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Contact Us
  地址:融鑫路3号自力大厦6楼
  电话:029-88270379
  传真:029-88270379
  手机:杜老师 13572152284
  网址:www.xawq.net
  信箱:923083746@qq.com
  


不想写的文章——胡煜清晚报杯感言
2010-01-15 16:00:00.0| 发布者: admin|本站原创
 

    关于晚报杯,其实不想写太多,去年在围棋天地写完晚报杯随想总结篇后,我想已经告一段落了。其实那些建议并不是我一个人的想法,我只是记录了大部分参赛棋手的感想。很高兴,不少其中的建议都得到了改善,但同样,也有少数人断章取义或无中生有,对此我深表遗憾。

    很遗憾,这次晚报杯报道很少,网络媒体是空白,比赛开始日时,某围棋网站与清韵围棋研究会进行了合作,成为了唯一比赛网络消息的来源,而平面媒体记者则来了不少新人,我想这就是造成一些误会的最大原因吧。

    我知道,我以下写的也许将会引起很大争议,甚至会给我引来很多麻烦,但是我却不能不说。作为一名参赛多年的老棋手,对晚报杯有着深刻的感情,同样也是对业余围棋负责,诚然,我说的不一定对,但我只想说些实话。为了业余棋界的正常发展,为了那么多的冲段少年,同样也是为了很多受委屈的棋手。也许,此文会伤害到一些人,请原谅,我只是对事。 

    这些天,很遗憾,晚报杯被定性为“冲段少年过强,成年业余高手惨不忍睹”的比赛,刚开始看到一篇报道时,不少参赛棋手还开玩笑,说估计是哪个不跑围棋的记者看到比赛时小孩赢大人,觉得很希奇,然后搜索了下baidu,一篇文章就这样出来了。过了几天,发现网上渐渐都是这样的文章,标题大同小异,内容基本在如出一辙的基础上略作修改。这些,在网络发达的今天,都是很轻松的事情。对一些不熟悉围棋的记者,写晚报杯,也许只能是这个选择。百家之言,这本无可厚非。

    遗憾的是,我国有很多围棋爱好者和热心之士,看到属于业余的晚报杯已成如此,必然痛心疾首,随后在网络上要求禁止冲段少年的要求愈演愈烈,同时也有人反击禁止冲段少年是那些业余老将们为了保护自己利益的举动,看到这样的争执,我深表遗憾。更想很生气甚至有些愤怒的对极少数的网友进行一个回击:你们口中的那些业6业7业8没有你们想象的心胸那么狭隘,如果真如你们所说的那么猥琐,那我想他们根本不可能达到今天的成就。那些莫须有的攻击是莫大的侮辱,十年了,我和他们一同走过,我了解他们的脾气,了解他们的性格,我尊重他们,相信他们,所以我感到愤怒。

    前些日子,在新闻报道中也看到了引用孙宜国和付利的感想,看完后,根本不用去求证,一看就知道有很大的水分,两位老师的性格和围棋水平就决定着他们不可能说这样的话。今天早上,突然发现我又出现在某围棋网站上,标题为胡煜清:90后太生猛。只想笑,苦笑。

     昨天确实有几位记者和我有简单的交流,但是我从来没有表达过这样的意思,我说的只是:现在实力很接近,王琛和李梦石进入决赛完全不是冷门,他们本身就有这个实力。确实有人想让我说这样的话为他已经打好腹稿的文章作为论证,但我不想进入这个漩涡,更不想人云亦云,所以回避了,可是今天依然出现了这个标题。

    这样的例子很多,我无意一个一个辩解,这些年我早就习惯了不辩解,清者自清,本应如此。

    树欲静而风不止,那么好吧,今天我们就动一次。

    一问:“成年人对上冲段少年就是不堪一击吗?”

    去赛场看一看吧,或者花几分钟看一下今年的晚报杯成绩表吧:前8强,成年业余棋手4人,冲段少年3人,职业棋手一人。A组前12名,成年人和冲段少年各占半壁江山。B组前12名,9名成年业余棋手,3名冲段少年。数据会说话,您看了这数据,会什么感想?是不堪一击还是竞争的正激烈?孙宜国只有一个,付利只有一个,李岱春只有一个,胡煜清同样也只有一个,不能因为胡煜清不争气的输了三盘,小组第5名没出线,就成了整体成年人对冲段少年不堪一击的例证。小组第5的成绩并非是什么灾难,赛前又有哪个冲段少年可以保证能进晚报十强?只是大家对我的期望太高了,不是吗?再翻看去年的名次表,前六名中五位是成年业余棋手。这些数据和大家前些日子网络上看到的报道是否有些出入?我还可以公布一些内部资料,在没有公开的全国清韵业余研究会内部等级分中(在我看来,这个等级分的计算方法很科学,很公平,而且很详尽,共包括了近些年所有参加比赛的1400多名棋手),前10名有7个18岁以上成年人,3个冲段少年。近些年,冲段少年整体水平是变强还是变弱?业余群是变强还是变弱?原因何在?很多圈内人士心中定已了然,棋手心中也有答案,这些思考并非本文主题,不再展开。

    二问:“彻底限制冲段少年真是好事吗?”

  这些天网上对晚报杯的关注已经不是谁拿了冠军,或者自己省市的代表队成绩如何,而是是否要限制冲段少年。我只想说,去全国各地的业余赛场去看一看吧,去北京的道场看一看吧。看一看孩子们的艰辛,看一看家长们的付出。我也看到了有位朋友为晚报杯出谋划策,提议分成年组和少年组。我想说,想法真的很好,但是不可行。参加晚报杯的孩子10有8,9都在北京道场学棋,如果分组,就成了几百口人(包括家长)浩浩荡荡从北京杀到比赛地,下一个北京道场杯,然后再浩浩荡荡包火车回北京,继续学业。孩子们平时天天互相对局,如此晚报杯的唯一意义只剩下让他们出来走一走,散散心,对手还是平时训练的那一些。晚报杯对冲段少年最大的吸引力就是和成年业余棋手交流和学习的机会,如果分组了,对冲段少年还有意义吗?况且,这个问题是上一个问题的衍生,有必要吗?现在竞争激烈,有什么不好吗?

    三问:“现行制度真的会把晚报杯变成冲段少年杯吗?”

    看到不少攻击晚报杯制度的,而我却认为,现在的晚报杯制度有很强的科学性。两个成年人,一个冲段少年的配备其实是非常合理的。限制冲段少年的数量,而不是水平,这是这个赛制的核心思想。冲段少年的参赛激情远胜于成年人,只要你了解晚报杯组队过程,你就会知道,如果不限制的话,确实存在没有成年人的可能性。但冲段少年真正水平高的在这个赛制下也决不愁没有参赛资格,50多个队,50多个参赛名额,在咨询如此发达,业余比赛如此繁多的情况下,冲段少年中的高手可能会被埋没吗?现行的赛制会影响晚报杯整体水平吗?所以那种现在赛制让晚报杯水平大大降低的说法是非常非常外行的,是根本不值得一驳的。限制数量是为了保证比例,而不是限制水平。只是现在有些队有点乱,造成了放眼赛场,依然一半是孩子的状况。在闭幕式上,组委会也表示,明年将控制队伍数量和加强审核。以我参加过8年晚报杯的经历,我可以说句实话:晚报杯不可能变成冲段少年杯。04年的时候是最有趋势的那一年(有心的棋友可以去翻翻资料就可以明白我为什么这么说)但是现在由于各种原因,已经不可能了。各位围棋爱好者和关心业余围棋赛事的朋友们完全可以放心。

     写了那么多,只想和不少不知情或被误导的棋友说一下,晚报杯走来不易,业余围棋走来不易,有了今天的繁华,是很多围棋工作者一直努力的成果,业余高手和冲段少年的竞争是良性的,只需要去引导和平衡,而不应该彻底的打破。

     本文是我的一些肺腑之言,欢迎随意转载,但不希望断章取义,谢谢。

     再次感谢各位棋友对围棋的热心,分组的建议,改制的建议出发点都是为了业余围棋的明天更美好,观点不同并不代表不应该百家争鸣。作为一名业余围棋爱好者,我深深地敬佩。但是也想对一些片面的报道说一句:无论是业余棋手还是冲段少年都不容易,动笔前请多三思。

     P.S:最后说几句我本来想写的文章,很为王琛拿下晚报杯冠军而高兴,祝贺的话昨天饭桌上已经说了太多,只想说一句:要走的路还很长,有很多你可能至今都还没想到的压力和困难在等待着你,但我相信好学的你会一步一步踏实的前进,加油。

     也想跟李梦石说一句:“决赛的失利诚然痛苦,两年的决赛经历却是珍贵。作为棋手,无论你是职业或是业余,都要面对太多太多的不如意。结果确实难以接受,但是我相信大智若愚的你能很快走出来,相信你自己的实力,迟早你会有属于自己的那一片天空。”我更想用呆呆在我05年晚报杯决赛失利时安慰我的一句话来转赠给你:“一切都要过去。”

      好啦,聊了这么多了,祝贺晚报杯,祝贺获得好成绩的棋手,也祝贺清韵研究会包揽冠亚军! 

网站首页 | 关于协会 | 西安棋院 | 棋院论坛 | 学棋天地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西安棋院 地址:融鑫路3号自力大厦6楼 技术支持:红新科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