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Contact Us
  地址:融鑫路3号自力大厦6楼
  电话:029-88270379
  传真:029-88270379
  手机:杜老师 13572152284
  网址:www.xawq.net
  信箱:923083746@qq.com
  


艺谈----坂田荣男<一>
2010-04-16 16:00:00.0| 发布者: admin|本站原创

艺谈

               坂田荣男著陈宪辉译

初识围棋

    我认识围棋是在上小学没多久、一九二五年的时候。我家住东京西郊大森,父亲是个大棋迷,棋力不强,亲友之间也没有厉害的人,不是谓的「围棋之家」。那时候,父亲失业赋闲在家,附近的大人每天都到家里二楼去下棋。我坐在父亲膝盖看棋,宛如海绵吸水般,不知不觉之间就学会围棋的下法。不久,父亲叫我跟客人下棋,还带我到附近的棋社去玩。棋社里有些人有当指导老师的资格、很厉害的业余棋手,有时会教我定石,帮我覆盘,我逐渐了解围棋的趣味性,一天比一天强了起来。父亲也以此自傲,经常叫我下『彩棋』。儿时的我,为了不丢父亲的脸,下得很认真,力量变得愈来愈强。

    父亲看我喜欢围棋,一种本能上的反应,希望我专心去学。一九二八年上小学三年级没多久,他带我到居住于品川的增渊辰子老师家里。老师当时三段,住在品川南马场的油行。店后面有一间研究室,就在这里,我摆上七子和老师对局。这虽然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和专家棋士对局,但我经有接近业余初段的力量,心中自认赢定了。不过,随着棋局的进展,应该是我比较强的地方,被白棋宛如魔术般卷了进去。过不了多久,就招架不住,心服口服认输了。我不怎么懊恼,却对世界上竟有这么厉害的人,纳闷许久,认为是不可思议的事。

  藏青围兜

我每个礼拜五放学之后到增渊老师家里学棋。当时有超群出众的业余强手安永一氏在这里下棋,另外,其他高手也不少,不愁找不到对手。老师会指点我下的棋,有时考考我诘碁棋。

大约在增渊老师家里学了半年左右,我参加了位于赤坂溜池的日本棋院所设的少年研究会,也就是说当了院生。这事当然要经过增渊老师的推荐。当时的院生要穿藏青碎花纹围兜,就是俗称的「讨骂班」,每个礼拜六的研究会,规定要穿这种衣服。指导老师是中川龟三郎、岩佐銈两人,本因坊秀哉名人也几乎没缺席过。名实双符的围界第一人,自动来指导院生,我们的心境如何,不难想象。直到现在回忆起来,还是要腑身叩首的老师啊!

    我的母校是大森第一小学。刚进去的时候,成绩还不错,成为院生之后,热衷于研究围棋,功课疏忽多了。我变成高棋的事,没多久传到教师耳中,有一天喜欢下棋的教师走到我面,前拿出满是黑白棋子的纸张,问我「次一手呢?」我看一眼就回答:「此处是最佳着手。」教师摸着我的头,大表赞成。

    听说高川九段等人在学校也是闻名的秀才,但下棋和功课的关连,我想会因人而异吧!我的情况,功课好,棋就下不好。

   输在体力的预选赛

当上院生以后,我花了几年时间,于一九三五年晋段。当时的制度和现在一样,要想晋段就必须在一年一度的预选赛打到最后出头为止。同时晋段的同伴有五十川、日下、伊予本、铃木五良等人。我首次参加预选赛是在一九三二年、十三岁的时候,当年晋段的正是藤泽库之助先生。

翌年的比赛,我一辈子也忘不了。当时对局没有时间限制,对手用普通下法赢不了我的时候,就会想办法在体力上把我拖垮(ㄎㄨㄚˇ)。我体质虚弱,长机间奋战,到最后都会弄得筋疲力尽。早上开始对局,到了晚上才只不过下了十几手棋,对手看看天花板就说:「失敬了!睡觉吧。」就离坐而去。我一个人也不能对局,只好打挂;第二天从早上下到中午,还是只下了几手棋而已,我识破对方的企图,但因没有时间限制的缘故,无可奈何。我自信比棋力不会输,但对手年纪比我大,体力好太多了,午后开始疲劳,打起瞌睡,思考力涣散;第三天完全是在打瞌睡,精神恍恍忽忽的,这种情况棋怎么下得好;第四天终于输棋了。

这一年我就如此这般地遭到淘汰。消息传到日本棋院干部耳里,次年也就是第三年的预选赛,采用时间限制的办法,我好不容易才取得盼望已久的段位证书。

网站首页 | 关于协会 | 西安棋院 | 棋院论坛 | 学棋天地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西安棋院 地址:融鑫路3号自力大厦6楼 技术支持:红新科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