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菊斋志异之小谨

柔软时间  发表于2001-02-19 11:11:06.0


 

小谨是三婶的女儿。三婶为什么叫三婶已经没有人知道。大家搬来这个小区的时候,她们就已经在这里了。母女两个在小区内开了一个花店,相依为命。她们店里什么花都有,并且总是新鲜得象刚从花圃里采摘下来,带着露水,花期又比其它店里的长。加之价格公道,待人和气,人又生得漂亮,生意一直很好。 小谨人清清亮亮的,嗅觉尤其灵敏,能够从几百种花中分辨出各自的气味。来到这里以后,她开始调配香水,都是花草的香味。小谨不喜欢城市里的空气,还有人身上的气味。有一次,小谨问母亲:“妈,我们是狐,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呢?在林子里不是很好吗?还有姐妹们。”“小谨,在人群中修炼,我们功力增长得快。再有一年,我们就修炼成仙了。那时候,我们去什么地方都行。”小谨想,一年时间很快,就没有再说什么。 六伯是店里的常客,总是喜欢在店里同三婶聊天。三婶不在的时候,他就会同小谨聊。小谨很怕他,不知为什么她总在他身上闻到一种湿热的、发霉的气味。他同小谨聊天的时候,有时会靠得很近,一种烂掉的味道,小谨觉得自己要窒息了。六伯有六十多岁了吧,小谨不好发作。以后,六伯再来的时候,小谨就躲得远远的。 六伯有个儿子,在很远的地方上班。六伯的儿子每个月来看他一次。每到这天,六伯就兴奋异常,脸上的皱纹似乎都展开了许多。身上的怪味也淡了许多。这时,小谨也会同他聊聊天。六伯最爱说:“小谨,你真是好年华。我老了,没有用了。”小谨心里偷笑,我都三百多岁了呢,说出来,吓死你。小谨忽然想同六伯开个玩笑,突然就隐身了。六伯吓了一跳,大声喊,“小谨,小谨!”小谨在六伯身后拍拍手,我在这里呢。六伯叹口气,“我老了,眼都花了,你过来我都没有看到。”小谨靠在墙上,吃吃地笑。 这天,外面正淅淅沥沥下着小雨,早春的天气更觉寒冷。店里没有人,小谨在长塌上打着盹儿。门叮当一声开了。花店的门上有一串小小的花形风铃,推门的时候总是叮当作响,这样小谨在后房也能知道客人来了。外面没有声音,小谨坐了起来,这样的天气会是谁呢?小谨深吸了一口气,她闻到一种暖洋洋的,太阳的味道。小谨走了出来,一个男人的身影背对着她,正在看架子上的花。“要帮忙吗?”小谨问,男人转过身来。这只是一个大男孩,小谨翕了翕鼻子,觉得阳光的味道更加醇厚,还有一点点青草的气息。小谨挑出一只向日葵,金黄的,蓬勃的,“给你这个,很配你。”男孩笑了,“有个女孩,今天的生日,你说送什么好?”小谨有些不好意思,男孩看出小谨的尴尬,“我喜欢向日葵,适合摆在我房里。你再帮我挑束花吧。”“嗯,今天的生日,是双鱼座,应该送郁金香。”小谨将一束郁金香仔细地包好,递给他。他道了声谢,出了门。 从那以后,小谨开始留意他。许久不见就有些神思恍惚。一天,他带了个女孩一起来。在那个女孩身上,小谨闻到一丝若有若无的茉莉花的香味,待要仔细分辨,却又没有了。小谨知道那不是香水。阳光下的茉莉,小谨伤心地想,他们真的很般配。男孩对女孩说,“你不是喜欢那束郁金香吗?就是这里买的呢。”女孩惊叹,“这里的花好多。”转过身来,她面对小谨,“你们有什么秘诀?花养得这样好,我那束郁金香开了一个月呢。”小谨说,“没有什么,大概是用心吧。”女孩看到了小谨的香水架,呀了一声,拿起一瓶,又放下,又拿起一瓶,“这么多!我眼都花了”女孩说,小谨挑出一瓶茉莉香水,递给她。女孩打开盖,沾了一些抹在手腕上,让男孩闻,“怎么样?”“很甜,很好。”“小谨,你眼光真好。”男孩一脸的欣赏。他们买了香水兴冲冲地走了。小谨轻轻地叹了口气。 傍晚的时候,六伯又来了。三婶说,“六伯,怎么几天没有来了,还好吧?”六伯弯着腰咳嗽,“不行了,最近难过的很。这里总是很疼。”六伯指了指自己的心口。小谨闻到一种浓浓的腐烂的味道,不由得皱了皱眉。“三婶,到你这里坐坐,闻闻花香,就觉得好些了呢。”六伯慢慢地说。小谨有种奇怪的感觉,很不舒服,但是又不知为什么。 过了两天,听人说,六伯死了。小谨想起那天傍晚,突然明白那是死亡的味道,小谨心里有些隐隐的恐惧。小谨告诉了三婶。三婶正色道,“小谨,我们是狐,不能干涉人类的生活,否则消功散形,就永世不能超生了。”小谨吐了吐舌头。 小谨开始调一种新的香熏油,名字叫阳光茉莉,打算送给他们。以后他们的房间就有我的气味了,小谨忧伤的想。男孩现在常来这里买花,看见小谨忙忙碌碌,就问,“小谨,你在作什么?”“我在试一种新的香味,配好后,送给你们。”小谨从架子上取下一个橙色的香熏炉,“你将水盛在上面的杯形处,滴上几滴香熏油,然后在底下的炉灶里点上蜡烛。就好了。记着放几滴就够,多了反而没有味道了。”男孩目不转睛地看着小谨作这一切,心想,这个女孩子,心思真细。小谨向他身边靠了靠,看着墙上两个人的影子依偎在一起,心就跳的不得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小谨的阳光茉莉试了几十种配方,可是总觉得差了点什么。小谨有些气馁。修剪起花来就有些漫不经心。三婶有天突然说,“小谨,你不是想去看姐妹们吗?不如我们哪天回去看看?”小谨奇怪地看了母亲一眼,“为什么要走?你的修行不是快成了吗?就剩两个月了。”三婶叹了口气,抚摸小谨瘦瘦的脊背,“小谨,狐人异类,不会有结果的。”“你说什么呀。”小谨红了脸。过了会,小谨开口,“妈,你放心,我心里明白着呢。我……只要能知道他幸福……就满足了。”小谨转身跑掉,没有看见母亲眼里深深的忧虑。 男孩又来了,这次是一个人。“上次你推荐的香水,我女朋友很喜欢呢,可惜不小心打碎了。我来再买一瓶送给她。”男孩口气里透着小心,生怕小谨不高兴。小谨看着他,正笑呢,突然就呆住了,脸变了颜色。三婶奇怪地看着小谨,“客人问你呢。”小谨将香水递给他。他匆匆走了。“妈,我又闻到了。”“闻到什么?”“死亡的味道。不行,我要救他。”“你疯了,小谨,改变人的命运,你的修行就全完了,你会永世不能超生的。”三婶拦在门口。小谨浑身哆嗦,“妈,没有时间了。”小谨撞开了门。男孩正推着车下马路。小谨凝神,看见拐角处一辆失控的卡车正疯了似的冲过来,没有人没有发现危险。小谨一把把男孩拽了过来,紧紧抱住,单车倒在了路上,男孩莫名其妙,正要问,只见喀喳一声,卡车撞了过来,一下子将单车卷在了车下。男孩的脸煞白,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小谨看看他,松开了手,说声“保重!”转身走了。 回到店里,三婶忙关了门,扶她坐下,“小谨,你这又是何苦呢?”三婶哀哀地说。小谨低头流泪,“妈,我刚才同他好近,他身上很温暖。” 小谨的身体开始变得苍白、柔软,脸上却异样的红,“我知道我的配方里缺什么了,你快把那个瓶子给我。”三婶忙递给她,小谨打开瓶盖,接了两滴眼泪,小谨看着自己的泪溶在瓶中,瓶中的香油渐渐变得清澈透明。“妈,记得把这个送给他。我答应他的。”小谨躺在床上,闭上眼睛,攒了攒气,接着说,“别为我伤心,我不想成仙。我原来就是喜欢在林子里,同姐妹们一起玩。后来遇见他,我就想能同他在一起,就好了。再后来,我知道他不是属于我的,我想送他一瓶香水,也就算陪着他了。可是总也差那么一点,现在好了,我心愿已经了了。我很快乐,真的……”小谨努力地一笑,声音越来越小,整个人淡得已经看不见了。三婶徒劳地抓住她的手,眼看着她一点点地消失,一点点溶化在空气里,被风吹散。 花店关了三天的门。第三天,三婶开了门。男孩第一个闯进来,“三婶,小谨呢?”“她走了,说是让我把这个转交给你,这个店要关了,我也要走了。”男孩接过那个小小盒子,打开一看是一小瓶香熏油和那个橙色的香熏炉。“你们去哪里?怎么这样突然?我要好好谢谢她。”“不用了,老家有些事情,我们打算回去看看,只可惜了这里。”男孩想了想,说“这样好不好,三婶,如果您放心,这里就交给我打理吧。以后你们回来也有个地方。”“也好。”三婶打量这个男孩,就让他在这里陪小谨吧,小谨肯定会高兴。“三婶,真是谢谢你们,我那天都傻了,连声谢谢也没有说。”男孩一个劲地道谢。三婶想,谢还有什么用呢。 三婶走了。没有人知道她什么时候走的。人们议论纷纷,有说她们赚了很多钱,回老家了;有说她们得罪了什么人,躲难去了;也有说小谨被个有钱人看上了,接去享福了……时间长了,人们也就逐渐忘了这两个人。男孩女孩接过了花店,用心经营。只是花的品种少了许多,他们跑遍了全城也找不到有些花。花期也明显不如以前长,顶多开一周就败了。有时候人们来买花,还会想起来,同男孩女孩说:“原来那母女在的时候,这里好像神仙花圃似的,永远是开不败的奇花异草。”女孩就说,“是啊,不知她们有什么窍门呢。可惜走的太突然,都来不及请教。”这个时候,男孩就会想起以前小谨在这里修剪花木,调配香水时的清亮样子,神情间有些恍惚。 一年后,男孩女孩结了婚。女孩有时候开玩笑:“小谨是不是喜欢你啊,怎么救了你以后,反倒走了呢。”男孩笑,“她怎么会喜欢我,那样精灵的女孩,人间少有。你看她的花和香水,总是恰到好处。”“嗯,也是,我就是因为那束郁金香才喜欢上的你。”“以后,我年年送你,好不好?”女孩温柔地笑。床头上小谨送的香熏油散发淡淡的香味,女孩抽抽鼻子,“真好闻,闭上眼睛,就象在阳光下的森林,有花,有草,还有各种小动物……不知道配方是什么。”“我来看看。”男孩拿起瓶子。“好奇怪啊。”男孩说,女孩凑过来,只见瓶子上浅浅地刻着,阳光茉莉:阳光三分,茉莉三分,露水一分,琥珀一分,酒一分,泪一分。两个人都沉默了,阳光斜斜地照在屋里,房里充满了淡淡的茉莉的香味。

 


用文本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帖子内容  
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