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Contact Us
  地址:融鑫路3号自力大厦6楼
  电话:029-88270379
  传真:029-88270379
  手机:杜老师 13572152284
  网址:www.xawq.net
  信箱:923083746@qq.com
  


憨憨的幸福全是爱 聂卫平:我的傻弟弟是“围棋高手”
2012-05-03 16:00:00.0| 发布者: admin|本站原创

 

憨憨的幸福全是爱 聂卫平:我的傻弟弟是“围棋高手”

 
    2011年8月17日晚,北京东三环一家日本料理餐厅里,聂卫平迎来了他六十岁的生日。在“生日快乐”的祝福声中,一个来电让聂卫平更是高兴不已,“哥,祝你生日快乐!你少喝点酒……你回来咱俩再下盘棋……”电话里是一个说话有点语无伦次、憨憨的声音。

“我这个憨弟弟也终于长大了啊,懂得关心和问候人了,不容易啊……”聂卫平感慨万千。

电话是聂卫平的三弟聂继志打来的,在场的弟子和朋友很少有人知道,聪明盖世的棋圣竟有一个憨弟弟!聂卫平的这个智障弟弟比他小三岁,五十多年的手足之情,让聂卫平对他的牵挂甚至多于自己的三个儿女!放下电话,一幕幕“手足情”的故事开始在眼前回放,令聂卫平的眼眶湿润起来!

智障小弟,大哥要做你一生的“保护伞”

这场寿宴,也算得上是聂卫平的全家福,三个子女悉数亮相。老聂穿着他最喜欢穿的灰色西服,打一条白底灰色图案的领带,显得神采飞扬。30岁的大儿子孔令文,已21岁、在英国留学的二儿子聂云青,都专程从国外赶来为爸爸祝寿,7岁的女儿聂云菲也被妈妈兰莉娅带着依偎在爸爸身边。

寿宴开始了,现场的200多位嘉宾为他唱起了生日快乐歌。依据“母在堂,不做寿”的古训,聂卫平没有请老母和兄妹来参加,但最小的“弱弟”却不忘给大哥打来一个问候的电话,让他又心潮澎湃起来!

聂卫平祖籍河北深县,父亲聂春荣退休前任国家科委书记,母亲吴贵娥是湖北黄梅人,退休前任一机部四局局长。父亲于1991年去世,母亲现在已过 92岁高龄,和三弟聂继志一家住在一起的时间多,安享着儿孙绕膝之福了。聂家有五个兄弟姐妹,大姐聂滨、二姐聂珊珊,聂卫平排行老三,后面还有大弟聂继波和小弟聂继志。两位姐姐曾在北京市物资局和外资公司工作,大弟继波已定居日本,如今都已是鬓发如霜的退休老人了。

聂卫平五岁时,聂继志才两岁,看上去非常聪明,尤其和大哥最亲。当时,聂卫平的父母分别在国家科委和一机部工作,工资收入较高,但由于工作繁忙,家中孩子多,照顾和养育五个孩子还是非常吃力。父母商量后,决定将聂卫平和弟弟送到河北深县乡下的爷爷奶奶家。

那年,五岁的聂卫平和两岁的弟弟被送到了深县(今深州市)的爷爷奶奶家。父母根本无暇顾及聂卫平和聂继志,一年也抽不出空前往老家去探望一下两个儿子。而爷爷奶奶的生活也较为艰苦,每天在地里忙农活,照顾小弟的责任也就落在了聂卫平的身上。去爷爷奶奶家一年后,小弟已长高了不少。一年后的一个夜晚,可能是白天贪玩淋雨着凉了,当晚,小弟开始发高烧、说胡话。半夜,小弟因高烧惊厥失去知觉,全身抽搐发挺、两眼上翻、牙关紧咬、头向后仰……

在被送到乡卫生所输液治疗后,小弟的高烧退了,但清醒过来后却像换了一个人,整天无精打采,变得不爱说话,懵懵懂懂。此后半年,身体虚弱的小弟经常感冒发烧,每次高烧,爷爷奶奶就把小弟抱到乡卫生所打吊针退烧。直到聂卫平到了要上小学的年龄,才和小弟被父母接回北京。

回到北京,父母才发现小弟智力低下,大吃一惊,立即带着小弟到北京的各大医院治疗。医生检查后说,小弟的病因是因为高烧引起惊厥,造成了大脑神经元的损害,由于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又加上退烧药物的毒副作用,现在小弟的大脑发育迟缓,导致智力低下,损害已不可逆转。医生的一席话,让聂卫平父母的心顿时跌入深渊。此后,随着小弟慢慢长大,其不正常表现也越来越明显:行为异常,注意力不集中,语言迟滞,学习困难等。

转眼,小弟到了上学的年龄了,父母托人找关系,花费了一番劲才把他送进了家门口南池子的一所小学。但上学后的继志,许多事根本搞不明白。9岁的时候父亲让他数桌子腿,他扳着手指数了半天还是数不出桌子是4条腿。聂卫平和小弟同在一所小学上学,聂卫平上初中了,弟弟继志却勉强读到小学三年级就不得不退学回家了。他的智力实在无法再继续读书升级了,聂卫平为小弟打抱不平,但父亲长叹一声说,“人家学校没有拒收他已经谢天谢地了!”

转眼间,小弟成年了。在小弟18岁那年,父母还特意带着小弟到北京市残联做了一次智力鉴定。鉴定的结果彻底让父母死了心:小弟属于较严重的智力低下,虽然成年后的智商比幼年时提高不少,但智商顶多达到五六岁孩子的水平。

不过,小弟虽然傻,却很有下围棋的天赋。受家庭的熏陶,聂卫平三兄弟从小就痴迷于围棋。聂卫平也不记得小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下围棋的,只记得小时候他常常在父母纳凉下棋时蹲在一边看,也许是那时慢慢学会的。

小弟虽然热衷于围棋,但因为智力的原因,和两个哥哥比起来,当然不可同日而语。不过,小弟下棋也给自己招来过麻烦。记得有一次,该吃饭了,小弟又跑得不知踪影,聂卫平到胡同口找小弟回家。原来,小弟蹲在那里看人家赌棋,还不时给人家指指点点,输棋的人火了,指着他的鼻子骂他傻子。看到小弟被人欺负,血气方刚的聂卫平也火了,他从地上摸起一块板砖吼道,“你们再欺负他,我就敢拍你!”旁边的人都吓得一哄而散。看着小弟茫然的眼神,聂卫平一把将小弟紧紧拉住,“以后再有人欺负你,哥就和他拼命!哥要保护你一辈子。”

棋圣的骄傲:我的傻弟弟是“围棋高手”

1988年,聂卫平在连续三届的中日围棋擂台赛中取得了11连胜的骄人战绩后,被国家体委授予“棋圣”称号,工资从每个月的30多块钱涨到了 100多元。记得第一次领到这么多工资,聂卫平还特意花了十几块钱给小弟买了一个收音机。当时,聂卫平的父母托关系为小弟在北京市房管局找了份搬运工的工作,聂继志辛苦一个月,也只挣三十多块钱的工资,从舍不得花钱。小弟下了班天天捧着收音机在胡同里转,见了人还美滋滋地夸耀说,“看,收音机,我哥聂卫平给我买的!”

聂继志成年后,几个哥哥姐姐相继成家独立门户了,只有他一直与父母在一起生活,一日三餐由父母和保姆照顾着。上班后,不仅有了事干,每个月还能领一份工资,倒也能自食其力,令父母宽心不少。但随着小弟年龄的增大,父母又开始为他操心起婚事来,在农村的姑姑提议,“给继志找个农村姑娘兴许还能凑合着过日子……”

在姑姑的张罗下,未几,还果真有个姑娘愿意嫁给他。这个姑娘家在深县,比聂继志小几岁,是一个朴实憨厚而又身体健康的农村女孩。因为家里穷,兄弟姊妹多,家里几乎连温饱也解决不了,看到继志虽然人有点傻,但生活能自理,又有工作,父慈母爱,家境殷实,尤其还有一个名满九州的棋圣大哥,女孩的父母就答应了这门亲事。唯一的条件是,嫁给继志后,能把她的户口办进北京!

女孩的这个条件按说一点也不过分,但父母还是颇觉为难,按照户籍管理规定,就算女孩要嫁给继志,要想落户北京,也要等年满45周岁、结婚十年以后才能申请。眼看弟弟的婚事有可能告吹,聂卫平急了,他拍着胸脯向未来的弟妹保证:“办北京户口的事包在我身上!”

为了让女孩早点嫁给弟弟,聂卫平一门心思地开始想办法为弟妹办理户口进京的事。公安局、派出所、乡政府、街道办、民政局、甚至还有计生办,聂卫平记不清在河北和北京两地的“有关部门”跑了多少趟,甚至还硬着头皮找他认识和不认识的领导求情,凭他的名气和耐心,终于把弟妹户口落到了北京。

拿到了北京户口,领了结婚证,父母召集全家人吃了一顿饭,就算为小弟和弟妹办了喜事。婚后,小弟和弟妹与父母同住在一起,两人相处还算和谐,和父母生活在一起经济上也没啥负担,小弟还继续做他的搬运工,小弟媳妇在外边做些钟点工、保姆之类的工作赚钱养家。一年后,小弟的女儿出生了,是一个漂亮聪明的小女孩。

有了家庭,小弟的生活更精彩了。聂继志虽有智力障碍,但生活能自理。参加工作后,他自己也很努力肯干。凭着一副好身板,他就这样安安分分做搬运工,整整干了三十年,没给家里添过什么大的麻烦,在单位还多次受表彰。

小弟虽然傻,但在聂卫平眼里,却有很多优点:直爽、憨厚、待人热情……尤其让他这个大哥佩服的是,小弟竟然围棋天赋不低,正常人都常常下不过他。他和亲友开玩笑说,在残疾人中,小弟可能是“第一围棋高手”哩!

在单位,小弟和同事相处的方式也是下棋。每有闲暇,他总要拉着同事杀上两盘,不知他棋力的人刚开始总有点轻视他,有的还要让子给他。但他拉开架势杀上一番后,往往还有围棋高手败在小弟手下。这时小弟就会仰着头得意地给对方“透底”说:“知道吗?我大哥就是聂棋圣!”

由于智力所限,小弟领了工资从不懂得要孝敬父母,也“不舍得”给他哥哥姐姐买点小礼物,有时候,聂卫平故意逗小弟,“聂师傅,我这个月钱不够花了,借我点钱吧。”小弟却把钱包捂得紧紧的。但家里的粗重体力活,他却抢着干,尤其是对大哥“聂棋圣”,小弟更是什么“吃亏”的事都抢着为他干呢!

就在小弟的女儿出生不久,聂卫平的父亲在这一年突然不幸过世。当年父亲已有80岁高龄且患有心肌梗塞,在住院一段时间之后,父亲想回家和孩子们,尤其他放心不下的小儿子一起过春节,所以被儿女接回了家。回到家,看到小儿子一家其乐融融,听着咿呀学语的孙女开始喊“爷爷”,老爷子心里也乐开了花。春节过后,因过于劳累和兴奋,没几天突然犯了心脏病,在送医院途中不治而亡。

父亲也没来得及交代兄弟姐妹们要照顾弱弟就去了,但其实也根本不需要嘱咐。父亲病危时,聂卫平正在日本参加博弈大战,等他马不停蹄地赶回北京,也没见到父亲最后一面。那天,一进父母家,小弟就抱着他嚎啕大哭。小弟可能不一定知道“死”是怎么一回事,只是感觉到他最亲的一个人突然从他的生活中消失了,他觉得害怕和伤心。小弟的身子瑟瑟发抖,聂卫平也泪流满面,他安慰小弟说,“三弟,别怕,还有大哥呢,以后大哥有空就回来陪你和老娘。你有事就给大哥打电话……”

相濡以沫,智障弟弟如今也有了幸福的家

聂卫平有了第三次婚姻后,妻子兰莉娅温柔体贴,尤其是小女儿出生后,他更加恋家了,一改过去大碗喝酒,大方输棋,大肆睡觉的“不良习惯”,天天按时起床吃饭,喝酒很有节制,穿着比过去更干净利索,过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幸福生活。

看到第三任嫂子温柔贤惠,把大哥的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条,继志也高兴不已。但聂卫平第三次“大胆结婚”之前,并没有把这个好消息提前告诉老母亲,怕他的“第三次婚姻”让老母亲担心。

那天,听说老母亲要他回家,聂卫平心里忐忑不安,正琢磨着怎么给母亲解释,讨老母欢心,没想到回到家后,却看到老母亲一脸笑容。原来,三弟已提前把老母亲哄高兴了。当时,老母亲对幺儿子发牢骚说,“你大哥也不知又找了个啥样的媳妇,他个性强,不能找比他有本事的人,要不两人又合不来。”继志却学着母亲的湖北腔说,“老娘,大哥新嫂子漂亮,能管着他,还整天喜欢围着他转呢!”没想到老母亲听到这句话立刻转忧为喜,“对,三伢子说的有理,这回找对了,就是要找个既能管着他又能围着他转的女人才行!”

回到家,给老母亲看了娇妻的照片,老母亲满意地点点头,“这回你算捡了一个金元宝,该是收官之战了!”为了感谢小弟的“美言”,在小弟又“手痒”要下棋时,聂卫平故意输棋给小弟,赢了棋的小弟手舞足蹈地喊道,“我赢了棋圣喽!”这下,老母亲心里乐开了花,对一边围观的亲友夸奖三儿子说,“三伢小时候他爸的段位在我们家最高,没想到现在三伢不仅超过他老爸了,连棋圣都赢喽。”老母亲满口地道的黄梅话,引得大家哄堂大笑。

2006年,聂卫平的大儿子孔令文从日本带着刚出生不久的儿子和新婚妻子到北京父亲家里。那天,聂继志也应邀到大哥家做客。一进门,他换了拖鞋就干活,拖地板、擦桌子、洗碗、烧水、买米买菜,总是一声不吭地抢着干!直到聂卫平再三招呼,小弟才一头大汗坐下来吃饭。

以前,小弟一家一直和老母亲住在一起,直到几年前,聂卫平父母的住房拆迁,老母做主给小弟分了一套拆迁房,小弟一家才搬了出去。不过,每次从外地回来,聂卫平依然会到小弟家去看他,给他送钱、送礼品、送吃的,小弟每次见到他都高兴得喜出望外!

憨直的小弟,不怎么识数,对钱也没有什么太多概念。怕他乱花钱,弟媳平时只给他点零花钱。小弟如果在家里要钱碰了钉子,就“不屑”地对妻子说,“哼,我找我大哥去,我大哥有的是钱!”

每次小弟见了面就总是先找聂卫平要钱花,丝毫不会隐藏自己的爱钱之心!聂卫平也总是有求必应,根本不记得给过他多少钱,也没有账目,总之只要弟弟开口要,他口袋里有多少就给多少,三百五百、千儿八百的经常给。如果碰到侄女要上大学、买房交首付这样的大事要花销,小弟开口要,聂卫平怕他乱花了,就不敢给他,而是会交到弟媳手中。

不过,爱钱的小弟,有时候也搞得聂卫平哭笑不得。每次要钱,聂卫平都得给他准备一沓十元、五元的零钞,如果是给他一百元的钞票,小弟就会觉得大哥小气,嫌少赌气不要。不过,即使赌气,小弟也是小孩子脾气,没几天,只要看到电视上出现了聂卫平的身影,马上又会兴奋地大叫起来,“快来看,我大哥下棋了!”

如今,聂继志已退休,领着和平常人一样的退休金。最令聂卫平欣慰的是,小弟一年四季身体还算硬朗,而弟媳有时依然外出做钟点工。他们的女儿已二十多岁,大学毕业后有了稳定工作,即将结婚了,聂卫平也给了侄女很多经济方面的帮助。已经退休的小弟生活得很是安稳幸福。每天早晨,小弟出门遛弯,碰到熟人见面一聊天,没说上几句,必先吹呼上一通聂卫平的大名,然后话题一转,哈哈大笑对人家炫耀说:“我就是聂卫平的弟弟呀!”

笔者采访时,聂卫平感慨地说:“我的傻弟弟的经历让我明白,爱,对于每个生命都是平等的。我对自己的一切已经很知足了。看到我的小弟现在生活得很幸福,我比自己当了棋圣、拿了世界冠军还高兴。以后,我还要多为社会公益事业做点力所能及的贡献,要多把爱心撒向那些和我的小弟一样的不幸者。”

网站首页 | 关于协会 | 西安棋院 | 棋院论坛 | 学棋天地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西安棋院 地址:融鑫路3号自力大厦6楼 技术支持:红新科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