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Contact Us
  地址:融鑫路3号自力大厦6楼
  电话:029-88270379
  传真:029-88270379
  手机:杜老师 13572152284
  网址:www.xawq.net
  信箱:923083746@qq.com
  


俞斌:浪漫史其实没那么浪漫 江湖险恶儿童团长当不下去喽
2012-04-28 16:00:00.0| 发布者: admin|本站原创

 

俞斌:浪漫史其实没那么浪漫 江湖险恶儿童团长当不下去喽

    俞斌:浪漫史其实没那么浪漫 江湖险恶儿童团长当不下去喽

从2009年初接掌中国围棋队总教练一职算起,俞斌已经“当官”三年了。这两天,他出现在浙江天台,为那里举行的世界女子围棋锦标赛张罗。曾经的棋界常青树,现在也开始在转型。俞斌说,今年是他第一年没有报名围甲联赛,毕竟岁月不饶人,他再努力也很难获取以前那样的成绩了。现在的俞斌,正努力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成功的“保姆”。

这个月16日,俞斌已满45周岁,回顾以前的种种,多才多艺的俞斌说他略感矛盾,一另一方面他也感到遗憾——爱好太多导致分心太多,如果像弟子邱峻那样专注,或许棋还能下得更好一些。

俞斌说,他自认从来都不是那种很用功很刻板的人,但时代不同了,要在现今这个“江湖险恶”的棋坛混下去,年轻棋手千万不要学他那样,要认真专注地把棋给下好。

江湖已越来越险恶

在同辈棋手中,俞斌是比较常青的一个,2006年他闯入三星杯八强时,已39岁“高龄”,而与他关系很好,被他抱着长大的常昊,在三星杯击败李昌镐之后,近些年在国际赛场上已鲜有出色成绩,今年,常昊也不过36岁而已。俞斌说,这些情况并不是因为他天赋异禀,而是这个江湖,已经变了。

记者:您当围棋队总教练已经三年了,以前人们常称呼你为“常青树”,现在似乎到了转型的时候了吧?

俞斌:确实,从成绩上讲,毕竟岁月不饶人,现在的我即便再努力,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样了,再加上总教练职务带来的行政工作需要操持,也不可能像以前那么专注了。其实今年对我是个节点,我头一年没有报名围甲联赛。

至于“常青树”的说法,也不是那么一回事,当时跟我同辈的六十年代棋手,像江铸久、芮乃伟那些棋手,我比他们小四五岁,比他们多坚持几年也是很正常的。其实真要说起来,聂卫平老师坚持的时间比我要长,他才是常青树。

记者:和您关系很好的常昊,近几年状态不如以前,他的岁数就比你要小一些。

俞斌:应该这么说,整体的环境,面对的棋手不一样,所以造成这样的情况——棋手更新换代比以前快得多。具体来说,我30岁面对的对手,是跟常昊30岁时面对的不一样,等古力30岁了,他面对的棋手,也跟常昊不一样,现在的江湖要“险恶”很多。

“儿童团长”当不下去喽

在围棋界好人缘的俞斌,有一个外号叫“儿童团长”,是因为他的脾性和多才多艺,很容易获得小棋手的好感,俞斌也不摆架子,跟孩子们打成一片,其乐融融。

如今,当年的儿童都已经是孩子他爹了,俞斌也承认,那个无忧无虑时代的感觉,随岁月变迁,很难再找回了。

记者:您曾经有个外号叫“儿童团长”对吧?

俞斌:那是很久以前的事儿了,也是当时的媒体给我安上的,说的是我跟常昊那一代关系比较好。跟同辈棋手比,我小四五岁,加上很长时间住集体宿舍,结婚也比较晚,这其实跟大学寝室氛围是一样的,大家一起玩,时间久了自然关系很亲。

记者:您当时爱好很多,听说还曾经跟罗洗河玩电脑游戏玩到昏天黑地的,有人说您是最热爱生活的棋手了。

俞斌:哈哈哈……最爱生活这个评语是你给下的吧。我以前喜欢的东西是蛮多的,像足球啊,登山啊,英语啊,电脑游戏啊,还学过吉他。其实说到要我总结这前半辈子吧,有点矛盾,一方面我过得挺快乐的,另一方面现在想想也有点后悔。因为我当了总教练,很多媒体恨不得把我描述成很死板和用功的典型,其实我从来都不是很用功的那种类型,这点完全比不上邱峻。

记者:那您当了总教练,还当现在队里孩子们的“团长”吗?有时候会不会也凶一下?

俞斌:当不成喽。那个时候的孩子,现在都是孩子他爹了,我也结婚有孩子了,也不住宿舍了,就跟大学毕业,寝室里那种感觉再也找不回来的道理是一样的。在管理上我确实也会对孩子提一些要求,总的来说我跟孩子的关系都很不错的,他们挺喜欢我,这点我有信心。

俞斌:浪漫史其实没那么浪漫 江湖险恶儿童团长当不下去喽

赢了韩国以后,怎么办?

至今为止,中国总共拿到19个男子围棋世界冠军,而其中的10个,是俞斌2009年上任之后拿到的。按俞斌的话说,中国与韩国在围棋上的比拼,正处在扳头的节骨眼儿上,总体是在走上坡路,不过同时,俞斌也坦承,从围棋这个项目来说,其实谈不上乐观。

记者:您在任这三年拿了10个冠军,特别是朴文垚和江维杰这两个冠军是在您手里头冒出来的,从这点看您对自己执教的成绩满意吗?

俞斌:这是大家的功劳,这句话一点都没有客气的成分。从大势上讲,我们对日本,从一开始只能冲击一下,到可以争胜负,到我们胜出,再到日本现在不堪一击;我们对韩国,从十年黑暗时期,到形成对抗但我们略弱,到现在形成扳头的态势,我们总体是上坡的方向。

记者:长期以中韩对抗为主题,有些审美疲劳;我们现在要反哺日本围棋,是在为以后做打算,您是怎么看的?

俞斌:我们也经常讨论,如果我们彻底赢了韩国,韩国变得跟现在的日本一样,怎么办?现在的世界大赛,韩国每年都会承办四项,扶助围棋的力度比我们国内其实是大很多的。而一旦韩国围棋像日本那样衰败,很多比赛可能会停办。对于围棋这个项目而言很不好,很可能我们以后会拿很多冠军,但这个项目却死了,这点是让我们非常忧心的。

记者:那我们现在能做些什么呢?

俞斌:我只是个带兵打仗的,这个话题不属份内,但可以聊聊。一方面我们很希望日本能够起来,像前段时间杭州办的中日交流赛,其实类似未报道的比赛,我们办过无数,都是为了帮助日本围棋复兴。

浪漫史其实没那么浪漫

俞斌的娇妻王亦青,是棋界公认的美女。关于俞斌当初苦追美人七八年的事,业内传出过很多桥段和版本,比如俞斌为见恋人一面,带着报纸席地坐火车杀奔上海,再比如俞斌向丈母娘保证今后的厨事全包等等。记者的相询让俞斌笑个前仰后合,同时一一驳斥为“谣言”,也不知是不是好面子的缘故。

记者:这次天台办比赛,您妻子也跟着忙前忙后挺辛苦的,听说之前您追的时候曾经承诺过做菜家务全包之类的话,现在实行得怎么样了?

俞斌:(大笑)谣言,绝对是谣言,我哪有说过。当时结婚的时候,我也是住集体宿舍的出身,自己都不会做饭,直到现在才能简单做一点,那也是没办法啊,自己不做就要饿肚子的。

记者:那买站票赶上海看恋人的事情有过吗?

俞斌:哪有这么浪漫啊。我跟王亦青下棋的时候认识的,从通信开始算有七年时间,如果从到她家见父母开始算,差不多四年。那个时候我在北京,她在上海,我如果到杭州、广州比赛,会买到上海的票,这个事儿是有的,那个时候她还在读书,一年见个十几次吧。

记者:你现在经常出差,会不会被夫人埋怨啊?

俞斌:一年一百多天在外头,她挺理解我的,有时候还帮着我,其实很多家庭都是这么苦着,我觉得(有这么个老婆)蛮幸福的。

君子温如玉




    4月16日,俞斌45岁生日,但是在4月15日,也就是在前几天,他的母亲去世了。可想而知,俞斌的这个生日注定是没法儿过了。

    俞斌兴致高的时候,他说话的频率会变得很快,节奏是跳脱的,反之,则会变得略为缓慢。因而即便他选择对至亲去世的事情避而不谈,我依然能从他说话的频率中得知,其实目前的俞斌,情绪还是未能彻底平复。

    在围棋比赛过程中,周围记者对俞斌有两个称呼,年纪轻的,会恭恭敬敬叫他一声“俞指导”,年纪大一些的,则直呼其名。而无论是面对哪一类记者,俞斌都是一派温温淡淡的样子,不张扬也不谦卑,不争先也不故意缀后,颇有“中庸”的意味。

    俞斌是个极聪明的人,这当然是废话,不然他也不会练着英语弹着吉他,一边还能把棋下到国手级,顺带拿了个世界冠军,还能把电脑编程玩儿挺顺溜,因此,跟俞斌深入交谈是件挺考验智商的事儿,他极快的语速和能迅速在头脑中整理出来的逻辑思路,会让你一不留神就跟着他的思路走,在很多时候,他不知不觉间就能掌握交谈的主动权。有一个特点与他良恭俭让的作风相左,就是当他一旦推动自己的逻辑思维前进,他不怎么喜欢别人打岔,从这点看,俞斌也是个有脾气的人。

    结束采访,记者向俞斌告别,俞斌把作为后辈的我送下楼,送出门,送上车。临别前,我问了这么个问题:什么时候看您都是一副好好先生的样子,有没有什么时候什么事儿,能让您也情绪失控也发脾气的?俞斌想了想:我们还是换个话题吧。

网站首页 | 关于协会 | 西安棋院 | 棋院论坛 | 学棋天地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西安棋院 地址:融鑫路3号自力大厦6楼 技术支持:红新科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