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昔昔盐

  发表于2001-02-12 06:53:34.0


 

陈昔盐不大记得从前的事情。她居住的城市四季有雨,每个清晨自灰色的梦里软软地起身,看到长窗上透明的雨珠,她便觉得自己是沉在海底的失忆的鲛人。身边的亲人从未做过任何尝试助她恢复记忆,由是昔盐猜想自己的昨日种种可能是场噩梦。 但是无论往事有多么地可怕,感觉也已经隔世。现世是安稳的,昔盐带着淡漠的笑看着膝下的一子一女。 他们的身世暧昧,这算什么,玛利亚在梦里见到一束光,于是有了耶稣。他们生性平和,言语温柔,显得母系遗传,因而在陈姓家族深受宠爱。没有人提起陈清和陈敏的父亲,昔盐亦有奇特直觉,那个名字总有一日会重新掠起百丈烈焰。但此刻她的天地间只有阴柔雨水徐徐落下,她在室内插花,洒扫,调理颜色,烹小鲜,生活亦如天气,有着断续清凉乐趣。 陈清和陈敏过三岁生日时,昔盐发觉他们和兄弟家的小孩不同,他们不因分得的蛋糕的大小争吵,陈敏的额头撞上桌角,亦不哭泣,只牵牵母亲的衣袖,轻声倾诉:“疼”。 原来还是有感觉的。昔盐伸手揉搓女儿的额头,对下一代将来的命运生出莫名的恐惧。生命里的种种磨难何等可怖,可人们仍在前仆后继, 另一日,昔盐带儿女去市中心的游乐场玩耍,在公车上遇见了大嫂。昔盐暗暗心惊,只见一穿西装的中年男子将手揽住大嫂的腰,大嫂回身捉住那男子另一只手,轻笑,眉梢带出清浅春意。应该是没有发觉昔盐的,那二人一路旁若无人地依偎着,调笑着。昔盐敛眉,低首,好似自己才是那昧了心肠的淫妇。身边的陈清和陈敏,亦在公车上巍然端坐,那龌龊风光,也不知他们是看见了还是没看见。在陈家,三岁儿童的心,亦是桃花潭水,幽深难见本色。 晚上在饭桌边,昔盐换过一双局外人的眼来看木讷的大哥和风趣的大嫂,有些恍然。 只是奇怪自己似乎并不渴望男人。还有些残存的记忆,有人怀抱一钵兰花坐十几个小时的火车来看她,楼下有人喝醉了,一直在喊她的名字,有人剥开她的衣裳,将吻痕印在她的胸口,有人静静地和她饮茶,翻书,看戏,甚至……做爱。 但这些记忆仍然在渐行渐远,使相关的那段生命变得轻如鸿毛,淡若无迹。昔盐唯一肯定的是,她的心不是在这些模糊的风月片段里破碎的。寻常情事,不过是啖过荔枝后放久了的壳,终于无色无臭。 昔盐继续在天雨时做琐碎家务,天晴时带一双儿女去游乐场。陈清和陈敏不见得自游乐场的种种设施得到多大乐趣,他们安静地荡秋千,骑木马,顺着滑梯滑下来,象足两个倦于此道的成年人。可昔盐站在他们身边,错以为其他孩子发出的尖叫、笑声、哭声是来自自己的子和女,待她仓皇望去,却迎来陈清和陈敏澄净冰冷的眼神。 一切并无不妥。

 


再翻,仍是好,只是后文安在?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3-06 10:12:07.0


 


用文本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帖子内容  
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