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现代诗歌

 主题:莲

雨夜昙花  发表于2001-04-07 01:43:14.0


 

不知为什么喜欢莲,也许是她田田的叶;也许是她清清的花;也许是她纯洁的寓义;也许,是那些千古流传的诗句…… 不知是什么时候喜欢莲的,也许是从书中看到“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的句子时,可是,那时并不懂这些文字表述的是什么;也许是对了一池莲,想起“轻轻资质淡娟娟,点缀园池亦可怜。数点飞来荷叶雨,暮香分得小江天。”的时候,可是,年少的心总是装载了太多的风景,那一池如霞的莲,又怎能留住飘飞的心?也许是“行到闹红无水面,红莲沉醉白莲酣。”,沉醉了的并不只是红莲的时候,可是,那日明明因为欢聚,而浅尝薄酒,醉人的,是那莲,还是那米酒?也许,是对了一池红莲读懂余光中那些爱情诗的年月:“坐莲池畔,怔怔看莲,也让莲看/直到莲也妩媚/人也妩媚,扪心也有香红千瓣”,时至今日,一看到红莲,就想起这首诗,就让爱的香艳,甜甜满了心间……也许,从一开始,莲就驻进了心。 不管是莲世间无物可比的轻盈;还是她飞上诗句的冷香;还是,等候的人,正“步雨后的红莲”,翩翩走来……莲已那样,无知无识地,一径地进到了心。就是莲叶枯了,也要听雨声的,也要,看那一池的萧条与凄清。

 


梦也几曾到清池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4-07 04:14:21.0


 

记得那雨声滴碎荷声的傍晚么? 记得那越女清越的桨声中,一池盈盈拂动的无奈么? 记得李义山的诗么? 荷叶生时春恨生,荷叶枯时秋恨成。 一池的清怨,便是这样自书中氤氲了开来。 江南有十里荷池。 而我要走出了江南,才得亲眼见着满池清怨。 学校近傍有著名的佛寺,夏天来时,中间的放生池便有绿叶亭亭如盖,挤挤挨挨,翠色逼人。 于是五月,六月,清晓薄暮在古寺的钟声里徘徊,渐渐明白为什么有人叫它做粉箭,饱满地向前挺出,然后渐次开放,不象我在书上看到的那样大,可是毕竟是活色生香的荷花了。倚在放生池的栏干上,便有些心神荡漾,总想着什么时侯趁人不备,仔细进池中看个明白,但是寻来寻去,那些荷只是遥遥地开在水中央,教人生恨。 渐渐入秋,便暗暗想,有没有菱?有没有藕?总盼着寺僧采了来卖,却总是不见卖,如果不是没有,想是拿去做了素餐吧。 小时侯熟悉的便是它附生的藕与菱。 在家乡从未见过荷花,可是一入秋,街头巷尾便有很多卖菱的,新鲜的深红色,嫩菱是不扎手的,一剥便开了,雪白的菱肉,水灵灵的,我一向喜欢生吃的脆甜,熟的却是糯了些。菱是好吃的,只是吃相难看,吃完了便是一地的狼籍。 藕粉也是小时常吃的,因为体弱,生病时母亲便时常调了藕粉喂我,调藕粉也是要有手段的,否则粘结成一团,便无法入口了。藕粉好吃兼有营养我便在青瓷细碗的温香里,捱过了连绵不断的多病时光。 七孔玲珑的藕也吃。阿醉说过湖州的雪藕真如雪一般脆嫩,我是没有见过的,从来也不觉得新鲜藕好吃,总是丝丝地有点渣子,颜色亦不好看,微褐色,想是地区不同罢。 新鲜莲子只见过一回。从前想,卧剥莲蓬剔莲子,真个有趣。有一年到长沙,可巧听人说起,边上有卖莲蓬的,果真买到了带着蓬的莲子,只不似画上那般饱满,把莲心剔了来吃,满口的青嫩,不见得多好吃,只是怪好玩,也总算是遂了心愿了。 荷叶亦是好玩,听过荷叶粉蒸鸡,还有荷叶清粥,想来浮着一股子清香,是极好闻的。看见过有卖荷叶的,拿来擎在手中把玩,果然亭亭如盖。 如今,清明饺固是久吃不着,本地卖的菱也总是扎手扎脚,兼且皮老肉糙,色相不佳,如老牛头般又粗又笨。湖州雪藕在此地可改名为琥珀藕吧,因为如琥珀一般是微黄的,我曾尽力择了最嫩的段,薄薄切了片,一层层撒上糖和醋,总算是一盘差强人意的生切藕片,一边吃着,一边想着雪藕的雪字,便有些嫉妒。 还是每年去看那放生池中每年愈开愈小的荷花罢。


荷叶生时春恨生,荷叶枯时秋恨成,深知身在情长在,怅望江头江水声。

琥珀豆  发表于2001-04-07 06:55:24.0


 


昙花的莲,属素莲,青莲,雅莲,为莲中上好品种。

亦雨  发表于2001-04-07 13:57:12.0


 


喜欢后面的三百字节,从余光中的诗句开始到最后……

木川5721  发表于2001-04-14 06:46:44.0


 


用文本帖子回复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