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Contact Us
  地址:融鑫路3号自力大厦6楼
  电话:029-88270379
  传真:029-88270379
  手机:杜老师 13572152284
  网址:www.xawq.net
  信箱:923083746@qq.com
  


围棋“北漂”族别太急功近利 扭曲成功观让孩子焦虑
2013-07-17 16:00:00.0| 发布者: 网络|网络转摘

 有着围棋“高考”之称的2013全国围棋段位赛11日起在扬州举行,来自全国的550名业余选手将在15天中争夺25个职业初段席位。采访中记者发现,前来陪考的家长中有一个特殊群体,他们来自全国各地,为了让原本优秀的孩子接受更好的围棋教育,不辞辛苦到师资强大的北京围棋道场学艺,成为围棋场上的“北漂”族。“北漂”族的光环笼罩之下,孩子们的前景真有看上去那么美好吗?

  在比赛现场,世界围棋冠军罗洗河九段对记者感叹道,现在定段赛的规模远比自己当年参赛时要大,对于近年来围棋渐趋热门的原因,他分析:“中国围棋在世界上成绩越来越好,收入也越来越高,围甲中主力年薪可达一二十万,国内赛事中,快棋奖金10-30万,慢棋奖金50-60万,世界级比赛的公开赛奖金可达180万。”即使不能成为那样的精英棋手,前途似乎也挺光明:北京葛玉宏[微博]围棋道场(业内称“葛道”)每年会有10个左右学员入段,正在为入段而战的河北男孩薛冠华即是葛道的一份子,他6岁时到保定学棋,父母为了他举家迁到保定,一年后,妈妈又随着7岁的他“北漂”,先后在不同道场求师。几年来,薛冠华在妈妈陪伴下南征北战,吃了不少苦,也拿了不少奖,现在,12岁的他已与河北体育局签约,只要入段就可以成为有编制的运动员,享受公务员待遇……

  这也许解释了为什么那么辛苦,家长们却愿意舍家撇业带着孩子“漂”在北京各大道场。然而,葛道的校长葛玉宏对此并不太乐观。一位江苏家长表示希望将8岁孩子送去葛道学习,他劝家长慎重考虑,“如果围棋成绩在省内不是特别好就别来,北京高手云集,在地方上不够出类拔萃的话,到北京只会压力更大。”

  在道场学棋的产出和投入其实很难成正比,毕竟像薛冠华那样幸运的棋手并不多。更多的家长已付出巨大精力财力,却看不到回报的影子。一位小选手的爸爸、在北大教书的李杰(要求化名)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孩子至少三至五年才能从道场出师,而道场精品班学费是一年20万左右,请顶尖教练单独授课是每小时1500元,此外租房、日常生活、各地比赛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大部分孩子已经不是第一次参加定段赛,但家长义无反顾继续投入,都认定自己孩子能攀上金字塔尖,想要赌一把。”李杰说。

  入段, 还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还要升段,进入国家队、俱乐部,参加围甲、围乙及世界级赛事……在葛道,最终能实现理想走上职业化道路的学员只有10%。“成为职业棋手后,国内围棋选手收入真正很高的只有那么两三个人,生活得不错的棋手也只有国内排名前60的人。”罗洗河说。至于定段后享受高考加分的政策,葛玉宏也予以否认:“每个学校政策不一样,比如北大以前有,今年就没有了。”

  出于今后发展的考虑,孩子需要“赶”在十岁左右入段,他们必须从小进行高强度围棋训练,从而放弃文化课程,这是一个比较冒险的举动。“如果职业化的路走不通,孩子只得回学校去适应文化课学习,即使走得通,也很难走远,学围棋要比拼技术,更要比拼综合能力,比如知识面、心态、受教育环境。”葛玉宏对此很担忧,他说,国外体校的课程设置则比较科学,半天上专业课,半天上文化课。

 

  “围棋‘北漂’族的努力和付出已经足以让很多普通家庭瞠目结舌,但事实上,围棋远不是唯一的‘北漂’项目。”葛玉宏告诉记者,“在北京就有这么一群家长,他们的孩子在各自的老家都是最优秀的乒乓球、音乐、舞蹈人才,为了并不确定的前途,他们往往义无返顾地选择了让孩子完全脱离学校,举全家之力陪孩子到北京学习专业。”

  庞大的“北漂”家长中,自然不乏有遵从孩子个人意愿的,但也有一部分期望通过孩子实现自己理想。实际上,“北漂”家长自己心情也并不轻松,与其他家长相比,他们表现出明显的焦虑。赛场外,他们不愿与人多谈孩子的成绩,并不时向赛场内张望,小心翼翼盘算着战局。即便是国际乐坛如日中天的郎朗,当年在北京苦练琴艺的过程中有过开小差的时候,他的父亲甚至选择了质问郎朗,“你到底好不好好练琴?不好好练,我们就一起从楼上跳下去!”郎朗的成功对于后来者可谓极难复制,但这般焦虑的父母却比比皆是。

  南京理工大学体育部主任王宗平教授给部分“北漂”族提个醒:“下围棋或从事其他体育、艺术项目可以陶冶性情、开发思维,但如果家长抱着急功近利的态度,孩子就会失去学习的乐趣,扭曲的成功观也会让孩子焦虑不已,学习的意义何在 有着围棋“高考”之称的2013全国围棋段位赛11日起在扬州举行,来自全国的550名业余选手将在15天中争夺25个职业初段席位。采访中记者发现,前来陪考的家长中有一个特殊群体,他们来自全国各地,为了让原本优秀的孩子接受更好的围棋教育,不辞辛苦到师资强大的北京围棋道场学艺,成为围棋场上的“北漂”族。“北漂”族的光环笼罩之下,孩子们的前景真有看上去那么美好吗?

  在比赛现场,世界围棋冠军罗洗河九段对记者感叹道,现在定段赛的规模远比自己当年参赛时要大,对于近年来围棋渐趋热门的原因,他分析:“中国围棋在世界上成绩越来越好,收入也越来越高,围甲中主力年薪可达一二十万,国内赛事中,快棋奖金10-30万,慢棋奖金50-60万,世界级比赛的公开赛奖金可达180万。”即使不能成为那样的精英棋手,前途似乎也挺光明:北京葛玉宏[微博]围棋道场(业内称“葛道”)每年会有10个左右学员入段,正在为入段而战的河北男孩薛冠华即是葛道的一份子,他6岁时到保定学棋,父母为了他举家迁到保定,一年后,妈妈又随着7岁的他“北漂”,先后在不同道场求师。几年来,薛冠华在妈妈陪伴下南征北战,吃了不少苦,也拿了不少奖,现在,12岁的他已与河北体育局签约,只要入段就可以成为有编制的运动员,享受公务员待遇……

  这也许解释了为什么那么辛苦,家长们却愿意舍家撇业带着孩子“漂”在北京各大道场。然而,葛道的校长葛玉宏对此并不太乐观。一位江苏家长表示希望将8岁孩子送去葛道学习,他劝家长慎重考虑,“如果围棋成绩在省内不是特别好就别来,北京高手云集,在地方上不够出类拔萃的话,到北京只会压力更大。”

  在道场学棋的产出和投入其实很难成正比,毕竟像薛冠华那样幸运的棋手并不多。更多的家长已付出巨大精力财力,却看不到回报的影子。一位小选手的爸爸、在北大教书的李杰(要求化名)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孩子至少三至五年才能从道场出师,而道场精品班学费是一年20万左右,请顶尖教练单独授课是每小时1500元,此外租房、日常生活、各地比赛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大部分孩子已经不是第一次参加定段赛,但家长义无反顾继续投入,都认定自己孩子能攀上金字塔尖,想要赌一把。”李杰说。

  入段, 还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还要升段,进入国家队、俱乐部,参加围甲、围乙及世界级赛事……在葛道,最终能实现理想走上职业化道路的学员只有10%。“成为职业棋手后,国内围棋选手收入真正很高的只有那么两三个人,生活得不错的棋手也只有国内排名前60的人。”罗洗河说。至于定段后享受高考加分的政策,葛玉宏也予以否认:“每个学校政策不一样,比如北大以前有,今年就没有了。”

  出于今后发展的考虑,孩子需要“赶”在十岁左右入段,他们必须从小进行高强度围棋训练,从而放弃文化课程,这是一个比较冒险的举动。“如果职业化的路走不通,孩子只得回学校去适应文化课学习,即使走得通,也很难走远,学围棋要比拼技术,更要比拼综合能力,比如知识面、心态、受教育环境。”葛玉宏对此很担忧,他说,国外体校的课程设置则比较科学,半天上专业课,半天上文化课。

  “围棋‘北漂’族的努力和付出已经足以让很多普通家庭瞠目结舌,但事实上,围棋远不是唯一的‘北漂’项目。”葛玉宏告诉记者,“在北京就有这么一群家长,他们的孩子在各自的老家都是最优秀的乒乓球、音乐、舞蹈人才,为了并不确定的前途,他们往往义无返顾地选择了让孩子完全脱离学校,举全家之力陪孩子到北京学习专业。”

  庞大的“北漂”家长中,自然不乏有遵从孩子个人意愿的,但也有一部分期望通过孩子实现自己理想。实际上,“北漂”家长自己心情也并不轻松,与其他家长相比,他们表现出明显的焦虑。赛场外,他们不愿与人多谈孩子的成绩,并不时向赛场内张望,小心翼翼盘算着战局。即便是国际乐坛如日中天的郎朗,当年在北京苦练琴艺的过程中有过开小差的时候,他的父亲甚至选择了质问郎朗,“你到底好不好好练琴?不好好练,我们就一起从楼上跳下去!”郎朗的成功对于后来者可谓极难复制,但这般焦虑的父母却比比皆是。

  南京理工大学体育部主任王宗平教授给部分“北漂”族提个醒:“下围棋或从事其他体育、艺术项目可以陶冶性情、开发思维,但如果家长抱着急功近利的态度,孩子就会失去学习的乐趣,扭曲的成功观也会让孩子焦虑不已,学习的意义何在

网站首页 | 关于协会 | 西安棋院 | 棋院论坛 | 学棋天地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西安棋院 地址:融鑫路3号自力大厦6楼 技术支持:红新科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