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Contact Us
  地址:融鑫路3号自力大厦6楼
  电话:029-88270379
  传真:029-88270379
  手机:杜老师 13572152284
  网址:www.xawq.net
  信箱:923083746@qq.com
  


户县围棋发展史(转载)
2010-12-16 16:00:00.0| 发布者: admin|本站原创

                           序

       中华民族是一个“历史感”极强的民族,中国人深深懂得人生苦短,故重生而养生。从对自己祖先的崇拜延伸出对身后之名的重视。故总以一种与生俱来的使命感,不自觉地记下当事之事以传后世,成为“历史”。因为祖先崇拜本身也来源于阅读前人对于历史的记述或口述。世界上没有第二个民族的历史能象中国这样详实和全面,这是我们民族的特色和骄傲。

      谈到历史,“大”到整个人类的发展史、中华全民族的文明史;“小”到县志、村史乃至家族史(家谱),历朝历代皆有典籍存世,当然也屡有因战乱失传之可惜。就读者多少而言,想必言大史者必拥大众,讲小史者必因个人偏好而读者寥寥。讲到区区一县之某一行业史,业外人士仅观其题目也会嗤之以鼻,懒得拜读。就出版者而言,亏本投资应是早就预知。

       鲁迅先生有语:不朽之笔必著不朽之人。我再加一句,亦必言不朽之大事。然而我要写的是发生在一个小县城的小人物身上的小事情。无聊之笔记无聊之事纯出自个人偏嗜,也没办法。鲁迅先生以“大手笔”为小人物立传,终成不朽之笔;阿Q也一不小心成不朽之人。

      呜呼鲁公,吾甚仰之!小县小史,吾自乐之!

(一)世纪之末的棋人棋事

       大多数中国人认识围棋,几乎都是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中日围棋擂台赛开始的,我等也不例外。当时我在西安“陕西第三印染厂”工作,从一个叫陈伟的同事那儿学会了围棋,进而又认识了邻厂“陕西一针”的李明健老师(业余4段),从此棋力大涨,一发不可收,沉迷其中,终生难以割舍。

       那时候,聂卫平是我等心目中的英雄,而吴清源则是神灵般的人物。后来知道了陈祖德一直上溯到顾水如、过惕生、刘隶怀等民国名手。本就喜欢历史的我又阅读了一些近代围棋史,乃至“尧造围棋,教子丹朱”到弈秋(春秋)、王积薪(唐)、刘仲甫(宋)、黄龙士(清)等历代国手的棋人棋事。

       我虽在西安上班,其根终在户县,回来后四处搜罗棋友,以慰寂寥。然而号称文化大县的故乡其实是一片围棋文化的荒漠,阳春白雪,曲高和寡。在户县翻遍箱底总算找到了十几人(水平参差不齐)。但毕竟有了一个小团体,常在一起玩的有:王建设(已调西安)、黄尚智(现围棋协会主席)、马林学、杨康毅、范芒、李东、陈邦振、万俊民、高航飞(后外出打工)等。这支队伍是户县围棋协会雏形人马。当时十多年没有在农民队伍中发现棋手,无非是些大学毕业生、转业军人、机关干部之类。

       后来我联系组织了一些规模不大,影响也甚微的县内对抗赛,如县城对机场、对惠安、对电厂仪表厂的赛事。进而认识了李全荣、王大鹏(已调走)、王茂强、张宏秋(已调走)、钱斌(电厂)等棋友,队伍稍见壮大,只是因距离尚远交流不多。

       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王建设是和我对弈最多的棋手,一来他单位就在我家后院,二来水平和痴迷程度也相当,差不多都有业2棋力。当时我只是听说教师进修学校有一个王老师爱下围棋,在没人引荐的情况下便只身叩门拜望。见面时他老人家正在打谱,当我看到映入眼帘的精致仿云子和木制棋盘时(在当时已是难得的好棋具),仿佛一个“心碎之人”偶遇“断肠知音”,不亦乐乎。

       在那个网络尚未发达的年代,没有对手是很痛苦的事情,我在家里潜心苦读棋谱、苦研奇招、却苦于没地方用,只好拿王建设试刀。日本安倍吉辉九段的一本《新手新型新定式》使我受益匪浅,大大提高了我对王兄的胜率。不过有时也会忘招。为保险起见,有一次我怀揣其书赴局,棋至序盘,终于忘招掏出观之,王兄大怒夺之,吾躲不及其书已被坐于屁股之下,其君随扬手而言“继续!”吾苦笑无语,只叹学艺未精,冒然出走江湖,受伤实属在所难免。

       再后来我对建设兄的胜率有了压倒性优势。主要是棋风的原因,建设兄属于本格派走定式型棋手,我们业余棋手本就对定式不求甚解,又不懂脱先。而我天天在家里研究定式中的变招骗招,每每在序盘便获得优势。因此他老是悔棋,结果还是走不出正解。此公把悔棋不叫悔棋,叫“重新选择”,我因此学会了一个新词汇。语言文化的精彩,都是行业大众灵感而发的产物。后来此公悔棋时,我总言“你老人家难道又要重新选择?”

       我这个人说话从来口无遮拦,还有个毛病在优势时爱唱歌,每每气得王建设、高航飞这些极看重胜负的棋友拂袖而去,不过过几天没人与之对弈又得来找我。

       后来在范芒兄处又认识了黄尚智先生,老黄和建设棋力相当,但二人体形却迥然相异,前者“矮胖如坛”,后者“瘦高似柳”。二君站在一起颇感滑稽。

       老黄在户县没找到对手之前,为下一盘棋要坐车去一趟咸阳找同学方可过瘾。苦哉,棋兄棋弟!老黄打谱时表情肃然、神态飘渺、俨然大师。时时端坐盘侧,如一尊大佛般,手握棋子进入梦乡。

       我开装潢店时棋友们常带新朋友去玩,马林学兄弟则是自己找上门来的,这位少年啤酒肚的小弟和另外一位体形相似只是大一号的万俊民老兄是我的陪练,小马屡败屡战永不服气;老万屡战屡败信心尽失。前者积极而过分,顽强而善赌;后者谨慎而消极,知足而常常贻机。后来才发现户县真正的高手在余下,前有王茂强,后有郝建林。还有一次,李东兄弟,这位文质彬彬的白面相公带了一个叫张成群的同事来下棋,张兄就是后来被我称之为“户县围棋之父”的张书记。可当时他棋力一般,然而后来不仅棋力大涨,而且仕途平步青云,成为我县领导。他老人家的出现,在二十一世纪大大改变了户县围棋事业的命运。

(二 )蹉跎岁月  十年低谷

       现在我常常对学生们讲:围棋历史源远流长,围棋文化博大精深。中国人很聪明,会发明很多东西,除四大发明外,第五大发明就是围棋,你们生在中国实在是生对地方了。有孩子说:中国有什么好的,我还很想生在美国,只是身不由己地被一个中国妈妈给生出来了。面对叛逆年龄的孩子们,我说:人,生在什么地方都是一种偶然,也是一种缘分。既然你们一不小心地钻进一个黑头发黄皮肤的中国妈妈肚子里,就应该珍惜这一缘分。你们的妈妈无私的爱着你们,你们也应该爱妈妈、爱中国、爱中华民族博大精深的文化,围棋里蕴含着无比深刻的人生哲理,通晓其道可以从中终生受益。

       然而我没讲出来的话是:如果你处理不当,同样会终生受其害。棋道如水,棋迷似舟;水可载舟,也可覆舟。

       当我在不惑之年回首那段本该一心扑在事业上的金色年华,真可谓说一声“不堪”!我要在此书写的是户县围棋整体发展轨迹,故也不想过多地讲述个人经历和感受,总之,下棋确实影响了我的事业和家庭。

       1999年,我踏上了东去列车赴南方打工,从此告别了那个所谓的“户县棋坛”。作为二十世纪末户县围棋发展历程的目击者,我也从此离开了这一视线。然而,无论走到哪里,身边总还是离不开围棋这一多年来赋予我爱恨情仇的“木野狐”。

异乡风雨袭西窗,

独坐孤室似幽篁。

 伯牙抚琴无人听, 

 我自打谱解沧桑。

       时隔十年,2009年9月我回到故乡后拜望了老友范芒兄,言我找过文体局长韩兆北,希望成立围棋协会,而韩说已经有人在筹此事。范兄说是的,协会民政局已批只是还没挂牌。从这位酷似列宁的谢顶棋士口中得知,筹办者正是政法委书记张成群;还有已是市容局副局长的我堂哥张永茂;老棋痴黄尚智。我欣喜之余把我早已酝酿的想法告知:我想以协会名义办一个少儿围棋培训中心这么个玩意儿。

       我这个没用之人不会干什么大事,也不知道干什么行当会有什么下场,就专找自己爱的,我把感触写成小诗记于日志:

屡扬孤帆屡沉舟,

病树立林看万木。

落魄酸儒多酒鬼,

外加一身是骚骨。

       后来永茂哥(也是我们围棋协会副主席)在春蕾酒店请众棋友吃饭并切磋棋艺。席间我认识了几位新棋友:有被选为棋协秘书长的韩五桥农民韩小良,终于发现也有农民会下围棋的,其实时代的变迁已经很难找到“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真正意义的农民了,这位鼻梁上架着眼镜的农民其实是一个商人,一位开着小车的小富豪;时任沣京派出所长的薛瑞林,一位身材高挑、面容白皙英俊的汉中汉子;公安局干警张捷,一位谦逊有礼、乐于助人、柔中有刚的安徽兄弟;永丰市场烟酒批发商杨枫,头发梳得倍儿光,酷似周润发。还有老陈(邦振)、范芒、李东、张书记、老黄、李全荣、杨康毅、张明治(体育场副主任)等老朋友。

       我在回乡前,有幸在南昌拿到了江西体育局颁发的业余5段证书,成为户县唯一的5段棋手。席散后大家切磋棋艺,提出我和张捷这位被公认的县城第一人对垒。我这个浪得虚名的5段几乎完败给这位貌不惊人的安徽小子。张捷行棋极度冷静,处乱不惊,大优不怠,颇具石佛风范,此公后来成为我最好的朋友和最大的苦手!

(三)春雷花开二零一零

        2010年,是户县围棋事业繁荣发展,硕果累累的一年。作为区区一县,为全省甚至省外棋界中人所熟知,为众多棋赛主办方所邀请,这一年辟创了一个可喜的开端。作为棋迷,我庆幸生在户县,算是生对了地方。 

        在这一年中,春节围棋表演赛在体育场举行;5月份户县少儿围棋培训中心成立;6月份我县棋手和以李刚毅秘书长为首的西安围棋协会进行了联谊赛;10月成功举办了“亚建高尔夫杯”全国围棋赛,同时县棋协成立;同月马不停蹄地参加了西安对日本船桥友好城市对抗赛;11月份组队参加了“陈仓杯”、“华侨杯”等赛事并取得优异成绩……件件鼓舞人心。一时间,户县围棋协会这匹黑马闪亮登上棋界舞台。

        2010年10月9日,是户县围棋史上值得记住的日子。冠名为“亚健高尔夫杯”的第四届全国历史文化名城围棋邀请赛在以张成群为首的领导班子筹划下,在户县本土隆重举办。来自全国二十多个城市的业余高手纷至沓来。职业棋界的巨擘名宿王汝南、孔祥明、季桂明应邀下榻。借蓬荜生辉之光,户县围棋协会成立大会应时召开,并邀著名全国女子冠军孔祥明八段(聂卫平棋圣前妻)为棋协名誉主席,同时担任名誉主席的还有县委书记陆晓延、和我们敬爱的政法委书记张成群。

       久已沉寂的户县棋坛群星灿烂,围棋之花怒放画乡。酒会上觥筹交错、群雄俱欢;赛场上刀光剑影、各显神通;棋坛内外名人云集;德高望重的王汝南老师(中国围棋协会主席)谦逊可掬;盛装迷人的孔祥明姐姐仪态万方;白发苍苍的季桂明老人慈祥可亲;画家冯冰信手挥毫;学者周晓侃侃而谈;书法家王刚笔走神龙;美女棋手孟昭玉英姿洒洒;棋文名笔张大勇风流倜傥;棋坛游侠李道宏儒雅有加;李刚毅秘书长神采奕奕;张成群书记风度翩翩;陆晓延书记“龙颜大悦”;服务人员“衣冠楚楚”;众棋友“道貌岸然”……

       回到家里,略通书道又附庸风雅的我挥毫写下如下对联以泄感慨:

终南峻秀,关中广袤,渭水流长,名山大川尽在三秦;           

   太白飘逸,东坡豪放,易安婉约,才子佳人雲聚画乡。   

        赛事出于对东道主的尊重,我县张成群、黄尚智和郝建林分别参加了领导干部组、企业家组、文化名人组的比赛并取得好成绩。

       10月13日,这场被“城市围棋联谊会”秘书长周龙称为最成功的一界规模宏大的赛事曲终人散,户县以其优质的接待、好客的热情展示了作为一个县城所具备的能力和实力,得到了同仁的好评。

       “亚健杯”战火刚熄,“华夏杯”烽烟又起。户县队是这一省内赛事唯一的县级参赛队伍,并取得了团体第七的好成绩。

      

        11月19日,应宝鸡市围棋协会主席华夏集团总裁张宝祥先生和宝鸡市围棋协会秘书长雒拓先生邀请,我县围棋队一行13人,携上次由宝鸡方主办的“华夏杯”网络围棋赛之余威,策马扬鞭,兵发宝鸡,参加了第二十七届“陈仓杯”围棋赛。

       团队下午四点出发,张书记夫人亲自驾车,一路春风,领跑在前,叶工和谭公各驾车紧跟其后,如驭战车,飞向宝鸡这座我省最西端的著名边城。五六点时,只见西方夕阳西下,灿烂如血;遥望南面,绵绵秦岭,苍山似海。尚智嫂子欣喜异常,忙取相机拍下这道迷人风景的瞬间……

       记得我曾戏称张成群是“户县围棋之父”。同样,毫不夸张的说张宝祥无疑堪称“宝鸡围棋之父”。  

       在宝鸡,我团受到热情接待。张宝祥谦逊随和,雒拓风趣幽默,众棋友深为二巨头的人格魅力所折服。席间气氛融融,谈天论地,觥筹交错,兴尽而归。 

       我县参赛阵容为:一队领队张成群。队员:郝建林 、张捷 、张飞洲 、刘荣福。二队领队黄尚智。队员:张成群、黄尚智、马林学、陈邦振。另外我队范芒、叶延斌、谭洪言分别以个人身份参加了比赛。 

       第一轮抽签不巧我与老陈同室操戈,不期而遇,同胞兄弟,无奈相煎,临时敷衍数招,陈老哥算我赢,幸得两分。张宝祥董事长名不虚传,首轮便把我队主力郝建林斬于马下。事业做得如此之大,而棋力有如此之强!人生至此,夫复何求? 

       另外,更令我吃惊的是骆拓先生创办的方圆棋校小朋友们个个如狼似虎、出手了得、思路敏捷、落子如飞,杀得我等长辈抓耳挠腮,一筹莫展。十三岁的令狐少侠以全胜战绩问鼎“陈仓杯”。我印象很深的还有一位十三四岁的小女孩(听说已拥有5段证书)最后一轮便使我县黄会长“曲终蒙尘”。          

       作为“户县少儿围棋培训中心”的创办者,我深感惭愧并汗颜,户县围棋教育的未来任重道远,虽举步维艰,更应加倍努力,否则日后必将落伍于同行兄弟县市。  本次“陈仓杯”的结果,我队发挥正常 ,成绩尚可满意。在二十余队参赛的情况下“户县一队”依然取得了团体第五的好成绩;郝建林得十四分获得个人第八名;张捷、张飞洲各得十分;张书记、黄会长各得八分;其他队友各有赢棋 …… 

       结果满意,这趟没白来。  

       另外一提的是,回来的路上传来消息,由韩小良秘书长领队的  我县另一支队伍,征战在西安同期举办的陕西第二界“华侨杯”  围棋精英赛上,我县棋手陈林取得了个人第九名的好成绩并获得4段证书,另外两名棋手薛西平、杨灿获3段证书,韩小良获2段。从此我县有段棋手骤增。 

       可喜可贺,西安这一趟也没白去。 

       回来,我一时兴起,拙赋小诗一首 ,以表心情:

                      西宝高速一路畅,

                      何须暗度赴“陈仓”。

                      入蜀栈道今何在?

                      不见韩信旧摸样 。

                      煮酒“生态”切为乐 ,

                      抚戈“万利”弩欲张。

                      沙场见敌亦是友,

                      兵不再多而在强。

                      令狐少侠高山仰,

                      廉颇白发空望洋。

                      江山辈有英雄出,

                      前景堪忧是画乡。

                                              作者:张飞洲 

                                          2010年11月25日。 

张飞洲系户县少儿围棋培训中心 负责人

注:生态、万利均为宝鸡酒店名)

网站首页 | 关于协会 | 西安棋院 | 棋院论坛 | 学棋天地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西安棋院 地址:融鑫路3号自力大厦6楼 技术支持:红新科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