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散文随笔

 主题:琥珀豆演说菊斋府

阮小渔  发表于2001-04-29 06:08:47.0


 

阮小渔对豆蔻说: 怎么,存心安慰我呢?今天凤凰儿又没来 豆蔻对阮小渔说: 是的 阮小渔对豆蔻说: 她什么时候来了你再让我着我啊 豆蔻对阮小渔说: 好沙 豆蔻对北望说: 望望 豆蔻对阿福说: 大家都在等着凤凰儿出文章 北望对豆蔻说:兜兜你又叫我了,不要调皮 夜痕对阮小渔说: 唉 豆蔻对北望说: 嘻嘻,你知道凤凰儿来了么 阮小渔对夜痕说: 吐。。。。。。 北望对豆蔻说:她是什么人 豆蔻对阮小渔说: 是吗? 北望对豆蔻说:好象其官谈过她 夜痕对阮小渔说: 你自己继续努力修正,争取从祖国的花朵变成栋梁!! 豆蔻对北望说: 是新来的,我和小渔争她的宠呢 阮小渔对豆蔻说: 是啊。不信问卫三青 北望对豆蔻说:说和小渔是一对 豆蔻对阮小渔说: 我信。 北望对阿福说:你没有什么打算? 夜痕对阮小渔说: 再接再励,永垂不巧!!! 豆蔻对北望说: 啊?不会,凤凰和我是一对儿 豆蔻对北望说: 嘻嘻 。 夜痕对豆蔻说: 菊斋同性恋多,不稀奇也 阮小渔对豆蔻说: 你臊不臊?明明我和她一鸟一鱼正好合适来着。。。。。。 豆蔻对阮小渔说: 完了,他定是思了那毛病儿,要照风月鉴。嘻嘻。 北望对豆蔻说:那我是少数了 阿福对豆蔻说: 是是是,老齐豫有支歌 夜痕对豆蔻说: 豆子,你看看还有什么杂粮类人物没有,也配配 阿福对豆蔻说: 是唱小鱼和凤凰儿的 豆蔻对阮小渔说: 呸,鸟吃豆你也不是不知道,我是她口粮 豆蔻对夜痕说: 嘻嘻 阿福对豆蔻说: 你是鱼,我是飞鸟,嗷嗷嗷。。。。 阮小渔对豆蔻说: 嘿嘿,那你怎么办?给他个魔镜照照? 豆蔻对夜痕说: 阿福配胖墩 夜痕对豆蔻说: 对啦,不是有个茶吗?? 阮小渔对阿福说: 这歌不好。。。。 北望对豆蔻说:这里真是花草虫鱼的故事 夜痕对豆蔻说: 一豆一茶,绝啦 豆蔻对阿福说: 哈你还会唱齐玉 阮小渔对阿福说: 结局凄惨。。。。。 豆蔻对北望说: 人与自然 阿福对阮小渔说: :(打错比喻了 阿福对阮小渔说: 换一个 阮小渔对阿福说: 俺还算计着要和凤凰比翼齐飞呢。。。。。 阮小渔对阿福说: 好。:) 胖墩儿对我歇会……说: 在干嘛? 豆蔻对阮小渔说: 凤凰飞的时候衔着我。。。。。。。 豆蔻对北望说: 北望配城南 夜痕对豆蔻说: 绝配 豆蔻对阿福说: 你配小胖好不 阮小渔对豆蔻说: 呸!别净跟我显示自己苗条!眼气我怎么的? 豆蔻对夜痕说: 你配月暗 夜痕对豆蔻说: 倒 阮小渔对豆蔻说: 这个合适! 北望对豆蔻说:我是例外的不是同性联 夜痕对豆蔻说: 我是卫三青,你找个来配 阿福对豆蔻说: 乔太守乱点鸳鸯谱 豆蔻对夜痕说: 哈哈,她就只好驼着你 阮小渔对夜痕说: 你配月暗太合适了 豆蔻对阿福说: 琥珀豆演说菊斋府。。。 夜痕对阮小渔说: 好像,难得有四个名字的人啦 阮小渔对夜痕说: 有是有,没你这么结巴的 夜痕对阮小渔说: 你找个配卫三青的来 北望对豆蔻说:人淡如菊陪谁? 夜痕对阮小渔说: 偶就服你 豆蔻对夜痕说: 我怕怕,我忘了你是卫校监了 夜痕对豆蔻说: 横横 豆蔻对北望说: 菊菊,菊菊,想,抓破头皮,。。。。。。。。 阮小渔对夜痕说: 古音中序 吃饭去了----都四个字,你挑吧 夜痕对阮小渔说: 但配不上 阮小渔对夜痕说: 咱们宽对不工对 夜痕对阮小渔说: 不如北望配城南,那个贴切 我歇会……对夜痕说: 那我呢…… 阮小渔对夜痕说: 这倒是 北望对夜痕说:说什么呢!!不要乱点 夜痕对阮小渔说: 你配得离谱 胖墩儿对我歇会……说: 你配蓝玉吧 阮小渔对夜痕说: 那你说俺配个什么合适? 豆蔻对夜痕说: 小渔配谁 夜痕对我歇会……说: 西丝...... 夜痕对我歇会……说: 配东施吧,有这个人吗? 夜痕对豆蔻说: 嘿嘿 阮小渔对夜痕说: 快把我配个凤凰儿(偷偷的别让豆豆看见了) 我歇会……对夜痕说: :( 豆蔻对阮小渔说: 不行,我配 我歇会……对阮小渔说: 凤凰可是我拉来的…… 夜痕对阮小渔说: 秦布衣配你不错:)) ◎ 发短 被聊天室主人[OICQ_14288044]改名为 东施 ◎ 豆蔻对北望说: 呵呵 阮小渔对豆蔻说: 去去,你配秦布衣,人家满地里找你呢! 东施扬起一把牛角解腕尖刀,三下两下就把胖墩儿 剁成了许多小块,放在太阳底下晒干。 夜痕对豆蔻说: 你配凤兮 阮小渔对夜痕说: 胡说什么! 我歇会……对胖墩儿说: 555 豆蔻对阮小渔说: 我不愿意 阮小渔对夜痕说: 我不愿意 夜痕对阮小渔说: 哇 豆蔻对阮小渔说: 他要照照那风月宝鉴的。。。。。。。。。 夜痕对阮小渔说: 众口难调哇 胖墩儿对我歇会……说: 这丫头! 我歇会……对胖墩儿说: 你把人气死了 阮小渔对豆蔻说: 豆豆咱们打个商量 豆蔻对胖墩儿说: 胖儿你配阿福 夜痕: 不如凤凰拆开,各人要一半 豆蔻对阮小渔说: 什么商量 我歇会……对胖墩儿说: 东施可是出名的丑女 豆蔻对夜痕说: 那不行。 夜痕: 反正...反正.... 阮小渔对豆蔻说: 把凤凰儿留着配菊花 我歇会……对胖墩儿说: 她肯定气坏了…… 夜痕: 凤,和凰,本来就是两个 豆蔻对阮小渔说: 菊菊? 胖墩儿对我歇会……说: 俺看谁都不丑 我歇会……对胖墩儿说: :) 豆蔻对夜痕说: 我看我配小渔正好啦 阮小渔对豆蔻说: 咱们俩一对烧糊的卷子也别内讧了,将就着罢! 豆蔻对阮小渔说: 嘿嘿。正是。 夜痕对我歇会……说: 呵呵 豆蔻对阮小渔说: 又都是六国贩骆驼 我歇会……对夜痕说: :) 阮小渔对豆蔻说: 正是正是 夜痕对豆蔻说: 幸好 豆蔻对北望说: 望望你又不吱声了 豆蔻对夜痕说: 你满意? 夜痕对我歇会……说: 要不,西丝你和北望,城南,又要来一段三角:)) 阮小渔对豆蔻说: 把他配给阴森森的城南,他不乐意呢 北望对豆蔻说:大家思维太快我有些跟不上 夜痕对我歇会……说: 可不能学她们几个争得死去活来 夜痕对豆蔻说: 你配茶好了:) 北望对豆蔻说:新疆这个地方生活节奏慢 豆蔻对阮小渔说: 他不乐意也没办法,父母包办 夜痕对豆蔻说: 叫他改茶叶:) 豆蔻对夜痕说: 小茶茶我喜欢 阮小渔对夜痕说: 呸呸呸!什么主意!一股子馊味! 豆蔻对夜痕说: 小渔小凤凰我也喜欢 夜痕对阮小渔说: 鼗鼗 阮小渔对夜痕说: 都说人家丝丝要跟蓝玉了 胖墩儿对北望说: 你什么时候回来 夜痕对阮小渔说: 倒 北望对豆蔻说:天哪这里成了婚姻介绍所了可要更换营业执照了 豆蔻对北望说: 呵呵。笨笨的望望 胖墩儿对北望说: 啊不,是出来 夜痕: 不玩了 我歇会……对夜痕说: ??? 夜痕: 偶闪了 阮小渔对夜痕说: 你就鼓捣着俺们豆豆往别处跑? 夜痕: 你们慢慢配配 阮小渔对夜痕说: 跑你个头! 我歇会……对夜痕说: 我怎么越看越糊涂 豆蔻对夜痕说: 闪吧你 夜痕: 有什么配剩下没有要的,通知偶一声 阮小渔对夜痕说: 正要把你配个丫头呢! 我歇会……对夜痕说: 这是配什么的?? 夜痕: 偶可以考虑买了............. 北望对夜痕说:你好 夜痕: 转手再卖......... 北望对夜痕说:别走 阮小渔对夜痕说: 这样吧 却听得夜痕朗声说道:“今番良晤,豪兴不浅,他日 江湖相逢,再当杯酒言欢。咱们就此别过。”说着袍袖一拂,飘然而去。 阮小渔对夜痕说: 俺有个合适主意了 豆蔻对阮小渔说: 用簪子扎他手。。。。。。。。 我歇会……对豆蔻说: 瓦 我歇会……对豆蔻说: 痛~~~~~~~~ 阮小渔对豆蔻说: 他要羞得去投井的 北望对豆蔻说:他走了这里真冷 豆蔻对我歇会……说: 姐姐我没扎你 胖墩儿对北望说: 不理咱 我歇会……对豆蔻说: 我知道 豆蔻对胖墩儿说: 我理你你也不理我 阮小渔对豆蔻说: 到时候躲不了你又要挨顿好板子。 ★胖墩儿认为北望说话太辛苦★ 我歇会……对豆蔻说: 他也疼的吧…… 阮小渔对北望说: 你冷什么? 我歇会……对豆蔻说: 怎么啊 我歇会……对胖墩儿说: 对姐姐说的 豆蔻对北望说: 你冷我给你一个手炉 北望对豆蔻说:阴气重啊 我歇会……对胖墩儿说: 北望……怎么了? 阮小渔对北望说: 瓦!你还成崂山道士了,一进来就闹鬼! 北望对豆蔻说:男人汗门快出来 豆蔻对阮小渔说: 嘿嘿,那倒不怕,你只把那胭脂待我挨了板子再治 北望对阮小渔说:新疆没有道士的有阿訇 阮小渔对豆蔻说: 给他一把桃木剑是真 我歇会……对胖墩儿说: 哦 豆蔻对阮小渔说: 嘿嘿。剪两个小纸人才好 我歇会……对胖墩儿说: 我没仔细看……:( 北望对胖墩儿说:有些慢等俺再定定气 阮小渔对豆蔻说: 嘿嘿,小心被你云妹妹宝姐姐看见又是一场笑话你 豆蔻对阮小渔说: 北望他说话我完全搭不上腔 胖墩儿对我歇会……说: 你自已也可以做这样的表情吓唬人的:) 豆蔻对阮小渔说: 那倒是好了,就只怕你不理我,要往南边去。 阮小渔对豆蔻说: 搭得上话我还急了呢 我歇会……对胖墩儿说: 嗯…… 豆蔻对阮小渔说: 你是醋瓮,到处飞醋 北望对阮小渔说:嘻嘻紧说的噢开心 阮小渔对豆蔻说: 嘿,就怕你为了个多姑娘倒提着宝剑四处砍我 北望对豆蔻说:怎么望南呢? 阮小渔对北望说: 嘻嘻 豆蔻对阮小渔说: 呵呵,我还拎着她一绺头发呢 豆蔻对北望说: 多姑娘,,,,,,,嘻嘻嘻 阮小渔对豆蔻说: 我素日里也是个争强好胜的人,倒给你吓的小鸡似的 豆蔻对阿福说: 姐姐你给我打支持电电吧 豆蔻对阮小渔说: 你见了那林妹妹倒酥倒地那里了 北望对豆蔻说:多姑娘?~~~也是我找来的,不准乱说 豆蔻对阮小渔说: 又怕宝钗被人瞧见,又怕香菱被人臊皮 阮小渔对豆蔻说: 还得你帮我看着母亲妹子,莫给人轻薄去了 北望对胖墩儿说:胖在作什么? 胖墩儿对北望说: 在伺机对某人下毒手 豆蔻对阮小渔说: 我才不管,我只管姑娘太太们出门的车马轿子 阮小渔对豆蔻说: 哈,那还不打紧,你前日里给那唱戏的柳湘莲哄撮到城外去,可是好玩? 北望对胖墩儿说:万岁不离口、背后下毒手!你真模范 豆蔻对阮小渔说: 倒不及姐姐你拾那春绣来得好玩。。。。。。 胖墩儿对北望说: 还用背后干啥?当面下是咱的一贯作风 北望对阮小渔说:你们净说红楼,说的我想找一本现看解解 豆蔻对胖墩儿说: 那可不行,姐姐别这样儿 阮小渔对豆蔻说: 人家拣着你那手绢还你没有?别给宝姐姐看见才好 阮小渔对北望说: 看什么看,看了也是不解。 豆蔻对阮小渔说: 她看见了也只把事情有载在林姑娘身上,没得叫人恶心 豆蔻对阮小渔说: 谁说望望不解,他会荷叶浮苹的 风飞扬: 大家好 胖墩儿决定取消豆蔻的op权 不行,豆豆不能因为咱是姐姐就宠着咱不让下毒手 阮小渔对豆蔻说: 你昨日里直拉着凤凰儿的手,可没叫人家把红麝串取下来你闻闻? 北望对阮小渔说:那谁是我的解语花? 北望对豆蔻说:我真是不解的,不解风尘 豆蔻对胖墩儿说: 呵呵,姐姐我不管你了,姐姐放开手脚且 阮小渔对北望说: 嘿,你得先找着花问问哪。 胖墩儿对豆蔻说: 没吓着豆豆吧?:) 豆蔻对胖墩儿说: 她倒是见不得我这粗胚,把我喝过的杯子也砸了 北望对阮小渔说:不能、乱问,乱问就成花痴了 豆蔻对胖墩儿说: 没有~豆豆胆子大着呢 阿福: 疯了 北望对胖墩儿说:该下手处就下手啊 豆蔻对阿福说: 我又没往南边去,你疯什么疯,人来疯? 桃糊儿: 你们 阮小渔对北望说: 那你仔细瞧着,看这遍地里谁不随着风吹两处倒,谁便是你那解语花。 桃糊儿: 好…………… 胖墩儿对豆蔻说: 好,我爱看豆豆出鼻泡,不爱看出。。。。。 北望对阿福说:你一惊一乍,怎么? 豆蔻对北望说: 呵呵,望望谦虚 胖墩儿对豆蔻说: 不敢说了,呵:) 豆蔻对胖墩儿说: 鼻泡是我绝技 豆蔻对阮小渔说: 我是解语花儿 我歇会……对豆蔻说: 豆豆…… 豆蔻对我歇会……说: 西丝,,,,,,, 北望对阮小渔说:我不是唐朝的皇帝也不要杨贵妃 豆蔻对北望说: 喜欢瘦子 我歇会……对豆蔻说: 抱抱…… 风飞扬: 哈~今天到哪也没人理我! 我歇会……对豆蔻说: 可爱的豆豆…… 北望对豆蔻说:谦虚其实是最好的自夸 阮小渔拉着豆蔻手撒娇: 凤凰儿虽是一等一的人才,可也不比咱们两个从小一处玩耍一处说话,到底是疏不间亲 阮小渔拉着豆蔻手撒娇: 俺始终是想着豆豆你的 豆蔻对我歇会……说: 猛抱 豆蔻对阮小渔说: 我们都长大了,你少拉拉扯扯的 豆蔻对阮小渔说: 哦,因为鼻泡 阮小渔拉着豆蔻手撒娇: 瓦!这样绝情。。。。。。 豆蔻对阮小渔说: 我把那香袋儿也剪了,,,,,,,, 阮小渔对豆蔻说: 看俺不告诉菩萨,叫你掉在那池子里变个大乌龟! 阮小渔对豆蔻说: 还有俺那写着字儿的手绢呢?也还来! 北望对风飞扬说:思维也慢 豆蔻对阮小渔说: 给你驼一辈子。。。。。。。 阮小渔对豆蔻说: 俺恼了,再也不睬你。。。。。 豆蔻对阮小渔说: 你都烧了我那里找去? 豆蔻对阮小渔说: 你啐我一口,我接着 阮小渔对豆蔻说: 呸! 阮小渔对豆蔻说: 嘻嘻 豆蔻对阮小渔说: 真啐,我接 豆蔻对阮小渔说: 唉唉,鼻泡啊 阮小渔对豆蔻说: 嘿嘿 豆蔻对胖墩儿说: 是因为鼻泡么? 胖墩儿对豆蔻说: yes 北望对胖墩儿说:胖子还是和你说吧 胖墩儿对豆蔻说: :) 豆蔻对胖墩儿说: 再鼓一个你看看 胖墩儿对北望说: ? 北望对胖墩儿说:胖! 阮小渔对豆蔻说: 这疏影怎么吃着饭就不回来了?难道是一口气吃了人家一两银子一个的蛋没钱付帐? 胖墩儿对北望说: a1 阮小渔对豆蔻说: 给扣下了? 北望对胖墩儿说:这里又下雪了 北望对胖墩儿说:山上积起了皑皑白雪 豆蔻对阮小渔说: 他正挨那鲁提都打呢

 


  我想去爬山,给我配个能爬山脚步利索的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4-29 08:22:57.0


 


蹄子。这个也蹭出来。。。。

琥珀豆  发表于2001-04-30 04:58:08.0


 


用文本帖子回复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