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Contact Us
  地址:湖南省湘潭市建设北路116号
  电话:0731-58256806
  传真:0731-58256806
  手机:钟老师 18975220358
  网址:www.hxtt.com/xtqy
  信箱:295622203@qq.com
  


段位制度改革岂可儿戏? 莫让办赛变成圈钱游戏
2015-06-09 23:21:36.0| 发布者: 湘潭棋院|网络转摘

作者知乎专栏公孙青阳 每个棋手都有专属的绝难忘记的对局,笔者也不例外。犹记九岁那年某次省赛的某一轮,几乎从不关心笔者成绩的父亲在送我至赛场后居然拍了拍笔者的肩膀道:“加油!好好下!”

受宠若惊的笔者直到坐在棋盘前仍惴惴地思索父亲的言外之意,全然忘记观察今天这位神秘的对手。只隐隐记得一位中年人手持折扇翩跹而至,旁侧棋友适时地捧上一盏香茗。自如神态自不必说,举手投足间泄露的一丝王者之气,已经足够围观众人细细品茗。

只是当时的笔者已经养成下棋时候绝不分心他顾的好习惯。在跟对手打过招呼后,立即翻脸不认人,全盘一通乱吃,免疫一切盘外。许是前夜休息尚好,当日状态奇佳,赢了。

快步走出赛场,抢在迎面快步走来的父亲之前说道:“赢了。”

“啊?真赢了?”

“是啊,对手挺弱的。”

“哔——那可是个业六啊!”

对于笔者这一代人来说,业余六段身上是有光环的。

熟知业余围棋界的朋友兴许可知,与按部就班水到渠成的业余五段不同,要拿到六段称号可绝非是熬资历混年纪这么简单。从现行的中国围棋段位制度施 行开始,拿到业余六段称号的途径就从未改变——在受中国棋院认可的全国业余围棋大赛中获得前六名的成绩。从早期的晚报杯、黄河杯到今天的商业杯、钻石杯、 陈毅杯和各种其他杯,变的是赞助商的走马更替,不变的水深似海的残酷竞争。可以在这样激烈的争夺中荣膺业六称号的棋手,无不是当届中国业余棋界的风云人物 ——能在全国仅有的几个业余大赛中名列前茅,这在素以人口著称的中国来说绝非易与之事。作为笔者这样在小城市长大的棋童,当地仅有的几位业六棋手更是如传 说般遥不可及;棋馆间川流不息的,始终是他们在全国的大舞台上金刀铁马斩各路豪强于马下的辉煌篇章。如笔者般侥幸捡货一盘胜利还口出狂言不识好歹的,若是 被有心人听去,不免又是一阵口诛笔伐。心怀尊敬,高山仰止——这是周遭棋友们对业余六段最直观的感受。

当拍大腿的领导遇上提砍刀的小明,这事情可就算闹大了。

前些日子,室友在与笔者闲聊时偶然提到:“你知道现在业六可以打升段赛了吗?”笔者最初权当无稽笑言,直到较真的室友从网上翻出白纸黑字的比赛 公告,才发现这真的不是发生在平行世界的另一个空间。一个名为全国围棋段位赛(但又与素有围棋高考之称的职业定段赛冲突)的比赛将于七月在秦皇岛举行,而 这个比赛居然可以按照报名人数取前6%直接授予业余六段。如此公然与棋院段位制度背道而驰的比赛居然是由棋院本身主办的,笔者直感此事鱼龙混杂并不单纯 (在与几位交好的棋界朋友八卦一发后发现果然如此,时逢中国棋院新老班子交替,有此指鹿为马之事或也不足为奇)。况且,笔者七月大好年华,本就不可能虚度 在区区业六空名之上,因此只是与室友调侃几句便抛诸脑后。

然而伟大的出头鸟小明同志在本周五终于出现了!他是一个战士,也是一个勇士!他是在各大围棋群纷纷口诛笔伐的同时,迄今为止唯一一位敢于孤身一 人手持抗议大字报直奔国家体育总局,与相关领导话语争锋,这份胆魄足已令人神往。听闻小明同志过几日还要继续前往棋院反映此事,笔者也跃跃欲试,至此乃有 本文。

此事既由小明同志为始,笔者便多聊骚几句与本文主题无关的闲话。在朋友圈一边倒对小明同志表示支持和声援的同时,也有个别朋友质疑小明同志现身抗议的出发点。他们说:他要是没刚打上业六,肯定巴不得去这种比赛!

在这里,笔者想对这些朋友说:你们真的并不了解小明同志。你们不光不了解小明同志的世界观,对于小明同志前些日子在杜鹃花杯拿到业六背后的努力 一定也不以为然。你们只看到杜鹃花杯或许称不上豪华的最终座次,但你们一定看不到小明同志在全国几乎所有其他业余大赛中活跃的身影。你们只看到小明同志朋 友圈的句句吐槽,却永远看不到一个真正醉心于棋的围棋痴汉输掉必胜之局的刻骨铭心。当然,你们更看不到一个棋手把打入国学杯前80当做阶段性进步的欢欣雀 跃,看不到以“高龄”之躯奋斗在道场循环圈里的辛酸往事,看不到一个每年正式对局量超过200盘的业余棋手将每一局对局都细细记录并逐一总结的悬梁刺股。 同样的,你们更看不到一个曾经的dota痴汉为了三年前立下的“三年内必上业六”的誓言而果断到令人措手不及的再不碰游戏,看不到每次与笔者去上网、在笔 者花式打游戏看电影聊妹妹的同时永远只点开弈城围棋和围棋TV的网咖另类,更看不到跟老友喝咖啡也要背一本死活题随时练习的倔强身影。

对于小明同志和一大群其他的矢志围棋的业余朋友来说,业六是称号,是荣誉,更是世界对自己长久以来付出的最大肯定。笔者想说,今天的中国围棋界,并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比小明同志更配得上业余6段的称号。


闲话已毕,咱们回到正题。

中国的现行的业六制度缺陷甚多,这一点毋庸置疑。老业六日薄西山,新业六犹抱琵琶,这句话是今天业六制度的最真实写照。

不论是从对棋手真实水平的准确把握还是整个段位制度的合理弹性区间,段位制度相较于时下最为流行的积分制度都有着不可弥补的致命缺陷。哪怕至今 未有多少机会触摸业余六段的天花板,笔者在各种业余比赛中战胜的业六业七已经不少。像笔者这样水平的业五选手在全国各地理应俯拾皆是,业六业七称号在围棋 界的绝对统治力已经大不如前。造成这种局面的主要原因,除了当今时代的信息开放导致的整个棋界的平均棋力大幅上升,还有段位流通的单向性。许多业六业七的 成名棋手已经年过半百,巅峰期已过的他们在面临白刃相见的对抗性比赛时已日趋捉襟见肘;新生代的少年棋手素以棋感和计算见长,成名棋手在今天国内主流的包 干制短时比赛中面对他们时,则更力不从心。

另一方面,顶尖的业五棋手通过比赛获取业六称号的通道目前也比较单一和狭窄。“全国大赛的前十二名可顺延授予业六称号”这样的规定听起来举重若 轻,可熟知棋界动向的读者就会知道,几乎每年每个全国大赛的每一位前十二棋手,都已经至少是业六大神了。换言之,想要打上业余六段,后继者将要面对的并非 是同水平的业五棋手,而是汪洋大海一般的业六业七大军。在笔者有限的参赛经历中,记忆尤为深刻的一次是于2010年前后,趁暑期空挡赴贵州参加的一次凉都 杯业余围棋大赛。拿到比赛秩序册的一刻笔者差点昏厥——经过笔者与小伙伴无聊的统计,区区百来位参赛棋手中有40%以上为业六业七棋手。在之后的比赛中, 现实也作证了这个判断:笔者所属代表队的小伙伴们经常会出现上一轮怒败某全国冠军后,下一轮继续与另一位全国冠军亲密接触。再这样激烈的竞争中,想要打上 业六甚至业七,难度可想而知。前文提到的小明同学,通过数年的辛勤参赛,已经将自己的全国业余等级分提升至全国前五十;可在日前的杜鹃花杯之前,他依然没 有任何其他可行的晋升业六的途径——强业五在今日的困境,可见一斑。

然而笔者认为,纵有千般不是万种缺陷,今天的业六制度绝不敢轻言改革。

首先,前文所述的种种缺陷,其实都是由段位制度本身的客观条件制约的。对棋界历史有所涉猎的读者可能会知道,中国今天的段位制度,其实是沿袭日 本早在幕府时期就定格成型的棋手等级制度而来。相较于欧美盛行的积分制度,已经被时代赋予贬义色彩的等级制度能够在亚洲世界经久不衰,其实是有必然的社会 要求的。西方人讲究人人平等,讲究公平竞争,讲究初生牛犊就可以跳起来击中前辈的膝盖;而东方文明流淌在骨子里的,依旧是层次井然,是长幼有序,是对前辈 发自内心的尊重态度。今天的大量业六业七已经逐渐失去了一线竞争力,这可并不能否认他们曾经站在金字塔的顶尖,也绝不可能无视他们在各自地区对当地围棋做 出的引领和贡献。如同金字招牌的业六业七称号,其实恰好是中国棋院对业余界的前辈们所有付出和努力的最好褒奖。他们终将老去,他们终将被后辈超越,他们种 下的围棋种子终将在全国各地拔地而起绿树成荫,可江湖只此一块的业六招牌使人们永远记得他们在这片土地上挥洒的汗水,和那些永不忘记的风华正茂的曾经。等 级制度这个名称在今天早已被妖魔化到闻之退而不及,可笔者还是想问:这样温馨体贴的等级制度,难道不是亚洲文化的最根本体现吗?看看今天围棋道场中为取胜 利不择手段的百般丑态,笔者绝难想象当前辈的最后一块挡箭牌也被无知后辈轻易践踏的后果。因此,笔者断言:当年轻的业五甚至业六棋手在比赛中面对成名的业 七棋手依然没有提前到场、主动擦拭棋盘、对居前鞠躬致意等其实应是人之常情的礼貌举动前,贸然对现行的业六制度进行改革,一定会造成无序和混乱。

业余六段,已经是今天的中国业余围棋最后的标杆了。上一轮全国范围内的围棋普及,已经使业余段位的质量江河日下。许多地方性的培训机构,甚至将 可以在升段赛中获得照顾和优待作为最主要的招生点,这些荒诞不经的畸形普及带来的最直观结果,就是业六以下的段位再没有任何公信力。笔者可以拍着胸脯自豪 地说:“我早年获得的业五证书是真刀真枪刺刀见红枪林弹雨中杀出一条血路才拿到的!”但纵有万般豪迈,在身处弈城4D就可以靠关系靠师从拿业五的时代中, 被周围三教九流却又都被称之为“业五”的大军包围,笔者也只剩无人可与说的黯叹和唏嘘。所幸的是,围棋界还有最后一方净土:那就是闪闪发光的业六和业七称 号和他们代表的最顶尖人群!他们甚至不仅是单纯的段位——他们是“授予”,他们是“称号”,他们是那些不欲与时代同流的桀骜业五的精神寄托。哪怕如前文所 述的艰困环境正随着笔者码字的时间变得更为艰困,依然有大量的真正热爱围棋的棋手向着这片乐土步步前行。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可给予他们最根本 勇气的,是看得到的未来的希望。如果像笔者这样的业五棋手在将来的某一天居然可以在万能的淘宝上用鼠标点击购取一本业六称号,那么这样的业六本身也失去了 意义。于无声间开办这样的比赛,并使比赛“恰好地”与职业定段赛和世界大学生围棋赛“不幸地”冲突,再加上那些引人发笑的比赛细则(详见营养餐一条),恕笔者不得不以“圈钱”二字作为内心对其最后的标签。

最后,笔者想说的是,在棋院领导层更替的敏感时期就贸然做出这样重大的改革,真的是深思熟虑的决定吗?要知道,这样根本性质的改变,影响的绝不 是一纸文书,而是一个个鲜活的人啊!当业六成为量产,对于笔者这样的业五来讲尚可清者自清,可那些已经通过卓绝努力获得了业六称号的棋手怎么办呢?他们中 的绝大多数都将以围棋作为谋生的手段,量产导致的段位质量下降,势必会对他们的生活水平造成不可逆转的消极影响。且不论改革的理由是否充分,在中国棋院做 出这样重大的制度改革之前,难道连召开一个全国范围内的听证会和新闻发布会的时间都没有吗?高层关系的勾心斗角笔者速来敬而远之,与笔者一样的平头小民也 无从涉足,但这是否意味着高层竞争的附带损耗,就一定要由兢兢业业的基层工作者买单呢?笔者无从得知这个决定背后的必然逻辑,但仅以愚资稍加推敲已觉并不 妥当。听闻新一届的中国棋院领导班底中已经鲜有围棋界的身影,难道这次段位赛改革,是其他棋界对围棋界的下马威?这样严重的猜测笔者绝不敢妄下断言,但新 一届中国棋院领导对于业余棋界的第一把火,已经烧凉了多少人的心。当业余围棋的最后一盏标杆也将倒塌,笔者实在看不到未来的希望何在。到那一天,所谓高雅,所谓恬淡,所谓清新脱俗,还会属于围棋吗?

请给那些用最真实的付出和努力走到业六的棋手一些基本的尊重,好吗?

请给那些将业六作为前进方向,并始终坚持不懈的强业五棋手一些鞭策的动力,好吗?

请大领导拍大腿做决定前,至少跟秘书斟酌一二,好吗?

请给中国业余围棋的一些前进的希望,好吗?

网站首页 | 湘潭棋院 | 棋院论坛 | 学棋天地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湘潭棋院 地址:湖南省湘潭市建设北路116号 技术支持:红新科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