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Contact Us
  地址:融鑫路3号自力大厦6楼
  电话:029-88270379
  传真:029-88270379
  手机:杜老师 13572152284
  网址:www.xawq.net
  信箱:923083746@qq.com
  


世界围棋眼 围棋是如何传入西方世界的?
2011-07-26 16:00:00.0| 发布者: admin|本站原创

 

                世界围棋眼  围棋是如何传入西方世界的?

围棋何时传入欧洲的?这是一个颇为有趣的问题,一种较为令人信服的说法是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在日记中留下了有关围棋的描述,之所以令人信服,是因为这是迄今为止所发现的资料中围棋第一次被记录进了欧洲的历史。世界围棋眼 <wbr> <wbr>围棋是如何传入西方世界的?

利玛窦(Matteo Ricci)

利玛窦是其本人自己起的中文名字,西泰,又号清泰、西江。其本名是Matteo Ricci,生于1552106日,意大利马塞莱塔(Macerata),16岁时曾到罗马学习法律。1571年加入耶稣会,次年入耶稣会罗马学院,研习神学和西洋文理知识,师事当时著名数学家丁先生(Christoph Clavius1537-1612),1582年,利玛窦应召前往中国布教,利玛窦在华居留二十八年,操华语,衣儒服,他被尊称为泰西儒士。他是天主教在中国传教的开拓者之一,也是第一位阅读中国文学并对中国典籍进行钻研的西方学者。他除传播天主教教义外,还广交中国官员和社会名流,传播西方天文数学地理等科学技术知识。他的著述不仅对中西交流作出了重要贡献,对日本朝鲜半岛上的国家认识西方文明也产生了重要影响。很多名士为他的渊博学识和机敏辩才折服,纷纷与之交游,据中、西文可靠资料记载者就达140人之多。直到1610511日病逝,赐葬于平则门(今阜成门)外二里沟。

利玛窦对中西文化交流贡献巨大,堪称是架起中西文化历史和科技桥梁的开山鼻祖。

利玛窦描述的围棋:


在其著作的中译本《利玛窦中国札记》第一卷的第八章《关于服装和其他习惯及奇风异俗》(第86页)中,有如下的记述:


中国人有好几种这类的游戏,但他们最认真从事的是玩一种在三百多个格

的空棋盘上用两百枚黑白棋子下的棋。玩这种棋的目的是要控制多数的空格。

每一方都争取把对方的棋子赶到棋盘的中间,这样可以把空格占过来,占据

空格多的人就赢了这局棋。官员们都非常喜欢这种棋,常常一玩就是大半天。

有时候玩一盘就要一个小时。精于此道的人总有很多的追随者,他肯定会非

常出名,尽管这也许是他唯一的专长。事实上,有些人还请他们作指导,特

别优待他们,为的是学会玩这种复杂游戏的精确知识。


虽然利玛窦未提及这一游戏的名称,中译者亦未有注明,但显而易见其中玩一种在三百多个格的空棋盘上用两百枚黑白棋子下的棋。是对围棋的一种描述。

另一旁证是有两位与利玛窦交情甚笃的当世大儒颇为爱好围棋。


明朝自弘治年间(14881505)起,北京、南京两地的高官名士好弈成风,以晚明名儒叶向高和中国天主教三大柱石之一的李之藻最为有名。

叶向高(15591627),字进卿,号台山,晚年又号福庐山人,福建福清人,祖籍河南。万历十一年(1583)癸未科进士,历任国子监司业、翰林院编修、南京礼部右侍郎、礼部尚书、东阁大学士、内阁首辅等职。叶向高工诗文,精棋艺,是当时的二手(国手授二子者),曾在无锡与少年时代的过百龄对局。叶向高於万历二十七年(1599)在南京任礼部右侍郎时结识利玛窦,万历三十五年(1607)升任阁老后又在北京二度款待他。

李之藻(15651630),字振之,又字我存,教名良(Leo),因此又字凉庵,号凉庵居士,凉庵逸民,又有存园寄叟等号,杭州仁和人。万历二十六年(1598)进士。历任南京工部营缮司员外郎、福建学政、澶州(今河南濮阳县)知州、南京太仆寺少卿等职。李之藻於万历二十九年(1601)在北京结识利玛窦,两人交游甚密。李之藻常与利玛窦讨论宗教、科学问题,为利氏的宗教著作润色作序,协助利氏翻译科学著作。万历三十八年(1610)二月,李之藻在北京突患重病,家眷又不在身边,自觉大限已近,已留下了遗嘱。幸亏利玛窦朝夕于床笫间,躬为调护,李之藻的病情转危为安。李之藻康复后,依从利玛窦之劝,皈依了天主教。关于李之藻好弈,见於法国汉学家裴化行(Henri Bernard18891975)所著之《利玛窦评传》(管震湖译,商务印书馆,1993,上卷第301页)。他写到,李之藻甚至赌博成瘾,谁也比不上他那样酷爱下棋、打麻将。又有注云:金尼阁神父大概就是从他学到描绘这些游戏的

可见在十七世纪欧洲有些人或许就已经知晓围棋这一游戏了,但让围棋真正成为大众智力游戏却是要等待另一个两百年的事。

世界围棋眼 <wbr> <wbr>围棋是如何传入西方世界的?
奥斯卡·科歇尔特(Oscar Korschelt18531940

把围棋传入欧洲乃至整个西方世界是一位名叫奥斯卡·科歇尔特(Oscar Korschelt18531940)的德国人。他可以说是世界围棋史上最重要的人物之一。

奥斯卡·科歇尔特1853年出生於现在位于德国萨克森州(Sachsen)德累斯顿(Dresden)行政区的柏塞尔斯多夫(Berthelsdorf),他曾就读于德累斯顿工业学院(Polytechnikum Dresden)和柏林大学(Berlin University)。赴日之前,他曾在德累斯顿(Dresden)市任化学工程师,后在位于莱比锡(Leipzig)的数家酿酒厂任酿酒师。科歇尔特于187512月抵日,从18761215日至1879111日期间任教于东京大学医学院,讲授算术及制药化学等课程,其后任内务省地理局地质课新设置的分析科首任科长,之后188011日-1884111日一直从事日本的地质调查,1882年农商务省地质调查所成立后再任分析系系长。科歇尔於188411月离开日本。科歇尔特在日本发表的文章大都与科学地质有关,其中一篇关于日本的算命方法,颇为引人注目,足见其对东方传统神秘文化的兴趣。科歇尔特又是如何与围棋结缘的呢?其主要原因之一是科歇尔特是一个棋类游戏迷,也就是英文所讲的Board Game(盘上游戏),其含义大致包括所有棋盘和棋子的游戏。在他旅日期间,很快便发现了流行于日本的两大棋类游戏-围棋和日本将棋(大体上的规则类似于中国象棋)。但科歇尔特认为,将棋与国际象棋(Chess)有某些相似之处,但与国际象棋相比还差很多。对此科歇尔特列举了几点理由,诸如日本将棋规则、棋子活动的限制、缺乏对日本将棋理论的研究,等等;不过,日本将棋仍是一种高级的战略游戏,远胜于普通的盘上游戏,例如西洋跳棋Checkers

令歇尔特产生浓厚兴趣的是在日本有国技之称,从古老的文明古国中国传入日本的奇妙游戏-围棋。其时科博士染罹患之灾,才稍有闲暇习弈,其人悟性甚高,数月间已近无敌手。隧生请教国手之心,后有两段轶事,颇值得玩味。其时棋坛泰斗

世界围棋眼 <wbr> <wbr>围棋是如何传入西方世界的?
    本因坊秀和(ほんいんぼうしゅうわ)

本因坊秀和新逝两载,仅余伊藤松和与村濑秀甫两位上手声誉最隆。但不巧,伊藤老叟年事已高,而秀甫袭本因坊位未果,且又感恩师驾鹤,心灰意懒,遍历岛内,神龙见首不见尾。科博士只得请人举荐,拜访其时颇具名望的13世井上因硕,怎奈此人心高气傲,全无推广弈道于世界之心,以一语毛唐人岂能解此清戏?就是教也教不会的啊!”(“毛唐人就是洋鬼子的意思,是当时日本人对欧美人的蔑称。)令科博士很是沮丧怏怏而归。

第一次求师虽遭婉拒,但科博士毕竟有德意志之坚毅精神,得其良机终登方圆社之高门。方圆社之创建背景简单介绍一下:明治维新后,坊门式微,棋界面临数百年以来之危机。棋界诸长老以拳拳之心意图中兴围棋大业,合力建社于东京,后众人欲推举当世大豪村濑秀甫为首任社长,重振围棋界之雄风。秀甫闻讯,遂以光大围棋事业为己任。爽快答应。

世界围棋眼 <wbr> <wbr>围棋是如何传入西方世界的?
    
村濑秀甫(むらせしゅうほ)

方圆社于明治十二年(1879420日成立于东京,村濑秀甫如约职掌社长之巨擎。

科博士得闻喜讯,再度请托友人,荐之于秀甫,并表明拜师求学之心,秀甫曾有言:逢此文明开化之世,有机会向世界传播国技围棋,幸莫大焉。遂将此天赋异禀的西方才子收为门下。其时,方圆社习弈的欧洲人士亦有英国公使巴夏礼(Sir Harry Smith Parkes18281885,和德国公使艾尔雅等。

秀甫亲授,使科歇尔特的棋力精进,始授十三子,逐渐减至七子,但科歇尔特未尝胜绩。终减为授六子。若按现代段位计算,科歇尔特的棋力大致在业余四段以上。于当世已非弱手,可谓初窥玄妙弈道之门奥。自18809月起,科歇尔特在德国大型刊物《Mittheilungen Der Deutschen Gesellschaft fur Natur und Volkerkunde Ostasiens》(德国东亚研究协会)第2124卷上,连载系列关于围棋文章《Das Japanisch-Chinesische 

Spiele‘Go’》(日本人和中国人的游戏-围棋)。在1881年,一本名叫《Das Japanisch-Chinesische Spiele‘Go’Ein Konkurrent des Schach

(日本人和中国人的游戏-围棋,可与国际象棋相媲美的游戏)的书以单行本的形式在日本横滨出版发行。这是围棋史上第一本以西方语言(德文)写作完成的围棋书。科歇尔特曾在他的围棋文章中有言:我深信,为了使围棋在欧洲得到重视,只需要做一件事,那就是编写一本阐明围棋战略的完整清晰的教程。我们的国际象棋界将认识到围棋技巧的独特和深度完全能与象棋媲美,围棋会很快和象棋一样得到人们的热爱。

科歇尔特于188411月离开日本,其在日本停留已达九载。后辗转香港,谋划划在港开办公司,未遂。1886年,科歇尔特终返回故土德国。

归国后,科歇尔特主要精力投身于事业,并屡有建树。。作为首位西文围棋书籍的著者,科歇尔特也孜孜不倦积极地传弈道于德国人。

科歇尔特的围棋著作发表之后,1882年,莱比锡出现了围棋群体。德国人理

查德·舒利格(Richard Schurig18701896)根据科歇尔特的著作撰写

了一本简洁明了的围棋普及读物,当年就连续印刷了好几次,还出了第二版

颇受读者的欢迎。同一家出版公司(Moritz Ruhl)在发行围棋

图书时兼售围棋用具,而且至少有二、三种不同价格的棋具,最简单的一种

是用硬纸板制作的棋盘和棋子

围棋也很快从德国传入邻国奥地利。1882年,在维也纳的报纸上还出现了奥

地利本国制作的围棋棋具的广告。

科歇尔特的预见相当准确,绝大多数欧洲早期的围棋爱好者也都是国际象棋

的高手,其中最著名的是国际象棋史上的第二位世界冠军伊曼纽尔·拉斯克

Emanuel Lasker1868-1941)、爱德华·拉斯克(Edward Lasker1885

-1981)等人,他们都是通过科歇尔特的著作(直接或间接地)学会下围棋

的。

190225日起,新西兰南部商业中心达尼丁(Dunedin)的一份周报《奥

塔哥见证报》(Otago Witness)开始翻译连载科歇尔特发表在杂志上的围

棋文章,直到19033月止,整整刊登了一年多。这是科歇尔特围棋文章的

第一次完整的英译,比1965年在美国出版的英译本早了60多年!

科歇尔特的著作也直接影响了美国人亚瑟·史密斯(Arthur Smith1870

1929)於1908年出版的历史上第一本英文围棋著作《围棋:日本国技》

The Game of Go: The National Game of Japan)事实上,史

密斯写的书有相当一部分内容直接取自科歇尔特的著作。

1909年,在德国刊行了围棋杂志《Deutsche Go-Zeitung》(德国围棋杂志)至今仍然活跃于德国的爱好者中间。此刊物最早是经出版刊行的。德国能在如此之早的年代出版围棋刊物,科博士的对德国棋界的影响,不可谓不深。后因年龄关系科歇尔特的棋力有所下降。晚年时,棋友Bruno Ruger(布鲁诺·鲁格尔)曾来访与之切磋棋艺,对弈二局,科博士均告负。1940年,奥斯卡·科歇尔特卒于莱比锡。

科歇尔特身后,根据其在杂志发表的大作改编成英文版围棋读本《The Theory 

and Practice of Go》(围棋的理论与实践)1965年出版于美国。

此书涵盖了围棋技术及多方面的知识,对于西方读者来说是一本规范的围棋教材。

此著作的英文版发行量巨大,付印多次,最新的一版是2000年的重印。其德文原版也曾在1973年重新刊行。

因奥斯卡·科歇尔特其一生对围棋的执著和对西方棋界的巨大影响,他可称得上是使围棋走向国际化的第一人。

(本文部分内容引用了网络上维基词典的资料以及多九公文章编辑,特此声明)


网站首页 | 关于协会 | 西安棋院 | 棋院论坛 | 学棋天地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西安棋院 地址:融鑫路3号自力大厦6楼 技术支持:红新科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