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Contact Us
  地址:融鑫路3号自力大厦6楼
  电话:029-88270379
  传真:029-88270379
  手机:杜老师 13572152284
  网址:www.xawq.net
  信箱:923083746@qq.com
  


聂卫平回忆桥牌逸事:没想到邓老爷子比万里更认真
2012-07-24 16:00:00.0| 发布者: admin|本站原创

 

聂卫平回忆桥牌逸事:没想到邓老爷子比万里更认真

 

万里在桥牌界的朋友很多,像邓小平、胡耀邦、宋任穷、李铁映、丁关根、荣乐弟、聂卫平、闻义昌等,和他打过牌的人,有机关干部、新闻记者、大学生、工人等等。用聂卫平的话讲,和万里一起搭档最多的是荣乐弟,他们是很亲密的搭档,得的冠军也最多。

万里认为,桥牌运动可以增进脑力,有益健康,陶冶情操,广交朋友,是全民健身活动的组成部分。

万里说:“不会打球、打桥牌是没有文化的表现。”

“桥牌女皇”杨小燕也讲过类似的话,她说:“我对桥牌的态度是很严肃的。我不喜欢用“游戏”这个词。桥牌不是游戏,而是教育,是可以陪伴你一生的教育。桥牌的每一手牌都有定约,每一手牌都有竞争性,可以培养一个人的逻辑严密性、生活自律性和竞争意识。”

1993年6月8日,万里在会见当时的世界桥牌联合会主席达米亚尼时,特意向对方介绍了中国桥牌运动的发展概况,他说:“这几年,中国的桥牌运动有了很大的发展,这和世界桥联的热情帮助是分不开的,随着双休日的实施,会有更多的中国人投入到桥牌这种有益于精神文明的体育活动中来,中国人是很聪明的,相信中国的桥牌水平会越来越高。”

聂卫平是万里多年的牌友,他和万里多次在牌桌上交手,对万里的牌技多有了解。

2007年6月29日,我前往聂卫平围棋道场,准备采访他。聂卫平围棋道场在北京市石榴园南区,它租用的是铁营小学一分校的房子,道场设在4楼,楼道里贴着通知、注意事项、表扬名单等,还有学生的简介和来源省份。

我去时,聂卫平正在3楼指导学员下棋,他每周来两次。和聂卫平下棋的是一个十四五岁的男孩子。聂卫平对着棋盘正在琢磨着,他很专注,也很耐心,根本没有注意我进去,只是和学生对着棋盘分析、讲解。

天气很热,聂卫平却穿了套西装,头发较长,随便地趴在头上。课讲完了,我们一起走出教室,到旁边的办公室坐下。

聂卫平的办公室不大,墙上挂一匾,上面是启功先生手书:“聂卫平围棋道场”。

听到我的来意,聂卫平很高兴,他说:“万里是我非常敬重的领导人”,讲这番话时,他满脸庄严。聂卫平讲话喜欢闭上眼睛,声音洪亮,中气十足。讲话时,手还会不时捋一下额上的头发。

聂卫平说:“我第一次和万里合作打牌是1986年。那年他让我和他一起去天津过春节,将近10天,每天和他打。我们也约天津的一些好手打团体赛,那是我们第一次搭档。他的搭档过去一直是荣乐弟,在天津所有的比赛我们都是冠军。”

两人虽然在一起打牌的时间不长,不过配合的还是很默契。不久,他们参加了北京市的一个比赛,并且获得了冠军,奖品是音响,一人一套。那在当时可是一个大件家用电器。

聂卫平认为,万里的牌技在老同志中间不如邓小平。

他说:“他打桥牌是一种放松,是紧张工作之余的一种调剂,是一种休闲的方式。”

万里在体育比赛中有着很强的竞争意识,争强好胜,不服输。对比赛的胜负很在乎,总是显得信心十足。

聂卫平道:“他夫人跟我说,如果桥牌输了,他别扭难受。如果网球输了,他饭都不吃。他特别在意网球,赢了那笑得就像小孩一样。”说着,聂卫平自己先哈哈地笑了。

战胜对手,取得胜利,对于竞技体育而言,是一个基本心态。万里在牌局上同样保有着强烈的取胜欲望,他敢于叫牌,敢于叫别人不敢叫的定约。

他有句名言:在我这,没有丢了的满贯,只有叫了打不成,冒叫了。

聂卫平睁大眼睛,目光从眼镜后面射出:“你看这气魄,胆量!”

1984年,聂卫平和正在北戴河休假的邓小平、万里有过一场连续的桥牌大战,说是大战,因为对垒的双方都是桥牌高手,说是连续,因为一战就是一个礼拜。

此役,聂卫平和邓小平搭档,万里和北京友谊医院的院长诸寿和搭档,每天下午打,吃完晚饭后接着打,但胜负形势却是一边倒。

论桥牌水平,邓小平比万里高,聂卫平又在诸寿和之上,这样一来,万里与诸寿和连战连败,一次也没有赢过。

邓小平打牌喜欢险中求胜,对手有时冒叫,他抓住这个特点,动不动就加番——通常是叫加倍,可邓小平总是用四川话叫加番,大家也就跟着这么叫。

邓小平一连串的加番,对方哪里顶得住,几天下来,连吃败仗,万里的脸色很不好看,但是在邓小平面前只好忍着,不好抱怨什么。

聂卫平看在眼里,动了恻隐之心。万里拿牌的姿势不设防,永远是“君子坦荡荡”,聂卫平偷偷地看了一下万里手中的牌,见他有好多黑桃,而自己手中有AK四张黑桃,于是,聂卫平故意就叫了个四黑桃。这回万里逮着了,同样加番。聂卫平连宕了6个,他们一下就输了很多分。

不过,聂卫平作“老千”的手段实在不怎么高明,他被邓小平识破了。邓小平当即一顿臭训,邓小平说:“你创了世界纪录了,还宕了6个。你下围棋是九段,打桥牌可不是九段啊。”

事情到此并未结束,第二天,邓小平请聂卫平吃饭,很客气地说:“以后你再也不要和我做搭档了。”

聂卫平笑道:“你看邓老爷子厉害吧。我就让了这么一次,因为过去也没有干过这种事,假的东西,一让就露馅了,结果又被邓小平看出来啦。我看万里实在是痛苦,就想解救他一下,你想,万老爷子也是日理万机的老领导,我们也不能就这么老赢他们,让万里一次也应该,我认为我做的挺对。我没想到邓老爷子更认真,比万里还认真。呵呵!”

不过,万里很是高兴。因为终于逮住机会赢了一盘。

桥牌是一项集体运动,队员之间要相互信任,相互尊敬。在竞技场上,人人平等。对这一点,闻义昌感受尤深。过去,他经常和万里、胡耀邦、丁关根等中央领导打桥牌,大家在一起,没有什么官大官小之分,也没有说我一定要听你的。打牌就是打牌,可以是对手,也可以是队友。有时,还经常互相开开玩笑,活跃一下气氛。

在他的印象中,万里和荣乐弟,胡耀邦和聂卫平,他们四人一组,谁也赢不了他们。但一物降一物,他们这四人组偏偏就打不过邓小平和丁关根、王汉斌和王大明他们四人组。

有一次,万里请闻义昌约北京市桥牌队来打一次。北京市桥牌队以知识分子为主,大多数是北大、中科院的专家、教授,水平自然不低。

闻义昌讲:我在名人赛里也能打到前20名左右,比他们稍微差点。

比赛原定晚7点开始,可是,6点半左右,胡耀邦的秘书打来电话,说有外事活动,现在来不了,于是,大家就在那里等。大约半小时后,胡耀邦匆匆地赶来了。大家一见都站起来,唯独万里没动,他坐在桌子边开玩笑说:“哎呀,你今天迟到了,你来啦,我们开始吧。”

闻义昌道:“你看,他们在一起相互之间就没有什么架子。”

比赛的结果是万里、胡耀邦一组赢了。于是,万里又拿闻义昌开玩笑,他指着闻义昌说:“只要有闻义昌在,这牌就好打了,我们准赢。”

网站首页 | 关于协会 | 西安棋院 | 棋院论坛 | 学棋天地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西安棋院 地址:融鑫路3号自力大厦6楼 技术支持:红新科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