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Contact Us
  地址:网络围棋爱好者
  电话:无
  传真:无
  手机:QQ群44635140
  网址:www.hxtt.com/xjwq
  信箱:553011810@qq.com
  


我与围棋缘——写于湘军成立四周年之前 湘军可言
2014-11-11 17:42:09.0| 发布者: 椰汁棋仙

缘起——源于动漫《棋魂》。

 

      毕业初几年,在保险公司做着繁复且无聊的财务工作,忙时极忙,空闲时百无聊赖。我不想如此碌碌,便想着学点东西充实自己,并让自己浮躁的心踏实下来。初初 想学写毛笔字,买了些宣纸墨汁和一本毛笔字帖,跟同学借了支毛笔,便开始在宿舍一笔一划地练起。三个月不到便丢到一边了。

      其实早在高中时,我就已经接触过围棋了,那时学校有位老师会围棋,成立了个围棋社,只少少数人,我已不记得当初如何、为何加入的,只记得那阵子特别期待放 学,可以快点去下棋。那时,有位师兄借给了我《棋魂》这部漫画,更是激起我学围棋的兴趣。可惜的是,到高三时,由于学业压力越来越大,社团也解散了,我的 学棋之路也中断了。

      时隔8年,在我百无聊赖时又想起了它。让我坚定学棋信念的,还是《棋魂》,这部经典而永不落伍的动漫。佐为对围棋的千年的狂热、小光的热情与天赋、小亮追求强者的竞技精神等等,让我感动。不知它影响了多少围棋人。

      虽然高中就接触了围棋,但毕竟时隔太久,以前所学竟无一丝印象,只好买本入门书从头学起。初时有位同事被我说动,陪我一起学,陪我下。后来她发现下一盘棋 要花费好长时间,于是放弃了。简单的入门后我想找人陪练,可是我所在的小地方,身边没有人会下围棋,怎么办呢?哈,在这个网络时代,想找人下棋有何难?

      打开电脑,登录qq,寻找围棋群,一切简单而快速。最先映入眼帘的是麻雀棋友会,申请加入。接着又翻了几页,看到个菜鸟棋友会,这不正适合我这刚学棋的菜鸟嘛!申请加入!不一会儿两个群都有了回应。在菜鸟群打了几声招呼,没有回应,便退了。

      在麻雀群却热闹非凡,热情的云彩管理让我印象深刻。我看到公告上的比赛信息,不明所以,那时还不知道弈城,云彩告诉我先下载弈城,以前我只知道qq游戏里 有围棋,其他一概不知。(搞笑的是我一直以为热情耐心温婉大气的云彩是女生,直到一年多过去了才知他是个父亲)。下载好后自然是找人对弈了。很自然地告诉 大家我是新手,想找人指导,大家很自然地认为我是地雷(那时的我自然不懂什么是地雷)。最后由热心的纸伞指导了我,他让我四子,我被砍得找不着北。下完后 纸伞还帮我复了盘,告诉我一些学棋的方法,可以说他是我的围棋启蒙老师,非常感谢他。

      至此以后,无论上班下班,只要一有空闲,我都会泡在网上,看棋学棋,做题,却很少自己下棋,看别人下虽然看不懂,但总觉得是很享受的事,自己下就很紧张,不可言传的莫名情绪。无怪乎古人把围棋叫做木野狐,它就像狐狸一样会诱惑人,让人一旦陷入便难以自拔。


缘深——我与湘军情

 

      2011年6月1日,在这个加班的夜里,已经将近1点多了,我独自一人在办公室整理着这些烦人的数据,头晕脑胀地。赌气把所有东西都推到一边,打开了群聊页面。有位棋友正好邀人下棋,我便应约。

      半夜不睡觉的人真多啊,几位夜猫子立马出来凑热闹,其中便有湘军“潜伏”的管理午后雨。那时我不过学棋半月,输棋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棋过一半,我多条大龙 愤死,对方领先了我100多目,我只得中盘认负了。旁观的午后雨、老窖特曲等人正自聊得不亦乐乎,下完后,老窖发了个200W的大包给我,那是我第一次收 到的“巨款”,虽然输了棋却挺开心的。午后雨当场认了我做徒弟,可能是玩笑话,却被我当了真,屁癫屁癫地加了他好友。

      第二天午后介绍我进了湘军群。入群后各位欢迎图片占据了群的版面,热情的群管理和湘军朋友纷纷和我问好,第一次得到这样的待遇让我受宠若惊,很快便和棋友们打成了一片。

棋友会每周三和周六晚上都有友谊比赛,加入湘军后第一次去围观比赛。进入接待室,便被主持人湘军园园甜美的声音吸引了。园园边主持边统计边发银子,还好整以暇地和棋友们聊天,真心觉得这小姑娘能干。当时觉得弈城真是个神奇的地方,既可以下棋,又可以放歌听歌,还有比赛。

      过了几天,湘军前会长唐斩邀我帮忙主持湘军的比赛,我抱着试试的态度去向湘军人美声亮的珊儿姐学习了如何开接待室,如何主持、安排比赛等等,当晚就迎来了 我在湘军的第一次主持。已不记得是与哪个棋友会的比赛,打开接待室等待棋友们的到来,弱弱地打招呼,紧张得像上舞台表演一样。主持过程中偶尔有点小状况, 好在有珊儿姐和招花、哈雷等管理的协助,虽然不尽如人意,总算完成了任务,很开心。从此开始了我在湘军的主持生涯。

      每天在湘军群打招呼聊天胡侃,在弈城看棋下棋学棋成了我调剂繁琐工作的甘草,轻松惬意。湘军就像个大家庭,兄弟姐妹们相处融洽,偶尔有点小摩擦,也不会妨碍大团结。

 

点滴小事历历在目

 

      犹记得到湘军的第一盘棋,我穿着国旗马甲与小楼哥哥下的,当时观战的人纷纷给小楼支招,我不岔,弈人说谁叫你不是湘军的呢。

      犹记得水中央的自来熟,见到就管我叫侄女,说给我发个见面包,可是却好像没发成。

      犹记得我追着园园要抱抱,她都不睬我,但是后来我们却成为了很好的朋友。她也是我唯一在现实中见过面的棋友。

      犹记得唐斩的文采,出口成诗,他为湘军棋友写了不少诗、词等,是个公认的大才子。

      犹记得珊儿姐清亮的嗓音,甜美的笑容,她代理会长期间,湘军人才济济,热闹非凡,拥有倾倒弈城的魅力。

      犹记得粉笔妹妹整天扛着大刀,喊着:砍啦你!偶尔调皮可爱的表情也让人捧腹。

      犹记得烟雨江南卖章挣银子,那名章可真是漂亮,也不知道他到底挣没挣到银子,现在也不干这勾当了。江南的才情不输唐斩,而且多才多艺,主持、统计、比赛样样行,PS、做表格、写文章顶呱呱。

      犹记得招花每次出场的风度翩翩、玉树临风,让人忍不住想一窥他的真容。

      犹记得征岚见到美女时两眼放光的眼神,比赛时总到后面的台次去偷偷砍人,这颗超级无敌导弹整天在1、2段里打混。强烈鄙视他一下。

      犹记得笨笨老师,不断网罗弈城美女,估计没有哪位美女不认识他。

      犹记得浪子,总是一副浪子形象,却细心体贴无人可比。

      犹记得小椰,出口惊人,主持比赛把所有人耳朵都要震瞎了,那顺口溜顺得让人捧腹。

      犹记得哈雷、火冰、大海。。。。你们再不出来,我要把你们忘了。

      我在湘军两年多了,管理们换了几届,棋友会起起落落,群友们走走停停,来来往往。湘军也成立四周年了,今年应该是湘军最鼎盛的时期,在椰汁姐姐的领导下, 童话、伊人、招花、凡人等管理的努力下,湘军不断发展壮大,高手越来越多,友谊赛胜多负少,联赛也取得了一个亚军,一个季军的好成绩。这是所有人都乐见 的。

      太多太多说不完的情,我与湘军,难舍难分。因了湘军,我更爱围棋。

网站首页 | 湘军围棋 | 湘军风采 | 湘军论坛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湘军围棋 地址:网络围棋爱好者 技术支持:红新科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