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疯花雪月

颜色  发表于2001-02-19 15:59:48.0


 

<白鸽传> 一 她的剑削断他劈下的刀冲向他的左颊划开颧骨从右边带出一溜血花横掠而出。 他的半个头颅突然冲天而起,天空中响起一种呼啸的绝响。 她说,阿郎已死,你活着还有什么用? 她吹落沾在剑锋上的最后一滴血,转身消失在黑暗里。 月华下有一朵被遗落的黑色郁金香。 这条穷巷,风停. 二 她叫白鸽,喜欢黑郁金香。 她还有一柄剑,那剑是极锋利的,用来杀人绰绰有余。 她习惯用左手按着剑刃右手握着剑柄手腕用力,在那块大青石上磨她的剑。 阿郎说过,这样磨剑不易伤到剑刃,手也不会累着。 她只听阿郎的,因为阿郎是她最爱的人。 那块青石上留着阿郎给她的刻画——一只飞舞的鸽子,栩栩如生。 阿郎说过,这只鸽子永远也飞不起来,所以才近于永恒。你是我心里的白鸽,那么脆弱, 我会好好的珍惜你。 她对自己说,没有人会有这只鸽子的幸运,性命都经不起锐器的轻轻的一割。 她默默的凝着自己的剑。 阿郎,我要肃清你所有的敌人。 一滴清清澈澈的眼泪顺着她的眼角滑落了下来。松涛绿壑里她的剑光没入剑鞘。 黑郁金香们在风里癫狂的摇弋。 三 在黑夜里她迅捷得象只猎豹。 杀人的那刹,她已不是女人。她就是飚出的箭簇只渴求对方的心脏。 她的剑已刺入那个六旬老翁的胸腔,她听见一个撕裂的声音。 他惊恐的握住剑锋,鲜血狂喷。 “为什。。。。么?BR> “因为你是阿郎的敌人。BR> “阿郎?。。。。。。BR> 抽剑时她绞断了握剑的手指,那老翁的血掌在空气里痛苦的挥舞。 夜空中回荡着一声绝命的凄号。 她说,我叫白鸽,白天的白,鸽子的鸽。 走的时候,一枝黑郁金香被弃在地上。 长街正冷。 四 她与一个男人在床上翻滚。 男人很投入。在做爱前,他甚至还称赞她的艳美。 你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他说。说的时候,他很认真的抚着她的大腿。 她没有说话。她知道现在她需要什么。 女人有时就象一片荒芜的牧场,她需要男人,正如她需要牧人。 很快他们就一丝不挂。这个男人象只好奇的小兽在她身上颤抖的探索。 她没有告诉他,他的鼻子就象阿郎一样,挺直.俊朗。 她专注的看着他的鼻子,痛苦的迎合。 小屋里泛起了她的呻吟。 阿郎...... 半刻之后,男人终于挺受不住,于瞬间的激奋之后,颓然的趴在她的身上。 她还不知道他的名字,这没有关系。 他是在睡着时死的。她用剑割掉了他的头。 阿郎说,白鸽,你是属于我的。。。。。永远。 她欣然的笑过。 五 她只是离家一会,回来时,阿郎就已躺在血泊里。他的头不知去向,只剩 一具扭曲的身体。 她昏了过去,一昏就是三天三夜。 她不知道是谁杀了阿郎,所以她要杀尽阿郎所有的敌人。只要是他提过的。 杀了这么多,总有一个杀对了。 笨办法通常也是有效的。 她说,我宁可杀错一千,也不会放过一个。任何与阿郎有过间隙的人都得死。 血债只能血偿。 “可是,阿郎,杀再多的人,你也不会复生。“,她躺在那块青石上,磨 挲着上面的鸽子。 她的身旁放着一坛烈酒。每当痛处,她都将它往自己的咽喉里倒。 只是现在酒已不能再呛到她的喉管,她需要酒就如她需要温柔。 痛醒醉后都是一个抹不去的旧梦,她躲避不了,但求无梦。 她捏着一朵将败的郁金香,看着它发呆。 “给你,我知道你喜欢郁金香。“阿郎笑着,手里的花在阳光下与他的笑 一样灿烂。 突然花碎了,她又坠进一片无边的黑暗,阿郎的影子幻成无数酗血的蝼蚁 啃咬她的髓。 她撕扯着自己的发,以头撞石。 晓风残月里,血丝与泪水混在一起,是一种模糊不清的颜色。 她说,阿郎,阿郎。。。。。。 六 今天,她走到阿郎的墓前.将最后一个滴血的人头放在他的碑旁. 她说,阿郎,我终于为你杀尽了所有的对手. 阿郎...... 她开始掉泪,她的泪痕重来就没有干过. 她有一种被掏空的感觉.生命突然失去了最后的目标,变得无力而空洞. 在阿郎死的那天,她就已经死了.她是一具杀人的走肉,完成了任务之后就失 去了所有的价值. 阿郎的笑,阿郎的血依旧浮现在她的眼前.这是一辈子也挥除不去的. 终于可以再见你了,她最后说. 她拔出了剑,剑光缠绵的绕过了她的柔颈. 雪地里绽开了几朵血花. 再没有呜咽的声音.一切都已终结. 下着雪,雪好大.天地间一片沙沙的静腻.雪花终于摭掩了所有的残血. 七 十天后,江湖中有一个郑爽的人毫无阻力的坐上武林盟主的宝座. 他的对手,在一年内,被一个叫白鸽的女人杀光. 我听说郑爽有个小名,对不对? 叫阿郎嘛,别以为我不知道! END 颜色作品

 


用文本帖子回复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