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Contact Us
  地址:融鑫路3号自力大厦6楼
  电话:029-88270379
  传真:029-88270379
  手机:杜老师 13572152284
  网址:www.xawq.net
  信箱:923083746@qq.com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内外新闻 >> 画乡有个围棋村
画乡有个围棋村
2012-05-06 16:00:00.0| 发布者: admin|本站原创

 

画乡有个围棋村



   地球人都知道,在中国,在陕西,在西安有个举世闻名的农民画之乡-------户县,但你未必知道,画乡户县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围棋之村------围棋寨。
  笔者是土生土长的户县人,听说围棋寨已是孩童年代的事了,那时,尚不知围棋为何物,只任记忆随岁月流淌。上世纪八十年代,因求学西安,始结棋缘,毕业返乡,历二十余年,未曾间断。虽人生境遇几经变迁,然痴棋之情历久弥坚。
   2009年,在围棋爱好者张成群先生(时任户县政法委书记,现任户县人民政府常务副县长)倡导下,户县成立了围棋协会,女子国手孔祥明八段,户县县委书记陆晓延先生均受聘为协会名誉主席,爱好者热情高涨,户县的围棋活动一时风生水起。2009年10月,第四届历史文化名城全国围棋邀请赛开枰户县;2011年12月,全国围甲联赛曲江主场激战画乡。围棋文化以后来者居上的姿态在素以文化积淀深厚著称的农民画乡独领风骚。中国围棋协会主席王汝南三莅户县,诸多文化名人,围棋学者云集画乡,陕西知名学者周晓博士关切中屡屡提及围棋寨。备受鼓舞的户县围棋人也把目光聚焦在自己的围棋之村。
    前不久,在户县人民政府常务副县长,户县围棋协会名誉主席张成群同志关怀下,户县围棋协会组成了由李全荣(户县法律援助中心主任),黄尚智(户县围棋协会主席),马林学(户县围棋协会副秘书长)组成的采风小组开始了对围棋寨的调研活动。
    户县深居关中腹地,南依终南,北临渭水,物阜民丰,人杰地灵。围棋寨隶居户县甘河镇,是个只有400余户人家的中型村落,西宝公路自村口穿过,交通十分便利,人口不过两千,是户县新农村建设示范村之一。在走进围棋寨村之前,我们走访了有关文化界人士,外围调查显示,未闻围棋寨与围棋有何渊源。
    做为一个对围棋文化情有独钟的人,我固执地认为,一个偏僻农庄,敢以围棋称其名,怎么可能与围棋毫无瓜葛呢?况西安十三朝古都,户县史为上林,这个皇家的后花园,或许发生些不见经传的故事亦未可知?抱着这种心情,怀着对围棋的虔诚和执着,我们走进了围棋寨,经访村叟遗老,收获大出意料!
    围棋寨村民李世贤,男,1927年生人,今年86岁,是村中最年长的老者之一。据老人回忆,老一辈口传,概唐、宋年间,围棋寨原名白家壕,原址较现在偏西,村中人以白姓为主。所谓壕者,地低之谓也,常患水,举村东移。宋以后,李姓人迁入,并渐渐坐大,村中遂起派争,加之匪乱,白姓人在村中失势,悉数奔走他乡(白鹿原上的白家,许是白家壕迁去?)许是出于憎恶匪患派争,或是渴望仁义重归人心,易村名为尚义寨,取崇尚仁义之意,民风始朴。至明初,村中人多以李,姜,宋,王为姓,李姓许为唐朝宗室后裔,姜姓自纸屯(户县祖庵镇一村)迁入,是当地望族,自谓姜尚(子牙)传人;宋姓,王姓史无可考。好武善弈者不乏其人,村中人皆习之,致弈风甚炽。(我窃以为王姓莫不是王积薪一脉,不然,高人安出?)明中页,锦衣卫兴,东厂,西厂耳目遍地,姜姓人有出其中者,年老下野归于桑梓,弈技甚精,境至出神入化(既然出于帝侧,自是高人)。十里八乡,无人能敌,奈时逢乱世,难称国手,不为天下知。某年,西戎犯明,兵起陈仓(今宝鸡眉县一带),屡有进犯,边民苦不堪言。朝廷震怒,命长安督军剿之,民间谓之西征。督军率部途径尚义寨安营,滞四十余日(一说半月)。无巧不成书,督军善弈,闻村民嗜弈,遍询高者,民力推姜老者。姜老汉年逾古稀,眉若霜染,发似积雪,银髯飘飘,目光炯炯,俨然道骨仙风,令人肃然起敬。将军正值壮年,盔甲齐整,面如紫铜,军士分列左右,威风摄人,凛然不可侵犯。双方略事寒暄,纹枰就坐。老者手握烟锅,拘谨不掩淡定;将军手把茶壶,威严暗藏思虑。从日出东海到月上中天,硝烟起于盘底,刀光见于黑白,玄机迭变,杀机四伏,将军一路顺风满帆连下三城,老者始终气定神闲礼毕归去。军士欢呼,村民大惑。
   不日,督军西征大胜,凯旋而归,复驻军尚义寨,欲延老者再战,老汉谦之:乡野遗老,已然将军手下败将,况将军征西初胜,势可夺人,匹夫不敢自取其辱,请辞。将军固之,盛情难却,约定再开三局。此三局,双方依位就坐,老者落子如飞,督军招似箭雨。只半日,三盘既毕。督军连连败北,无一斩获,老者妙手迭出,眼花缭乱。督军疑之,拱手道:此三局得见长者盘上功夫深不可测,何以前三局不敌?老者对曰:战前,将军重任在肩,国家安危,民众幸福所托,朽老岂敢挫将军锐气,违天下之望乎?军民尽欢。督军感之,遂题村名“围棋寨”后五百余年,沿袭于今。关中语“寨”与“债”谐音,言围棋寨乃围棋之“债”也。且付一笑。今年六十八岁的村民宋治洲老人感慨道:活了大半辈子,今天才知道咱村的名字原来还有这么些说道呢!至今我还不知道围棋是啥玩意?在围棋寨简直就是白活了。现任村主任郑精华沉思道:“更为遗憾的是,祖上这么好的东西居然传丢了,咱再不把这找回来,那可真是罪人了。”意犹未尽的我,问及姜老汉的名字及后来故事,传人等情况时,李世贤老人笑着说:“都是老辈传下来,只知姓姜,不闻其名。”村中现在姜姓仍是第二大户,但无人断言谁是老汉嫡传。实际上老者一生未娶,后因筑城与村讼,讼败隐去,这是后话。
   现在的围棋寨,是原来尚义寨再次东迁而成,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近年才完成搬迁,原址已沧海桑田。迁址原因也直白简单------靠近西宝线取交通之便罢了。按说到此就该搁笔了,但历史的巧合常让人浮想联翩。回想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日围棋擂台赛在中华神州掀起围棋热潮,围棋普及与振兴概始于此。与此同时,围棋寨举迁新址,难道不是引人深思的巧合?这究竟暗示着什么?
    今天走进围棋寨,姜老汉与督军对弈的巨型雕塑耸立村中,人物形象栩栩如生,象一幅历史画卷徐徐展开,娓娓述说着那悠远古美的感人故事。夹道壁画上对弈的孩童笑声可闻,纹枰的村叟呼之欲出,淡淡地向每位行人传递着围棋村特有的文化息。。。。。。。。
    也许是历史和我们开了个玩笑,曾经以围棋闻名的围棋之村居然传无一人,我们不禁为文化传承的断代而叹憾!不知何时,当人们再访围棋寨,壁画上的人物走下来,尘封的历史被启开,田头,垄上,道旁。街边,檐内,荫下,弈者不再是雕像画影,而是真实的生活场景。到那时,让我们用骄傲的双手把“围棋之乡“的桂冠再戴于农民画乡,鼓舞之乡,诗词之乡的户县头上。
    户县围棋人,你说呢?!!!

                                                                                          撰文:黄尚智 

网站首页 | 关于协会 | 西安棋院 | 棋院论坛 | 学棋天地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西安棋院 地址:融鑫路3号自力大厦6楼 技术支持:红新科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