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小说故事

 主题:那一剑的风情---僧篇

秦布衣  发表于2001-03-12 04:34:00.0


 

二百年前师父就对我说:这一生你最终的瘴就是你自己。 空既是色,那么色也就是空。这个道理我其实也是懂的。那么有瘴就是没瘴了,我只要不在乎自己,那么还有什么瘴? 师父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我不以为那是嘉许,所以我迷茫了。 迷茫了两百年。 终于到了今天,我终于知道了----- 那个男子,很年轻的个男子。 江湖中的人都知道如果还有什么东西可以媲美侠剑的剑的快的话,就只有嫣若眉的倾城一笑的艳,如今我要杀的就是侠剑,不过很遗憾的就是嫣若眉就在我的旁边,她一直没有笑。 唉!其实红颜白骨不过是皮相,师父在多年前就教过我。可是为什么我还是希望见到她笑? 侠剑的已经穷途末路了,我看出来了,当然嫣若眉也看了出来,对了,还有那个老道,还有一个人---不知道他是谁,可是我知道他存在---他也看了出来。 我仔细的思量着他为什么还有继续不知道疲惫的奔跑,前面已经是没路了。 终于他停了下来。 立刻就动上了手。 他虽然是侠剑,可是如何能是我们这四大高手的敌手呢?毕竟我们是在正义的一方啊! 他真的能称为侠吗? 我不知道。 这不是我要思考的问题。 他已经受了三十八处剑伤,五处掌伤,还有--- 我不想继续数了,这实在是件无聊的事,毕竟他已经满身是血。 这一刻,我等了很久了。 掐死一只蚂蚁也不是我愿做的,不过,除魔卫道却是例外,所以我希望快点结束这无奈的杀戮。 他还不倒下吗? 不会,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不会,这是的坚强的人,比佛法还要坚强! 就是这一刻,他攻出了那一剑。 这是怎样的一剑? 在我几百年的修炼时间中,我没有见过。 我想: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可以和身旁的这个女子的笑媲美的那一快吧? 想到这里,我不由看了看那个女子,她很平静。 我却不是,在刹那间,我的灵魂已和我分了开来。那是如何的一种体验, 我不知道当年菩提证果的时候是不是这样,不过我可以肯定,我终于明白了师父说的话。 这一生你最终的瘴就是你自己! 明白了,迟吗?不! 他的眸子里的那种决绝和坚强让我恐怖,我也会恐怖?也许以前不会,现在呢? 我终于明白了! 我笑了笑,淡淡的笑了笑,虽然嘴角还挂着血。 在安静的长睡之中,我隐约听见一个女子的哭声,她的声音很像嫣若眉。(僧篇完)

 


布衣,你受古龙的形式约束太深,不过这个好一点了。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3-12 10:48:47.0


 


那一剑的风情--女篇

秦布衣  发表于2001-03-12 13:25:58.0


 

我看着这个男子,他就要倒下了。 武林中的人都知道,我是嫣若眉---天下最美的女子。 我知道,我最傲人的有美貌,有高深的武功,有膨大的财富,这都是让所有的人,特别是女人梦想的东西。可惜我始终是的女人。 见到这样的奇男子,我能不动心吗?不能。我告诉自己。不能。这其实真的不需要什么道理,就好象天对于地,从来都是那么的自然的引力。这不需要解释,这本身就是道理。一句话,我已经爱上了这个男子,无理由的。 他快倒下了,在我和和尚,还有道士的攻杀下,他已经不行了。 何况还有个人没露面,我不知道如何说,反正是奇怪的感觉,看不见他,可是能感觉他的存在。 我不管,其实他和我是没什么关系的,我的眼里只有那个男子。 到了最后的关头了。 他已经没什么力气了,这我看得出来。所有的人都看出来了。 那么是不是该动手了? 我该如何办?帮不帮他? 我不知道。 就在这一刹那他动了。他出了一剑。 也许我的一生中只能见这样的剑一次,可是我觉得够了。 多么有男子气的一剑啊! 也许,用尽一生,我都读不懂那一剑。也许我已经读懂了,只在他回眸的一刹那。 我看见一种力量在他的眼里燃烧,那也许不是爱,也许只是生命最后的余辉,但是我知道,那就是他的剑。 剑的力量来自那里。 我双眼湿了! 在那一刹那我知道了什么是生命,什么是爱情。 那一战,侠剑成名,我受了伤。 我的心伤!(完)


用文本帖子回复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帖子内容