚晚,到夏末始开,所以开到荼蘼时,花事已了。 “可恨文思似荼蘼。”这是书中最末一句,轻淡中隐有怅恨。 诗句有“荼蘼架下”,这花,该是藤生的罢。 好看,好听的名字,不知本相如何。 风信子,同样是由亦舒小说而来。书名就叫着《风信子》。 那本小说,以近代史上出名的宋氏家族作底,“墙上挂的,全是影响中国近代史的人物”,“来跟随我,至情,至性,至力,至心。”仿若《天龙八部》中的慕容家族,整个家族被复辟的阴影所笼罩。然而由于小说男主角季的介入,整个家族平静的努力过程隐隐起了变化。孙氏花园中一直种着风信子,“色紫,花小,无香味”,追随宋氏的得力助手有四兄弟,老大一直想种出纯白的风信子,与保罗私逃的少夫人榭栅回来后看到满眼白色的风信子,“笑道:你终于成功了。”她拿起约翰为她备的她惯喝的杏仁茶:“咦,这茶恁地苦。”白色的风信子就这样和着杏仁,毒死了整日如大理石般静默不语的榭栅。而风信子的法文名,就译着“榭栅”。 金盏花是琼瑶小说里的植物,那本书好象就叫着《金盏花》。书中的花名甚多,当时看了心喜,一一抄录,如今记得,也就只得这一种。 紫丁香呢,最出名的也许就是戴望舒的《雨巷》,“徜徉在悠长,悠长的雨巷,希望逢着一个紫丁香般结着愁怨的姑娘”。文字中的丁香总是染着淡的愁怨,“芭蕉不展丁香结”,“相思只在,丁香枝头”。看过人笔下的丁香,细碎的花,隐约的紫,淡漠的香。传说有五瓣的丁香,寻着了能给人带来幸运,我呢,连整株的丁香也没有见过。紫藤花不知是不是跟紫丁香类似的。 曼陀罗的毒,首次见于《云海玉弓缘》中,土司的女儿以曼陀罗毒伤幽萍。想曼陀罗是美丽的花吧,那么奇异的名字,艳丽的姿容,引人走近,就那样放出不可抵挡的毒香。如同艳丽而毒辣的魔鬼阿修罗,所以它也叫阿修罗花。亦舒也有小说名《曼陀罗》,书中透着无奈,被曼陀罗引诱的人,即使明知它是有毒的,仍是挡不住要看它一眼。亦舒的另一本小说《迷迭香》似乎也是相似的。 罂粟一样是毒花,罂粟俗名该叫鸦片吧。因为也是令人不可抵挡的毒,所以世人眼中的罂粟花一样妖异而魅惑。它不可接近,却更加引人向往。北岛诗中有“走吧,路啊路,飘满红罂粟”,充满忧伤无奈。 天山雪莲,是武侠小说中至上珍品了吧!传说中它驻颜解毒,祛虚增功,或是“一朵微白淡绿的花,浸在透明的瓶中”,或是“一粒淡绿色的小药丸”,一出手,便是珍贵的赠口,有些甚至以生命为他人换得。《白女魔女》中卓一航更为了得到天山雪莲让玉罗刹恢复红颜,在天池苦苦侯它开放。 小说中说它长在天山天池之上,六十年一开花,开放时清香盈里,冰雪之姿不可逼视。后来偶然从新疆画报上看到它,原来没有那么神奇,花形也并不那么美丽,失望之余,后来再看到小说便想,它的功效也不过尔尔吧。


梅花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1-12 13:23:25.0


 

*******************梅花******************* 冬天的时侯花店里总有卖梅花的,却不是那种有花苞的,只是长长一枝,枝干上突出一些骨朵。有些骨朵还染得红红绿绿,不晓得是永远不会开花呢,还是我养得不得法,总之从来没有开过。那么辛苦地擎回来,插在瓶中万般不得法,满心希望它争争气,开出一朵两朵来让我瞧瞧,屡屡失望。不晓是这叫做什么梅。 最早看过的梅花是书里的,画上的。那时的年画还未出现俗死人的明星,大抵是梅花青松之类的。并不觉得好看,梅字用得多了又觉得俗,经冬傲霜之句听多也起腻,那时对梅花并无好感。 十几岁时的春节,公园中偶然办过一次梅展,懒懒地随了大人去看。 那次的梅全是黄色的,也不淡的黄,可衬在雪里,就是觉得清寒透明。梅枝很矮,我一伸手就能触到高枝。 细碎的雪缓缓飘着,穿着臃肿的人影穿行在枝干间,疏影横斜,暗香扑面,一蕊蕊明艳的梅沉默在眼前,只清寒二字可堪形容。 此后,踏雪寻梅的意象终于能渐渐清晰。 亦舒有书《香雪海》,苏州城中有梅林名《香雪海》,试想香雪海三字,真是生生写活了一片梅林。 少年时爱拣一根枯枝当作梅枝,枝上少少缀上棉花,再烧融了红蜡烛,拈指甲般大的一片片趁热粘在棉花上,足可以假乱真。现在却只是想想,没有心绪真个再去做。


用文本帖子回复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