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Contact Us
  地址:融鑫路3号自力大厦6楼
  电话:029-88270379
  传真:029-88270379
  手机:杜老师 13572152284
  网址:www.xawq.net
  信箱:923083746@qq.com
  


走笔海口“晚报杯”之二:我也下了晚报杯
2010-01-20 16:00:00.0| 发布者: admin|本站原创
 

        走笔海口“晚报杯”之二:我也下了晚报杯

                           棚子

   5号早7点,起床,拉开窗帘,南海就在窗外,静静的,无波无痕,从眼前一直铺展到天海相连处。

    吃饭的时候碰见齐鲁晚报队的汪禄,他说,他们从4号在机场等,5号早5点多才到。比起济南来,青岛人还是有福呀。吃完饭,出酒店,海滨大道上走了一趟。空气湿润,高大的芭蕉树叶子绿绿的;马路上比青岛多的是摩托与轻骑。回到房间,打开笔记本,给晚报体育部主任张羽发了个稿件。一看手机,快九点半了,第一轮比赛的时间到了。赶快去赛场。赛场在酒店的二期,挺大,两个组,84台。比赛已经开始,给青岛队的三个队员每人照了几张像,先看吴昊的棋。这时,烟台晚报队的王欣过来,说:陈总,银川晚报的一名队员来不了了,飞机一直不能起飞。对阵表都排出来了,你快替他下吧。我说,这不可能吧。正好,徐剑波过来了,问怎么回事;又正好,裁判长金同实也过来了,问了问事件真相,笑了,说,陈总,你就下吧,如果你能赢上一盘两盘的,总比全轮空强吧。我说,那我要是一不小心成了黑马,你可怎么处置。他说,那除非海口也像青岛似的,下一场大雪。我说,好吧,我就争取下大雪吧。

    等找到我要下的台次,先看对手,长沙晚报队的,一台,黄星灿6段,19岁。我认识这小子,厉害着呢。去年11月,全国智力运动会在成都举办,我与青岛市围棋协会会长刘群燕带着缪长天5段、徐祥云5段和王一村5段去参赛。这个黄星灿在业余成人组,和缪长天、王本东(代表山东参赛)一组。他把咱青岛的这两个顶尖高手都赢了,最终获得了第三名。再一看,我要替身的那个主角叫聂可,银川晚报队的三台。在这里,我要严正声明,本次“晚报杯”任何与聂可有关的名次,都与这个叫聂可的人没有任何关系。由此对银川队的团体成绩产生的重大影响,其后果都由本人承担。

 

    这局棋我执白。开局阶段,小黄可能太过轻敌,一个转换,黑棋不便宜。但是第64手,我这个4段以下的业余棋手的常见毛病又犯了。在人家一边是厚势、一边是可以活棋的地方,把对方断开作战。当黑棋靠压白棋的拆二缠绕攻击时,才想起黄焰老师、王存老师、赵庭老师、缪长天老师、杨学军老师、钟丰世老师等等老师给学生讲课时,反复强调的:不要无事生非,不要以弱犯强,不要恨人成空,不要,不要,不要。晚了,使劲想吧,想得头都大了,再作战,斗力,算来算去,打劫,转换,亏损了近20目,大局已定,坚持下完最后一个单官,把85分钟全用上了,结果大败。再看小黄,还剩下一个小时。

    上午,青岛晚报队出师不利,除王本东胜了一个小姑娘外,连军遇上的是一个差一盘棋即可跃上龙门的冲段少年,也是大败,吴昊半目憾负。我看到吴昊的用时,剩了还有30多分钟。去餐厅吃中午饭,快1点了,我没了胃口。明明知道,输给一个19岁的6段,是有切实的理由的,但还是放不下。由此,想到我们的那些家长,孩子输了棋,他们忍不住发点脾气,似乎也是有点理由的,尽管这点理由像我的郁闷一样,只是情绪,不是道理。

    中午复盘,王本东和吴昊都说,这个地方,陈老师要这样下,还真有机会。我说,你们说的机会,是你们的机会,不是我的。复吴昊的棋,复到收官,他与王本东探讨,这个地方是不是比那个地方少半目。我说,你看,你这个水平,三分之一目,六分之一目,可能算不出来,一目半目的,应该没问题。你怎么就不能多用点时间多算算。棋力不到,输了,认了;能算到的地方不好好算,这是态度问题。我总觉得,小吴昊的棋才是有的,缺的是一种意志力,一种决胜天下的精神能量。所以想,回青岛还要对老师们讲,教棋育人,比教棋更重要的是育人。一个健康向上的人格的形成,对一个人一生,将产生无可替代的价值。

    下午3点再赛。对手也是输了棋的,总得弱一点吧。一看,兰州晚报队的,曹汝旭,比吴昊大比王本东小的样子。这一局我执黑,下星小目,白二连星。第5手挂,想走成小林流,白却二间高夹;双飞燕,白飞镇,第一次见,想了有三分钟,点角吧。这个小曹,下得比60岁的九段都稳,但是快,我用了半个小时了,他才10分钟,逼得我急了,又是分断作战,又是算来算去,人家还是下得快,一个战斗下来,盘点一下,咱亏了;又战,又亏了,直至大败。85分钟又用完了,这个小曹和上午的小黄一样,又是剩了一个小时。问他多大了,告知,16岁,6段。旁边的一位教练,哪个队的忘记了,对我说,陈总,你的那两个棋筋不能让他吃;这一边,你要给他施加压力。我说,我知道,可太复杂了,算不透。他说,围棋靠得就是算。我说,我也知道。我没说的是,王存老师对小棋手们常讲的,多算者胜,快算者胜,算准者胜;又想起王煜辉职业七段来俱乐部给小棋手们讲棋的时候说的,围棋的胜负,就在中盘的作战与收束上,这一切都取决于计算。于是,我很自豪地对这位教练说,我56岁,他16岁,我怎么能算过他。说是这么说,其实这两局棋明明白白地告诉了我,想要赢棋嘛,那就计算吧;什么是高手,高手就是算得又快又准确;想要算得又快又准嘛,那就用死活题来训练吧。我希望,看了这篇短文的棋友和小棋手们,和我一样,也能有这样的体会。这,是今年“晚报杯”赛场里一位年龄最大、段位最低(参加晚报杯的棋手就没有低于5段的)的围棋爱好者,在棋盘上用“鲜血与生命”换来的不传秘笈呀。

    青岛晚报队的三位棋手下午与上午相反,连军与吴昊赢了,王本东输了;相同的是,赢的又是两个女子小棋手。

    晚上,在我的房间里,我们四个人,把他们的六盘棋摆了很长时间。摆完了,王本东说,我们是不是只能赢女的,赢不了男的。这个高高大大不爱说话的本东,不说则已,说出来还真有点雷人呢。那么,在6号的六场比赛中,青岛的男子汉们,是不是还只会“欺负女人”呢。欲知结果如何,且听下会分解。

网站首页 | 关于协会 | 西安棋院 | 棋院论坛 | 学棋天地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西安棋院 地址:融鑫路3号自力大厦6楼 技术支持:红新科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