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Contact Us
  地址:融鑫路3号自力大厦6楼
  电话:029-88270379
  传真:029-88270379
  手机:杜老师 13572152284
  网址:www.xawq.net
  信箱:923083746@qq.com
  


走笔海口“晚报杯”之三:黑色星期三
2010-01-21 16:00:00.0| 发布者: admin|本站原创

走笔海口“晚报杯”之三:黑色星期三

   棚子

    来到海口,进入比赛状态后,人似乎没有了星期的概念。6日进行的三四轮对局中,王本东6段、连军5段和吴昊5段,集体哑火,六场对局,只胜一场。写这篇随笔时,看了看手机,才知道是星期三,就在题目里加了一个“黑色”。

    在说他们三个之前,还是先说说“聂可”吧。也不知这签是怎么抽的,也不知道我的对手是怎么下的。上午,零分的我又对上了北京晚报的名将吕三尺6段。他也一盘未胜,谁信呢。真像小吴昊所言,越输越遇强的。下了三局,对了三个6段,你说,这不是拿“唯一的4段”寻开心嘛。不过,这盘棋我执白后行,下得还是比较满意的。进入中盘后,局面虽然落后,但也逼得吕6段频频长考。他的黑棋打入白空后,被缠绕攻击,白棋是有机会取胜的。只是我在右下角的二路上拐,以为是绝对先手,谁知黑棋脱先把大龙补厚,接着又抢了个12目的大官子,白棋空就不够了。这盘棋两个人都把85分钟的时间快用完了。我认输后,抬头见连军站在旁边。他竟然说,你输了也好,这样我们三个心理还平衡些。我问,什么意思?他说,我们都输了。我说,王本东也输了。他点点头。我叹道,可惜我想写的新闻了。他也问,什么意思?我说,王本东的对手是成都智运会上的女子业余和混双的双料冠军於之莹,人称智运会围棋赛最大的黑马。开赛前,我还专门给小於照了几张像。小姑娘的镜头感挺强,看来,给江苏省拿了两块金牌的她,已有些许明星的感觉了。

     近三个小时的比赛下来,真是累呀。特别是输了,那就更累。职业棋手说下棋是个强体力活,总觉得他们有些娇情,这回算是体会到了。记得有个大军事家说过:胜利,是最好的强心剂。如果这句话成立,那么,失败就该是消神散了。这不,中午我都不想吃饭了,就像我们有的家长,孩子输了棋不让吃饭一样。可又一想,咱都奔六十的人了,就别跟小孩子似地自己跟自己叫劲了。也别不吃,就比平时少吃点吧。

    从餐厅出来,在电梯里遇到了王老(王汝南,原中国棋院院长,现任中国围棋协会主席)。我对王老说,今年6月,青岛晚报围棋俱乐部成立十周年时,您可要来青岛,参加我们的纪念活动。王老说,啊,这都十年了。我说是呀,王老,你还是我们俱乐部的顾问呢;我们成立的时候,你还给我们写过贺词呢。那贺词现在还挂在我们俱乐部的墙上。说到这贺词,那还是2000年五一期间,“应氏杯”32强进16、16进8的比赛在上海的应氏大厦举行。我正好到上海出差,就去找在现场采访的青岛晚报记者安吉林。小安(现在很少有人叫他小安了,连我都叫他老安了;他离开晚报已经五六年了,现任青岛日报报业集团广告中心副主任一职了)到商店里买了一本很大的签到本,先请王老写了一行“贺青岛晚报围棋俱乐部成立”,然后,我们两个人又逮谁是谁地请那些职业棋手签字。有李昌镐、刘昌赫、刘小光、徐莹、江铸九、芮乃伟、宫本直毅等十多个人。对于我的邀请,王老很爽快地说,到时候,你给我发一个时间表,只要没有什么大事,我一定去青岛。

    下午,“运气”终于降落在“聂可”头上,对手不知什么原因没来。不劳而获,得了两分。我没事了,又像历届“晚报杯”一样,在赛场里走来走去地看棋。这对于我来说,就是人生最大的乐事。小吴昊的对手是柳州晚报队的成人棋手祝雁华,两个人在棋盘上把棋子摆来摆去,也没有什么战斗,连官都没收完,大人就认输了。在“晚报杯”上,这似乎成了定式:大人想赢孩子不容易,小孩要赢大人很简单。08青岛“晚报杯”,前八名都是些十几岁的小孩子。胡煜清没进八强,9至16名的比赛,把权都弃了。为这,我们只得把规程做了一个修改:从09年起,每个队只能上一个18岁以下的棋手。要不然,“晚报杯”就得成职业棋手定段赛的练兵场了。看吴昊下完了,就站在连军那盘棋旁边盯着看,一边看,还在心里为他想辙。连军对面坐的是深圳晚报队的女棋手王鑫,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大姑娘。人说女棋手都好战,还真是。王姑娘一边在棋盘上下死手,一边还抬起涂了青色眼影的眼帘,看一看我们的连大夫,似乎在说,看好了,接招吧。连军也好战,刀光剑影的,龙争凤斗的,你来我往,就是没战过人家娘子军。从连军停钟认输的手上,我也能看出那是个不甘心呀。人家姑娘会说话:不好意思,我的棋都快不行了,只是乱搞。与王本东对局的是西安晚报队的小棋手李论。李论是王本东在道场学棋时的同门师兄弟,也是6段。过去训练时互有胜负,可这次人家“理论”在了点子上,硬是从咱青岛人的手上抢走了两分。

 

    晚餐时,王本东和连军都闷闷的。我说,别呀,别,让人看着也闷闷的,咱喝杯啤酒吧。你听听小吴昊怎么说话,陈老师今天开张了,要喝酒了。要说什么是“童言无忌”,这就是了。啤酒叫什么“冠”牌,18块一瓶。问服务员,青岛啤酒也有,没舍得要,28块呀,在青岛能买四五瓶的。

    回到房间,上海新博围棋公司的销售代表来找我,说,他们的围棋周周练和对弈平台,在青岛晚报围棋俱乐部使用,效果不错,看能不能做一个大的推广。我说过去我没太管这方面的事,只是听有些老师说,这些软件不错,对孩子们学围棋有帮助。前不久我们还用他们的对弈平台,与昆山市的小棋手作了一次十人对抗赛。他在我的笔记本上装了一个软件,为我演示了他们的产品,特别是演示了大连华美棋院的课堂电化教学。我看了,也觉得不错,便说,回青岛后,我们会好好地研究一下。教学标准化、程序化、电教化与可检验性,是我们今年工作上的一个重点。我们很愿意在这方面与新博合作。

 

    两个人抽了好几支烟,把事说得也差不多了,他就走了。我又在笔记本上把他们的软件看了一遍。然后,就开始写这篇“黑色的星期三”。一面写,一面说服自己,让自己的心情不要太糟。看看第五轮的对局表,吴昊又对上了刚赢了连军的女子棋手王鑫。又想起王本东在今晚复盘时说的话,四轮只赢了一轮,都不好意思摆这个棋了。说得也是。从道理上讲,像王本东的棋力,在“晚报杯”这样全国顶级的围棋赛事上,胜负也该是各半吧。那么,明天,也就是7号,星棋四,他能够追回已经丢掉的分数嘛。还有,小吴昊,能为他的连军叔叔“报仇”嘛。这一切,都让我们拭目以待吧。而连军大夫,咱要完成5盘的目标,真得加油了。

 

网站首页 | 关于协会 | 西安棋院 | 棋院论坛 | 学棋天地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西安棋院 地址:融鑫路3号自力大厦6楼 技术支持:红新科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