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Contact Us
  地址:融鑫路3号自力大厦6楼
  电话:029-88270379
  传真:029-88270379
  手机:杜老师 13572152284
  网址:www.xawq.net
  信箱:923083746@qq.com
  


输了回家吧明年再来! 冲段难度大于考上北大清华
2013-07-30 16:00:00.0| 发布者: 网络|网络转摘

时报讯 “输了,回家吧,明年再来。”几天前的扬州会议中心酒店前台,来自四川围棋俱乐部的康锐边说边办理了退房手续。在当天的本赛输掉了第6盘棋后,康锐提前和全国围棋定段赛说了再见。“没事,明年再来。”一旁的教练不停安慰着弟子,而当康锐拖着行李走出酒店大门时,两三个一同参加了定段赛的围棋少年,正嬉笑着走进了一旁的电梯间……

赢或者回家,这句被NBA打造得最为成功的宣传语,在刚刚结束的一年一度的全国围棋定段赛中得到了最残酷验证。不过,既然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定段赛,为什么还能吸引全国如此多的围棋少年参赛?上周,时报记者专程前往扬州的全国围棋定段赛现场,感受“围棋高考”的窒息氛围和围棋少年背后的艰辛。

残酷

555名围棋天才争夺25张门票 冲段难度大于考上北大清华

熟悉围棋的朋友肯定对围棋定段赛这个词不陌生,它是国内唯一被认可的围棋选手升段比赛,说直白点,就是连接业余和职业棋手间的独木桥,无数少年曾为之努力,但大多无疾而终,数十年的努力付诸东流。

今年,共有555名来自全国各地的男女棋童报名,争夺25个职业名额(男20、女5),男女组预赛共9轮,本赛和女子组共13轮,升段概率仅为4.5%,比浙江省今年一本7%的录取率还低。而这555名棋童本就是百里挑一的少年精英,专业棋龄通常在六七年以上,段位水平起码为业余5段,放到任何一个围棋培训班内,都是一名称职的围棋老师。“参赛名额对各省市都有限制,其实每年冲职业的选手绝对不止这一数字,还要多得多。不少家长说这比考上北大清华的概率还低,这是大实话。”杭州围棋学校校长杭天鹏说。上世纪90年代,杭天鹏也是一名冲段少年,不过当时一同竞争的对手不过100人左右,如今这一数字翻了几番,残酷性可见一斑。

在康锐居住的酒店大堂一角,有块临时的宣传板。每天赛前40分钟,组委会会张贴当天对阵,淘汰棋手的名单也会在赛后公布。对于近千名选手、家长和教练来说,这里就是“生死榜”,在为期半个月的时间内,他们习惯了每天在宣传板前驻足,探着脑袋找寻熟悉的名字。而东南面50米处的学术报告厅,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正在激烈上演。

投入

弃学赴京学棋一年花销10万 家长辞职陪读成为标准流程

15岁的徐泽鑫是杭州围棋学校的学员,已经是第五次冲击职业段位。在几天前的定段赛上,徐泽鑫以9胜4负名列第10,终于叩开了职业围棋的大门,他也是今年杭州围棋学校五名成功定段的选手中,唯一的杭州人。“儿子是从幼儿园大班开始学棋的,到现在学了七年多。其实当初就觉得学围棋能培养孩子的情商和智商,对以后的学习也有好处,就让他去试试,他也有兴趣。”徐泽鑫的爸爸对时报记者说。

起初,徐泽鑫在中山中路的联邦棋院学棋,一年级后转到当时位于黄龙洞的杭州棋院继续训练,每周一、三、五上午上学,下午练棋。不过徐爸爸很快发现,儿子遇到了瓶颈。

在围棋界有一句行话:一边上学一边下棋的孩子肯定出不来。五年级时,徐泽鑫就面临了抉择:保持现状还是一门心思学棋,纠结许久的徐爸爸在考虑了无数种可能后,决定把选择权交给孩子,“我当时和他说, 如果你还想下棋,就要全力以赴去冲段。但如果冲不上,你可能什么都不是,你自己要想清楚 。”最终,徐泽鑫选择专攻围棋、放弃学业。

当时,杭州围棋的大环境只能说是一般,和许多家长一样,徐爸爸辞了工作,带着儿子来到北京的葛玉宏道场和聂卫平道场各学了一年,这也是大多数冲段少年的“标准经历”。据徐爸爸回忆,当时在北京每年的开销在10万元以上,这对于普通工薪家庭来说并是小数目。2010年,杭州围棋学校开始转为公办,对所有冲段班的孩子免除大部分的学杂费,只象征性收取一点食宿费用。就这样,经济压力不小的徐家带着儿子回到了杭州。

煎熬

每天近10个小时的枯燥训练 定段赛考棋力更考验心理

每天上午8点到11点半打谱,下午1点半到5点对弈,晚上6点到8点复盘,紧接着再是一个小时的自修……这就是围棋学校冲段班孩子最平常的一天。枯燥的棋盘,日复一日接近10个小时的训练,对成年人而言尚且难以忍受,更何况发生在十三四岁的孩子身上。

“不仅仅是棋艺,冲段赛对心理素质的要求太高了。每年比赛期间,落泪的、失眠的、生病的,甚至吓跑的孩子都有,见怪不怪。”来自湖南湘潭县的汪星光是杭州围棋学校学员张紫良的启蒙老师,当了13年的围棋教练。张紫良此番让他陪同征战,而不是选择父母,多少有点心理暗示的意思。去年,首次冲击定段赛的张紫良在预赛就被淘汰,当时随行的是他的父母。“今年杀进本赛了,但后面也没发挥好。本赛第一盘棋因为超时输了,他很懊恼,饭都不肯吃,接下来一天内又输了两盘。”在汪星光看来,在如此气氛中难免会出现心理失衡的情况,更有甚者,因为紧张把妈妈赶出酒店房间,理由是妈妈会影响她的午休。

不过徐泽鑫认为,下棋虽苦,但和全国拔尖的学生相比还是轻松些,“念书的毕竟基数大,普通学校的孩子压力不如学棋,但那些尖子生的投入度也不小。”其实说到压力,和全国的冲段少年相比,那些肩负着冲击重点大学的又能小多少。“语文、数学、英语,还有物理化学等,如果大家都不算开小灶,学文化课的孩子肯定比学棋的孩子更辛苦,睡得更晚。”酒店大厅等待孩子时,一位来自北京的家长说。

豪赌

打上围甲年薪30万元起步

当围棋老师收入不逊白领

今夏,全国高校高达699万毕业生和急剧下降了15%的招聘岗位数,造就了史上最难就业季,不过在围棋圈子里,就业从来都不用愁,这也是不少家庭愿意赌上孩子未来的重要原因。

如果把围棋人才库比作金字塔,处于塔尖的就是散落在全国12支围甲队伍的队员。近年来,虽然进入第14个年头的全国围甲联赛还是不温不火,但赞助商的热情让活跃在一线的60多名职业棋手收入每年都稳中有升。在围甲联赛赢一盘棋的奖金在1.5万元左右,再加上棋手在各个俱乐部的基本工资,围甲主力的年收入超过30万元。同时,围乙联赛也能容纳60多名棋手,即便年收入达不到围甲,但依旧比普通白领要阔绰不少。

而对于那些没能冲上职业的棋手来说,打不了联赛也非世界末日,庞大的围棋培训市场同样能让他们的年收入接近20万元。据时报记者了解,教初级班的围棋教师只需业余5段,和培训机构三七分成,按每学期20个学员,每周末一天200元的“行情”计算,日薪达到了1200元,而水平再高一些的棋手,月收入通常在2万元左右。

这还不包括“开小灶”和参加业余比赛的奖金。汪星光告诉记者,高水平棋手一堂课在800元左右,顶尖棋手可达2000元,“刚才碰到一女孩,三年前放弃冲段,现在是一间围棋培训机构的老板,她雇来教棋的员工月薪6000元,你想想她自己的收入有多少?”

此外,虽然围棋高考加分已经取消,但复旦、上海财经仍有围棋的特招名额,清华、北大在每年招生季时都有棋类特招生比赛,即便名额稀少,但重回校园同样为准棋手提供了出路。

网站首页 | 关于协会 | 西安棋院 | 棋院论坛 | 学棋天地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西安棋院 地址:融鑫路3号自力大厦6楼 技术支持:红新科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