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葳蕤

风百合  发表于2001-02-15 01:33:21.0


 

葳蕤 葳蕤是树精,刚刚修炼成人形,心思象豆蔻少女般清宁。 滑于原是狐怪,之所以称之为怪,是因为他被狐精一族踢了出来。 滑于原见到葳蕤的第一眼便动了二千年的心。 葳蕤刚刚可以享受做人的快乐,幸福的不得了,人间的一刻对她来说都胜过山中五百年的时光,她贪婪的吮吸着一切她可以掌握的。刚开始葳蕤总梦想着有朝一日能象人家那种大家闺秀一样,一年后,她就变成了一个大家闺秀效仿的榜样。凭着葳蕤的聪明劲,还有什么能难得倒她的呢! 滑于原默默的看着葳蕤做的一切,脸上淡然。 一天葳蕤正倚在沉香榻上小憩,突然一丝光线从她的脑中急速的穿过,象一根银针般刺破了锦屏上的薄纱。葳蕤起身愣了半天。环顾屋子,好象缺了点什么。她想摆脱那刺破后焦灼的感觉,便出去走走。 滑于原默默的看着葳蕤,眉头皱了皱。 今天不知为何,就象冥冥中有一股力量,牵着葳蕤走到了这里--冷香居。她好奇的望着这里,这个她从未接触过的神秘园。小小的门脸,黑瓦白墙,隐隐约约的传来阵阵丝竹的声音。门口悬挂着两盏大红的宫灯,闪着诱惑的光芒,渐渐的伸出两条红袖,向葳蕤飘来。葳蕤动了脚步,却突然被另外一抹更灿烂的红震撼了。门外积着刚下的新雪,皑皑无痕,突的上面便现出两只窄窄的红菱,然后是一袭素白滚着嫣红的狐毛边的披风曳曳的拖皱了那雪。葳蕤正待去寻那脸儿,却以转入一篷香车中,恍惚中,葳蕤见那窗帏中闪出一丝光亮,又刺痛了她的头。她不由得伸手去揉,再抬眼时只剩下两道车痕。葳蕤望着那皱了的雪,当中微微的散着一股百合的香味。葳蕤拾了那雪,雪瓣匆忙的融化在双手之间,伴着一声叹息,凝落成一滴晶莹的泪水。 滑于原默默的看着葳蕤,眼中透出无限的温柔,忽又转为更深的惆怅。 白昼不见了葳蕤的身影,只有黑夜知道她在巷口等候的执着。可是时光的积累却并没有换来期盼的一瞬。转眼已是快近元日了,葳蕤被几个相好的姐妹拖去了静水寺还愿。葳蕤望着那佛像,轻轻的吐出:佛祖若能让小女子再见那神秘女子,小女子定当为佛祖重塑金身。拜罢起身,葳蕤便嗅到一股似曾相识的味道。再抬眼,一笼紫纱下的一双明眸又一次刺痛了她的头。当真是她!狂喜刚至,却又不见了那身影。只见远处飘荡着一抹紫霞和淡淡疏疏传来的百合香味。葳蕤回望了一眼静水寺,不知喜是悲。小姐,一个家童匆匆跑过,我家小姐给您的字条。葳蕤接过展开一看,淡淡的写着月圆冷香居。 滑于原抬头望天,长嘘一口,他知道他该下山了。 月圆之夜已到,葳蕤如约到了冷香居,却只见两扇香门大开。里面妖娆的飘出丝竹的声音,吸着葳蕤前去。穿过精致的亭台,远远的一座水榭上,飘涌的白纱间,端端的坐着那神秘的女子。葳蕤幽幽的被那香气吸引过去。眼看就要触到那女子的真颜,却又被一袭白纱笼了回来。她不敢触及那双眼,怕再次刺痛。却又忍不住抬头,正对那双眸,却有一股透心的清凉流入心底。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滑于原冷冷的站在冷香居的门口,他知道他阻挡不了这轮回的孽缘。 三个月后,冷香居门庭依旧,只是夜夜日落后,少了个痴痴守望的身影。 三个月后,一个白发老人买下了葳蕤的庭院。扒尽繁华,只留两间茅舍。在院中央栽下一棵小树,命名为葳蕤。老人自称滑于原。 狐精一族唏嘘不已。均叹滑于原毁千年功力破葳蕤元神不值。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用文本帖子回复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