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散文随笔

 主题:百合的“悲惨世界”(一)

风百合  发表于2001-10-14 05:54:55.0


 

引言 直到最后一刻,我仍在寻找一个让自己不去的理由,可是脚已经不自觉的踏上南去的列车。我的心究竟想要做什么?不确切。 邻座的学弟滔滔不绝的为我讲述着烟雨江南,我有些困倦,但仍礼貌性的睁大双眼。侧看窗外,北方的黄土高天急速的抛向身后,嫩绿湿润的明媚江南在黑暗中若隐若现。我终于熬不住周公的劝诱,昏然睡去,半梦半醒之间,叮当不断的铁轨声让人心安。 晨曦破晓,已是不一样的江南。周围的一切象水洗般洁净,耳边越来越多的江南软语,我的心愈发的忐忑不安,直到出了站的刹那。。。。 我是爱江南的空气的。一陷入那甜蜜的湿气包围中,心安稳了些。快步走了出去,没带眼睛的面前是一片模糊,只好眯起双眼,细细搜索。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涌到眼前,一股暖流从指尖透入心中,我的脚步逐他而去,心亦落地。 二见杭州 许是太累了,一路上并无太多言语,只是由他牵着,在路上飞来奔去。看他因着急而微微沁汗的额头,我有甜蜜在胸。昏沉的到了家,便想跃然与熟悉的床上,好舒服,有熟悉的香味。抬眼看,大朵百合摇曳面前,细嫩的花瓣如丝绸熠熠生辉,半卷如处子新裁的晨衣,湿漉的香气溢满房间。良含笑的眼睛在花间闪动,他问我喜欢吗?我颔首,幸福与喜悦不顾矜持的溜出嘴边。 无梦,是极踏实的长眠。再睁眼,听见良在屋外忙碌的脚步声,夹杂啧啧剁骨声,不一会儿,便有温香排骨味钻入五脏庙中。良要推门进来,我狡黠的闭眼,想再保留一人独享这份甜蜜的自由。闭眼中,我听见良的笑声,有笑意浮现。 良忙了几个小时,我被那喷香的排骨味诱惑的终于躺不住了,只好翻身起床,迎面却是良的双眼,原来他已观望我好久,心里不由暗暗发热,双颊微红,夺门而出。 江南排骨与北方排骨无论在选材、配料、做法上都不尽相同: 南方重骨味,所以烹调是只放生姜、精盐,将鲜骨炖煮,是骨味入汤。食其汤而弃其骨,故汤鲜而骨杂不能入口。 北方重肉感,所选排骨多为肥厚多肉的精排,烹煮是加以桂皮、大料、花椒等五香调料。大火猛煮,小火微炖,使汤汁内敛,香味入肉。所以吃时,骨肉分离,肉嫩而多味,骨汁香气扑鼻,佐以蒜蓉、姜末或椒盐,,以手食之,可做大快朵颐状。 所以到南方吃排骨要小心翼翼,防止汤汁烫口;而北方则大可放心,撕拉扯咬,十指大动,满嘴流油,均非不雅。 我的肚子早已抗议多时,无奈,还是要小口细汤轻嘬。还好有良的温情目光滋润,肠肠胃胃的民愤是平息下去了。 战斗完毕,已是夕阳西下,良提议出去走走,我却是酒足饭饱,一心想与周公下棋,良无奈中只好陪我看小楼画阁,银光到晓穿朱户了。。。。。

 


百合的“悲惨世界”(二)

风百合  发表于2001-10-14 06:44:26.0


 

夜游记并沧浪亭 “日日双眉斗画长,行云飞絮共轻狂,不将心嫁冶游郎。”回来的几日,人总是惶惶的,落地也是极不踏实,不小心便要飘向虚空一样。那几句词在脑中不断的盘旋,思念日复一日的伸展。忘却吗?????? ********** 读杜拉斯的《情人》,总羡慕那条在湄公河上荡来摆去的渡船。嘈杂的人声,各色的皮肤,混乱的秩序与空间;喧嚣中有女子独立,落寞更使她惹眼…… 脑中的幻想啪的收回,人已落在船板上——吴山号——踏上船的一丝摇晃,惊喜与惧怕共存。安顿好了一切,便不再忍受狭小船舱的污浊,伸出头,船以徐徐前行,两岸的黑瓦白墙相对而退,夕阳的余辉幽暗的印刻在班驳的白石灰上,江南古色。我与良相拥与风,侧耳倾听水花拍打船帮的声音,私下揣测河畔渔家的日常民生。有昏黄灯光闪过,人影晃动,夹杂香熟的饭菜气息,呼儿唤女声,家意正浓。我和良不禁对视一笑,晚风更是温存了许多。 夜已渐深,岸上星星点点的灯火落了,抬头仰望,苍穹上只是一轮孤月,如黄蜡默默散发光芒。心头一动,十指已寒,月中人的苦守有些另人戚戚然,更紧了紧手,似乎安心了许多。回首望入舱内,见镜中双影瞳瞳,无数神仙眷旅的风流话语都涌到了嘴边。游船逐流水轻微摆动,一捧月光都溅入河水中,化为鱼龙乱舞。船灯渐息,周围景物也愈发的模糊起来,只剩水声,船声,和远方飘动的一盏红灯。 一夜熟睡,醒来仍是疲惫,本想再多坐拥高床软枕一会儿,已被良拖起。舱外已是三三两两,等着观看日出了。晨风甚凉,我随手扯来良的宽大衬衫,虽无太大作用,但心理安慰已经驱寒得暖了。天尚有些发青,两岸却以有了活动的迹象。早起的渔民开始冲船,一位黝黑的渔妇与我们相对而来。脑中突然浮现《长干行》的画面:“君家何处住?妾住在横塘。停船暂借问,或恐是同乡。”偷偷说与良听,嬉笑间,红日已是高升,鲜红如血,却又极富生命的活力。良问我象不象新煎的荷包蛋,我咽了咽口水,理直气壮的告诉他:“俗!”良愣,我哄然大笑。 7时整,游船到岸,伴着江面白纱般迷蒙的晨曦,步下船头,真的接触了小桥流水的苏州。街头不甚宽,但却是两旁绿树成荫,走在路上,听的见鸟鸣啾啾,很是幽静。我们执手相牵,漫步在清晨人迹稀少的街道上,不时有热情三轮车夫停车揽客,言语间多有恳切之意,弄的我只好满脸笑意,连陪不是,如此这般,便有孔孟之风重生的感觉。 不知觉已经到了沧浪亭了。深门半掩,园内草木葱郁。欲挪步深窥,忽有江南美女轻言阻止,见她身穿深蓝对襟短褂,下着黑色宽脚裤,愈发显的皮肤白皙。赞赏中呵斥之声亦视为天籁了。笑笑,退出。又有殷勤老者笑语,“一会儿就开了。”我与良在园外的石板路上闲逛,有早起的小贩买卖古币、仿制字画,并不叫卖,只是悠闲的与邻人说话。更有老渔翁数人,垂钓与湖上,一甩一回之间,其乐无穷。 等了片刻,进得园中,果然幽静、雅致。亭堂回转,阁榭相联。侧耳细听,似有长裙梭梭拖地的声音。缓行与长廊间,有赏画的感觉。我看他人画中生,他人看我亦入画。风吹过,万竿竹动,小坐于翠玲珑中,观花窗中曲径通幽,景色重重叠叠,真如水墨山水一般,至此方领悟到苏州园林的构造取景之美。 人声渐渐的多了起来,不想忉扰了这份宁静,便匆匆夺门而逃,左转右旋,偶然发现一个独门院落,不大,但甚是清净。廊下一排黄藤桌椅,日光下反着朴素的光,老旧但干净。寻了两张,与良并坐,笑听院墙外街声人语。闲来无事,扯来良的手指,为他细细剪去略长的指甲,剪着剪着,便有温情在胸,期盼着时光会一瞬停止,永不流动。。。。。


看完三篇,百合文章的功夫高过灯灯,只是看去让旁人心酸,哼哼,女子多叙自己快乐,男

西湖初遇  发表于2001-10-15 06:08:12.0


 


用文本帖子回复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